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62 断尾求生
    一百多门中小口径迫击炮,七十多辆120毫米自行迫榴炮,五十四门155毫米重型榴弹炮封锁目标区。

    四门速射炮,五挺高射机枪定点清除,但凡被东方白盯上,就没谁能逃过这一劫,就连东方白自己都觉得,有机会把所有恐人全都留下。

    幸存的恐人知道,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他们立刻做出最正确的决断:瞅准机会,所有人同时逃走,能冲出去几个算几个。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恐人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东方白正瞄准一只躲在废墟后面的恐人,不想所有恐人突然间同时跃出隐蔽点,飞也似地冲向公园外,连头上砸下来的炮弹都顾不上了,一枚155毫米炮弹落下,登时炸飞三只恐人,还是分别飞往三个方向。

    运气最好的那个,直接飞到公园边缘,爬起来几步冲过大街,消失在黑暗之中。

    东方白想狙击这恐人来着,可还没等瞄过去,那只恐人已然消失不见,气得东方白咬牙瞪眼,恨不得扛起一枚炮弹砸过去。

    指挥部倒是有这个能力,可出了动植物园,到处都是民居,一发大口径炮弹炸塌半栋居民楼绝不是妄想。

    也就是恐龙集群出现在空无一人的公园里,军方才能毫无顾虑地大炮轰他姥姥的。

    运气一般的恐人一头栽进虎山……对,没错,还是虎山,这地方四周高中间低,就是个人造小盆地,倒是个躲炮弹的好地方。

    那几只老虎早就吓坏了,连头都不敢冒,更不用说找恐人的麻烦了,慌不择路的恐人一头钻进虎舍。

    都让人欺负上门儿来了,老虎立刻以低吼声恐吓,但是恐人怎么会怕这个,猛地了嗓子吼回去,吓得老虎又变成了小猫。

    他干脆就躲在这儿了,打算等炮击结束再想办法离开。

    最倒霉的那个,先让弹片在身上穿了三个透明的窟窿,又被冲击波带着腾云驾雾飞回炮火之中,眨眼死了个通透。

    其他恐人的遭遇也都差不多,起码半数恐人在逃离动植物园的过程中毙命。

    东方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他只有一挺机枪,只能指示一个目标,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逃离险境的恐人消失在视线之外。

    愤愤地一掌拍在车顶,东方白缩进车内拿起送话器:“宁指宁指,我是东方白,收到请回话!”

    “东方白,动动幺收到,请讲!”

    “可以停止炮击,完毕!”

    “收到,马上停止炮击……东方白,请描述前方详细情况,是否发现战机去向!”

    “战机的去向我知道一点,但情况非常复杂,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目测至少十只恐人逃离现场,他们非常危险,请所有单位密切关注!”

    “恐人?”

    “对,身高一米八到两米之间的人形生物,有一条粗壮的尾巴,身材魁梧性格凶残,速度非常快,小口径武器基本无效,中口径武器效果有限,只有12.7毫米以上的大口径武器才有把握击毙……请务必将恐人的情况通报各单位!”

    “知道了,还有吗?”

    “恐人非常危险,尽量远程击毙,千万别让恐人近身……对了,请你们联系一号营地,那里有恐人的第一手资料!”

    “明白,还有吗?”

    “有,之前集中火力击毙恐人数只,大批恐龙逃离动植物园,请各路段设卡单位注意防范!”

    “好的,还有没有?”

    “暂时没有了,我打算进公园里看看情况!”

    “你说的极光怎么样了?”

    东方白又卡壳了,好一会儿才说:“我需要保密线路,最高等级那种!”

    “收到,稍等……可以了!”

    “战斗机投弹的时候撞进极光,两枚航弹也进去了,然后极光消失,几十个恐人出现在半空,恐龙数量不再增加,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航弹摧毁了对方的设备。”

    也可能是战机!

    他在心里补充说。

    电台另一边的通讯参谋惊呆了:“你是说,飞机和航弹都进了极光?”

    “对,亲眼所见!”

    通讯参谋脑筋都要打结了:“天这么黑,你怎么看见的?”

    “机密,让你的上级联系一号营地吧。”

    通讯参谋半点脾气都不敢有:“明白了,如果有什么发现,请你立刻通知我们!”

    “放心,一定会的!”

    通讯结束,中尉一脸好奇:“你真看见飞机钻极光里消失了?”

    东方白点头:“亲眼所见……怎么,你不相信?”

    “那倒不是。”中尉摇头,“恐龙都冒出来了,我还有什么不相信的?就是觉得太意外了。”

    “我也挺意外的,算是歪打正着吧……希望那两位飞行员没事!”东方白朝公园歪了歪头,“走吧,进去看看。”

    几辆装甲车以警戒队形开下立交桥,行至公园北门处停下。

    这是位置最远的入口,基本没被炮击波及,不过电动伸缩门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一看就是被恐龙踩出来的。

    一号车率先开进公园,没走多远,车灯照亮一群恐龙,它们正挤在一起,抢食一只早就死透的同伴。

    被灯光惊动,几只特别护食的恐龙转身面对装甲车,压低上身发出低沉的嘶吼,似乎是打算把装甲车吓走。

    中尉哪能惯着它们,随口下个命令,几辆装甲车一齐开火,密集的弹雨兜头盖脸地砸过去,喘个气的工夫,十来只恐龙死了六对半。

    装甲车毫不留情地碾过去,留下一地残破的尸体。

    恐龙吃恐龙不是什么稀奇事,再往前开一会儿,众人忽然发现路边有只大块头正在啃食恐龙的尸体——那是一只身高体壮,长着一对镰刀形大门牙的河马!

    靠近一些,眼尖的东方白还在河马身上发现了几处咬痕和几处抓痕,这只大块头显然是干翻了恐龙之后,才生啖其肉以平心头之恨。

    本来气氛挺压抑,可是看到这头乱入的河马,大伙都有点忍不住想笑。

    就算是凶残的恐龙,遇上硬茬子也一样跑不了扑街的命……幸亏这头河马没遇上暴龙,否则扑街的就该是河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