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43 昨日重现
    “别开枪!”东方白一个箭步冲上去,“快来帮忙,把他们俩分开!”

    友甲依旧是绿色,经过之前的连场激战,东方白已经对眼睛里的系统有了新的认识,尽管心里还有些抵触,却愿意相信系统做出的判断。

    然而敌人的臂刃仍然插在友甲的体内,东方白不敢乱动,只能让它们继续留在那里。

    这可是横插胸腹的贯穿伤,一不小心就是彻底没救的大出血!

    也许是听到了身边的动静,友甲忽然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眼神吓了东方白一跳。

    但他并没有退缩,而是放慢动作小心地凑上去:“你还好吗?”

    尽管语言不通,尽管表情不同,但态度十分端正。

    东方白相信,既然系统能让他感觉到人形生物的情绪,那么他也一定能通过系统将自己的情绪传达过去。

    友甲凌厉的眼神慢慢变得柔和,东方白悬在半空的心立刻放回肚子里,一边说一边冲友甲比划:“你的伤太重了,我们不敢动,你有什么办法吗?”

    看他指着敌乙的臂刃,友甲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猛然用力推开早就死透的敌乙,两支臂刃拔出,留下两个鲜血喷涌的窟窿。

    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友甲体表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蠕动,转眼就将他身上的血洞堵死。

    东方白眼睛都直了,没想到这还不是结束,友甲全身的皮肉犹如水波一般流动,迅速向他的掌心汇聚,喘个气的工夫,友甲高大的身躯小了一大圈,变成一个身高约一米九到两米之间,浑身长满细密鱼片的类人生物,胸腹之间还能看到收缩的刀口,只是已经不再流血。

    而那些褪下来的东西,在他的掌心里凝聚成一个棒球大小的褪色小球。

    众人脑中不禁生出同样的疑问:这个球到底是什么?

    友甲吃力地抬手,将那个小球递给东方白。

    东方白赶紧扶住他的胳膊,郑重地接过小球。

    他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但是网络小说看得多了,脑洞不是一般的大,已经对这东西的功能有所猜测。

    拒绝?

    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东方白接触小球的一瞬间,友甲主动切断自己和小球之间的联系,小球自动与东方白建立联系,东方白像触电一样从头抽到脚,随即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之前,隐约间听到其他人焦急的声音:“东方,东方——”

    眼瞅着东方白不明不白的倒下,牛犇当场就急了,周强更是直接动了枪,吓得章顺赶紧压住:“等会儿,先不忙!”

    周强都懵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忙?

    章顺马上检查东方白的情况:“呼吸正常,心跳正常,就是晕了。”

    牛犇有点回过味儿来了:“跟上回一样?”

    章顺点头:“像!”

    周强一头雾水:“你们俩什么意思啊?”

    章顺:“没事,老毛病了。老牛,你照顾东方,我联系曲老。周队,交给你个任务。”

    “你说!”

    章顺指着友甲:“甭管死的活的,收集一下,一起带回去!”

    三个人分头行动,没多一会儿,曲老带着两台装甲车返回。

    事态紧急,曲老什么都没问,双方汇合之后立刻全速撤离隔离区。

    当东方白的思绪重获自由,意识还停留在隔离区里的他突然坐起,他的用力是如此之猛,结果一不小心翻下了床。

    眼瞅着就要摔个狗抢屎,只见他胳膊一撑利落地翻身,稳稳地站到了地上。

    看清自己正在一顶军用帐篷里,东方白长长地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行军床上。

    与前一次相同,他的脑中又出现了幻觉般的影像,依旧是张子琦带着几个医生护士围在身边,可说的话就不那么客气了:“又来了又来了,怎么又是这种情况?小裴,能量合剂,下胃管,鼻饲营养液,消化多少给多少……跟上回一样,给我盯死了!”

    “是!”

    画外传来曲老熟悉的声音:“小张,他怎么样了?”

    张子琦走出画面:“曲老……一言难尽哪!”

    曲老的声音非常诧异:“这么严重?”

    “倒不是严重。”张子琦叹了口气,“这都第二回了,我们到现在都搞不清他身上到底出了什么事。这种情况哪怕一次都很不正常,何况是一连两次,我个人认为,必须考虑外星人对他做了什么,比如寄生。”

    “不会吧?检查都做过了?”

    “都做过了,常规的,不常规的,只要我们能做的,一样都没拉下,但是不管怎么查,都是重度营养不良,其他的什么毛病都没有。”

    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那怎么办?”

    东方白这才知道,安仁善也在现场。

    张子琦语气无奈:“营养支持,剩下的就靠他自己了。”

    “哎,这是怎么说的,这是怎么说的?”曲老的惋惜丝毫不加掩饰,“小张,东方就交给你们了。”

    张子琦赶紧保证:“您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曲老又问:“安队长,情况都搞清楚了吗?”

    “搞清楚了,根据战场记录仪的数据,东西都在他身上,但是东方拿到外星人那个东西之后马上就昏迷了,既没机会,也没时间藏起来。”

    “我说他什么了吗?关键不是东西在谁手上,而是这东西到底受不受控制!”曲老很是不悦:“隔离区已经不是往日的四号地区,任何来自隔离区的物品,都有可能隐藏着极度的危险,懂我的意思吗?”

    “懂!”安仁善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曲老一声长叹:“好了,我先回去了,有什么情况马上通知我!”

    接下来,几位护士轮流用大号注射器往他的胃里打营养液,动作快速且熟练,持续了很长时间。

    东方白脸都黑了,怎么会这样?怎么又是这样?

    虽然没人知道他身上到底出了什么事,可他身上的变化那么明显,只要脑子还正常,就能猜出他身上肯定出了问题!

    这可怎么办好?坦白从宽?还是咬紧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