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66 血色深渊(四千字不分章)
    南岸家园。

    拉紧的窗帘分开一条不起眼的缝隙,一只戒备的眼睛警惕地注视窗外。

    小区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北岸的炮火映红了半边天空,勾勒出几栋居民楼的轮廓。

    仔细挡好窗帘,陶炜小心地退开。

    陶妻王虹用微不可闻的气声询问:“什么东西?”刚刚有个东西砸中他家的落地窗,外层彻底碎了,内层也砸出了蛛网纹,残余的钢化玻璃勉强挂在窗框上,风一吹摇摇欲坠。

    “什么都看不见。”陶炜扯扯衣领,很享受窗缝里吹进来的凉风。

    眼下正是闷热的季节,台风来了不敢开窗,停电又打不开空调,外边又是枪又是炮的没个消停,夫妻俩只能强忍浑身的粘腻和不适。

    碎裂的玻璃,反倒给闷热的房间带来一丝清凉……但愿剩下的玻璃不会掉下去。

    接到紧急状态的短信时,两个人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商宁市区内有两河一江,过去几十年不管规模多么大的降雨,都不曾发生过真正的洪灾,想必这回也是一样。

    可没多一会儿,形势急转直下,到处都是枪炮声,比电影里的音效还要夸张百倍。

    夫妻俩再没常识,也知道军方不可能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搞实弹演习,赶紧按提示关紧门窗,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他们不是不想离开,可黑灯瞎火出去乱跑,哪有在家里安全?

    而且整个城市都紧急状态了,估计走不出两条街,就得让人堵回来。

    一段悦耳的音乐声响,桌上的手机自动亮屏,陶炜赶紧抄起电话,解释屏幕诧异地说:“又是信息!”

    王虹紧张地凑到陶炜身边:“说什么了?”

    陶炜把手机朝向妻子,让她看得更清楚些:商宁紧急事务管理局郑重提示,据可靠消息,两只极度危险的人形生物于两分钟前潜入南岸家园小区,该小区正处于外来生物的威胁之中,请全体业主保持镇定,不要发出任何声音,马上把手机调成表彰模式,避免引起危险生物的注意!

    消息的最后还附带一张恐人的非高清照片。

    两个人面面相觑,随即王虹盯着恐人的尾巴一脸愕然:“这是什么东西?弗利萨么?”

    陶炜第一时间将两人的手机静音:“弗利萨是谁?听着耳熟!”

    王虹气不打一处来,正要教训自家老公,手机屏幕无声点亮。

    致南岸家园全体业主:紧急事务管理局再次提示,为了您和您家人的生命安全,不管你正在干什么,不管你有什么困难,请立刻躲进衣柜或其他方便隐藏的地方,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暴露位置。一旦发现人形生物,请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立即向XXX发送消息,说明楼号楼层及房号,方便军方发起救援!

    陶炜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出事了,肯定出事了!”

    王虹不屑地撇嘴:“要我说就是吓唬人的,哪来什么不明人形生物?”

    “那外边又是枪又是炮的,总不是假的吧?”陶炜比妻子谨慎得多,“别说,躲一躲掉不了几两肉!”

    说完将王虹拉进卧室,想把妻子塞进衣柜。

    可想想又觉得不保险,干脆掀开床板,将里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掏出来扔在一边,先把王虹塞进去,再小心翼翼地抱起熟睡的女儿,轻轻放在王虹怀里:“记住了,不管发生什么,千万别出来!”

    是个人就知道柜子是躲人的好地方,还是床下更安全。

    陶炜死死盯着王虹,直到妻子点头才放松表情,轻手轻脚地合上床板,。

    床板几乎压到王虹脸上,狭窄的环境异常压抑,她本能地搂紧了熟睡的女儿。

    床底床外,两部手机同时点亮:切记,除非遭遇危险,否则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发出声音!

    一连几条信息,就像几座大山压在这对小夫妻心头。

    陶炜抬腿躲进衣柜,可心里怎么都不踏实,又蹑手蹑脚地摸进厨房,找了把菜刀握在手里,这才返回卧室躲进衣柜。

    打开手机,屏幕上赫然出现又一条信息:注意,谎报敌情不仅会导致军方判断失误,还会导致其他人陷入生命危险,任何敢于挑战军方底限的行为,军方都将追究到底,严惩不贷!

