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41 战场核心
    东方白深知己方的火力对付人形生物是多么吃力,友甲是己方唯一的强力支撑点,若友甲离开战场,只凭两台装甲车很难挡住敌乙。

    若友甲就此离开,那这一仗就彻底没指望了,届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上这条命,尽最大努力拖住敌乙,为科考队争取一点时间。

    事已至此,为今之计只有继续压制敌乙,为友甲创造解决敌丙的机会!

    这是东方白能想到的,唯一的胜算。

    躲在装甲车后的敌乙没打算一直躲着,他几刀切开装甲车,从死不瞑目的科考队员怀里抢过那只盒子,一声大吼,用力抛向飞速逃离的敌丙。

    敌丙立即回身,连疾速冲来的友甲都不顾了,张开胳膊一心接住盒子,

    东方白想都不想,立刻向抛飞的盒子开枪。

    他不知道敌人想干什么,但他知道破坏敌人的意图肯定能给敌人添堵。

    眼中的线条迅速给出提前量,可距离这么远又是运动目标,头三枪全都打飞了,眼瞅着金属盒就要落进敌丙手里,东方白再度扣下扳机。

    这一次根本没时间仔细瞄准,偏偏就是这一枪成功命中!

    乒地一声脆响,子弹在金属盒上擦出一道瞬间湮灭的火花,即将落入敌丙怀中的盒子骤然弹飞,远远地落入灌木丛。

    敌丙的心情大起大落,就像即将入洞房的新郎,突然发现新娘被情敌拐走。他猛地转身怒视东方白,乍着膀子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狂吼。

    东方白自然不怕这个,他就想不明白了,怎么不管哪一边的人形生物都用这个姿势?看着凶悍有个毛用?丫当老子吓大的?

    友甲没有半点犹豫,猛然扑向敌丙。

    可敌丙丝毫没有接战的意思,撒腿就往盒子落下的方向跑。

    东方白急得火烧火燎,一个劲在心里为友甲打气:快啊,快啊!

    两门机关炮备弹有限,不可能一直压制敌乙,若友甲再拖一会儿,只怕炮弹就要打光了。

    就在这个时候,敌乙横劈竖砍,从装甲车上切下一大块装甲板,像个盾牌一样擎在手里挡住身侧,一声怒吼脱离装甲车的掩护。

    机关炮和机枪追着敌乙不放,子弹炮弹飞掠而过,撕碎沿途的枝条绿叶,最终打在装甲板上。

    火花飞溅乒乓作响,却不能阻敌乙冲向友甲。

    而听到吼声的敌丙就像踩了急刹车,猛然停住又突然变向,不再冲向金属盒,而是在茂密的丛林之间多次变向折返,不断靠近装甲车,将紧追不放的对手留给生龙活虎的同伴。

    友甲和敌乙都是生力军,两个人势均力敌,可敌丙的战斗力明显比东方白为首的安全组高出一截!

    两边都打算用田忌赛马的招数,按东方白的想法,不管局势如何变化,友甲都必须死死盯住敌丙。

    然而友甲却不这么想,他并没有追击敌丙,而是选择正面对抗敌乙,两只人形生物迎头撞在一起,臂刃上下翻飞,大脚你来我往,强而有力的尾巴彼此交击。

    两人所过之处,大树倾倒灌木平切,破坏力强得惊人。

    东方白脑子有点懵,但马上就明白了友甲的意图。

    屁股决定脑袋,他东方白在意的是如何战胜敌人,保证科考队逃离险境,而友甲在意的只是那个盒子,所以友甲放弃敌丙选择敌乙,为的就是保护那个盒子。

    可如此一来,等于把安全组送到敌丙的刀下,一个搞不好就是全军覆没。

    东方白迅速厘清其中的利害关系:两只人形生物势均力敌,很可能下一秒就分出胜负,也可能个把小时都没个结果。

    事到如今,决定胜负的关键已经不是人形生物的对决结果,而是敌丙与安全组的对抗结果。

    敌丙赢,战局彻底倒向对方;敌丙输,己方提前锁定胜局!

    东方白死死盯住丛林里那个晃来晃去的红色身影:“一号车,报告弹药存量!”

    周强目光扫过控制台:“还有二十四发!”

    “二号车?”

    “一百七十六发!”

    “停车,等我的命令!”

    两台装甲车并排停下,虽未开火,两门炮却始终对准敌丙的位置。

    这时那两只对拼的人形生物已经找到了落入树丛的盒子,两个人你来我往殊死搏杀,金属盒就在两人脚下,却没谁敢走神捡拾,双方出手更加凶猛狠辣,一心置对方于死地。

    只要干掉对手,金属盒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友甲很快发现对方技高一筹,正在逐步掌握优势。

    他暂时还能抵挡一阵,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还能挡多久。

    危急时刻,友甲瞅了一个机会,猛地一个转身,有力的尾巴在地上一扫,狠狠击飞金属盒。

    他用的力量非常巧妙,金属盒高高飞起,径直落向东方白。

    可友甲也因为分心他顾,被敌乙抓住机会,一刀刺穿友甲的腹部。

    友甲一刀斩下,迫使对手撤刀,可伤势已经留下,原本就不占上风,这下更是雪上加霜。

    东方白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敌丙身上,压根儿就没工夫关注前方的战况,直到金属盒咣当一声砸在车顶,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敌丙看到金属盒,当场就急了,一时冲动,他不再反复折返躲避炮火,而是猛地冲向丛林,好似一头愤怒的公牛一般冲向装甲车。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东方白一声怒吼:“开火!”

    两炮一枪同时喷出炙热的火焰,炮弹落到敌人身上,炸出一个个透明的窟窿,机枪打在敌人的头上,一枪打破表层,两枪撕开底层,三枪炸开血洞。

    章顺的枪法不比东方白差,之前敌丙不肯靠近速度又快,他一直没有命中的把握,这时敌丙去弯取直,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靶子。

    章顺一连几个短点射,枪枪不离敌丙的脑袋,来自重机枪的子弹糊了敌丙一头一脸,炸开敌丙的脑袋也没让他停止射击。

    东方白也在开火,但是与30毫米机关炮和12.7毫米重机枪比起来,步枪那几发子弹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敌丙在密集的炮火中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