    陶炜无声地咧咧嘴,心说这肯定是哪个傻蛋谎报军情让军方查出来了!

    可是那种长尾巴的人形生物到底是什么?军方的秘密生物实验失控?

    正思索间,客厅突然传来啪地一声轻响,就像玻璃杯落地碎裂。

    陶炜的心陡然提到嗓子眼儿……不会这么巧吧?

    他赶紧给王虹发了条消息:千万别出声!

    发完消息马上打开APP,连接为监控月嫂安装的摄像头——紧闭窗子已经打开,窗帘在风中烈烈飞扬。

    一只全身漆黑、拖着条大尾巴的人形生物回身关窗,迅速拉紧窗帘,然后回身举起胳膊,一只臂刃弹出,胳膊一甩,刷地刺穿了沙发。

    陶炜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危险的人形生物居然会出现在他的家里!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对了,发消息!

    陶炜手抖得厉害,好不容易才把7号楼3单元402这几个字打完,又截了张监控图像一起发过去,希望军方看到照片能快点赶过来。

    这时人形生物已经把整个客厅翻了一遍,凡是看起来能藏人的地方都被人形生物无情刺穿,连冰箱和鞋柜都没放过。

    陶炜惊恐地咬住胳膊,只有堵住嘴巴才能不叫出声来,只有强烈的疼痛才能保持一丝理智!

    只要人形生物走进卧室,一家三口的命就保不住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也是恐人不了解人类的居住习惯,它居然没进主卧,而是钻进了小女孩的房间。

    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陶炜浑身热血涌动,猛地冲出衣柜掀开床板,拽出抱着孩子的妻子就往外跑。

    王虹整个人都懵的,想开口询问,陶炜却不给她机会,把娘俩往玄关一推,提着菜刀挡在母女身前:“快走——”

    王虹脑子里乱成一团,正想说话,恐人旋风般卷出小卧室,臂刃猛然刺穿陶炜的身体,将他高高地挑了起来,鲜血溅了王虹一头一脸。

    啊——王虹放声尖叫。

    濒死的陶炜没有再看妻女一眼的机会,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但他希望妻子和女儿能活下去。

    重伤的他大口大口地喷血,却强忍穿透身体的剧痛,使出全身的力气一把勾住恐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抡起菜切重重砍下。

    这是他生命中最后的闪光。

    惊吼和尖叫惊醒了熟睡的孩子,小女孩放声大哭。

    王虹紧紧抱住孩子,泪流满面。

    刀刃落在恐人的脖子上,却留不下哪怕一丁点痕迹,陶炜绝望了。

    恐人被陶炜的行为激怒,猛然用力想把陶炜甩开,可燃烧生命的陶炜只为给妻女抢来一线生机,他撒手抛下菜刀,两只胳膊死死勒住恐人的脖子,一口鲜血喷在恐人脸上:“走啊——”

    “陶炜——”王虹撕心裂肺,却无法挽回丈夫的生命。

    恐人也不管陶炜了,横步挡住玄关,一只胳膊挑开陶炜,另一只胳膊挥动臂刃,不给王虹逃离的机会。

    王虹本能地后退几步,避开挥舞的臂刃。

    小女孩的哭声吸引了恐人的注意,他立刻挥舞着臂刃冲向王虹。

    王虹知道再不走就没机会了,她紧紧抱住怀里的孩子,最后看了丈夫一眼,仿佛要把他永远刻在心上,随即猛然回头纵身撞碎落地窗。

    目睹妻子和女儿消失在窗外,陶炜张了张嘴,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就这样带着深深的遗憾撒手人寰。

    七号楼下方,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正紧靠墙根快速前进,头顶忽然传来吼声,接着哗啦一声响,一个人影从天而降。

    战士们立刻举枪对准头顶。

    坠落的母女二人恍若坠人间的天使,在飘摇的风雨中落向地面,噗地一声闷响,重重砸在翼龙的尸体上。

    之前撞碎玻璃的就是这只翼龙!

    王虹意外地发现自己还活着,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她顾不上那么许多,只想再看自己的女儿一眼,可不管她怎么睁大眼睛,都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小女孩翻了个身,坐在妈妈身上号啕大哭,小女孩每动一下,王虹都疼得死去活来。

    可她同样顾上不疼痛,她只有满怀的欣慰,因为她知道女儿还活着,而且没受什么伤,她知足了。

    看着翼龙身上的女人,还有女人身上的孩子,战士们全都惊呆了。

    带队军官脸颊止不住地抽搐,猛地发出一声怒吼:“卫生员——”

    “到!”卫生员如梦初醒,飞一般冲上去。

    听到军官的怒吼,王虹彻底放心了,她的脑海中闪过丈夫决绝的背景,闪过女儿可爱的小脸,最后一点意识悄然凝固:乖女儿,妈妈不能再陪你了……

    卫生员疾冲而至,双膝滑跪停在王虹身边,先把小女孩抱起来交给随后赶来的战友,接着迅速检查王虹的情况:“骨折、骨折、骨折……全身多处骨折合并休克,叫救护车,马上叫救护车——”

    瞄准头顶的战士忽然看到破碎的窗子里探出个黑色的脑袋,顿时大惊失色:“发现目标,发现目标!”

    “开枪,火力封锁!”

    哒哒哒——

    几个战士一齐开火,密集的子弹准确贯入窗口,将恐人挡回室内。

    气急败坏的恐人抡起胳膊,将陶炜的遗体甩出屋外,随即助跑加速冲出窗外,躲在尸体后面坠向地面。

    战士们根本没法分辨落下来的到底是什么,他们只能依靠本能,向所有坠落的目标开火。

    又是一声闷响,尸体和恐人同时砸在翼龙的尸体上,

    正忙于救治王虹的卫生员一抬头,愕然发现恐人就在数米之外,整个人都惊呆了,但他马上选择无视恐人的存在,继续处置王虹身上的外伤。

    说不害怕是假的,可是这个时候,他又能怎么样?抄起枪和恐人拼命?

    这么近的距离,他根本拼不过恐人,还不如继续下去,多闭合一个伤口,没准就能救人一命。

    在场的所有人都瞄准恐人开火,恐人却毫不退缩,甩开两只臂刃放声嘶吼。

    就在恐人举起臂刃,打算冲破重围的时候,一架直升机陡然自九号楼后跃出,东方白心平气和地扣下扳机,一发脱壳穿甲弹在火焰的陪伴下脱离枪口,瞬间击穿恐人的后脑。

    刚刚还极度嚣张的恐人扑倒,几个战士立刻冲上去:“报告,确认击毙目标!”

    现场指挥员悄悄松了口气,可马上又想起了重伤的王虹:“救护车呢?救护车呢!”

    “来了来了,马上就到!”话音未落,一辆装甲救护车驶入小区,一个漂亮的甩尾停下,几位医护人员跳下装甲车,立刻接管伤员,将王虹抬到车上。

    小女孩哭着找妈妈,一位护士心疼地接过小女孩,一起带到车上……孩子的哭喊,或许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唤起伤员对生存的渴望。

    目睹这一幕的东方白眉弓暴跳:“上尉,麻烦你问问下面怎么个情况!”

    上尉点头,在无线电里问了几句:“恐人闯进居民家里,丈夫为救妻子和女儿惨死,妻子坠楼重伤正在抢救,小女孩没问题,只是受了点惊吓,有一点擦伤。”

    滔天的愤怒犹如决堤的洪水,瞬间淹没东方白的身心,视线中的一切都变成了血红色……如果我能再快一点,如果我能早点找到这几只恐人,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上尉被东方白的表情吓住了,他赶紧拍拍东方白的肩膀:“东方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东方白的心底有座即将暴发的火山,“还有一只恐人呢,有没有消息?”

    他的视线通过瞄准镜进入402室,生物雷达却没有任何发现。

    “应该就在附近!”上尉说。

    东方白收枪:“我们的行动已经暴露了,来强的吧。”

    上尉眉头微挑,随即重重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