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77 无解之谜
    东滨号航空指挥中心。

    洪远征亲手拿起送话器:“东滨号呼叫夜箭,东滨号呼叫夜箭,收到请回答!”

    何智勇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收到东滨号的呼叫:“东滨号东滨号,我是夜箭,我是夜箭,请讲!”

    “夜箭,你的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请你转向233方向,我们的两架飞机将于xx海域为你加油,是否清楚,请回复!”

    “转向233方向,于xx海域伙伴加油,夜箭明白!”

    “非常好,有什么情况请你及时与我沟通!”

    “明白!”绝境逢生的何智勇心头一热,眼泪差点掉下来。

    他已经做好坠机跳伞的准备,夜间跳伞,还是落在海上,九死一生半点都不不夸张。

    这个时候接到东滨号的呼叫,得知友军两架战机已经前往指定海域等候,让何智勇如何能不激动怎么能不激动

    他很想问问徐飞和郑海洋回来没有,可无线通讯不管怎么加密都有泄露的风险,他只能暂时把关切藏在心里。

    半小时后,何智勇抵达指定坐标,雷达开机,立刻找到两个友军信号:“夜箭呼叫两动四,夜箭呼叫两动四,我已抵达指定位置!”

    两架飞鲨同样接到四代机的定位信号:“两动四收到!”

    为四代机补充了六吨燃油之后,两架飞鲨驾机返航。

    何智勇主动联系东滨号,对友军的支援表示感谢。

    东滨号向四代机转达了北都的最新命令,要求何智勇驾机直飞北都。

    来自北疆军区某部的加油机,将在xx海域上空再次为四代机补充燃油。

    一小时零七分后,再次补充燃料的四代机直飞北都,并于午夜时分降落于都郊某军用机场。

    飞机一落地,早就准备好的各方人员一拥而上,地勤部门立刻将战机保护起来,保卫部门马上把何智勇保护起来,简直就是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住,甭管吃饭拉屎,保卫人员全程陪伴。

    随后就是全方位的检查,战机重点检查数据,分布分析各种飞行记录,何智勇的每一个飞行动作,都要拆开了反复研究。

    老何本人则是全面的身体检查,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好好吃上一顿再睡上一顿,接下来就是各种谈话问话,从西疆消失开始,到飞机降落,中间的每一个细节都要问得清清楚楚。

    不是北都大惊小怪,而是何智勇的遭遇太玄幻,军方试图从各种细节中推敲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何智勇自然是全程配合,趁着时间还短印象比较深刻,不管有没有人问,想起来什么说什么,力求不放过半点细节。

    当然了,问话不是审讯,气氛没那么压抑,也不可能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扑克脸高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从始至终,都是几个人坐在一间会客室里,像老朋友闲聊一样友好。

    有一点很奇怪,没有任何人提起徐飞和郑海洋!

    老何本以为徐、郑两人已经返回现代,只不过与自己有同样的遭遇,工作人员为了保密才闭口不谈。

    说到徐、郑二人进入穿越点的时候,他还故意提了一句:“他们俩是不是就跟我住楼上楼下”

    负责此事的吕铭上校一脸震惊:“怎么可能回来的只有你一个人!”

    何智勇的第一反应就是否定:“他们肯定回来了,我亲眼所见!”

    “等会儿!”吕铭叫停,“你确定你没看错”

    “那肯定的啊,不信你查飞行记录去啊!”

    吕铭点了点头,没再质疑老何的话,但从这时开始,他的表情一直不怎么好看。

    当天晚些时候,吕铭急匆匆地找到何智勇:“老何,情况我已经核实过了,飞机上的记录和你的说法完全吻合,但是我也问过上面了,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徐飞和郑海洋的消息!”

    何智勇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会他们肯定回……”话说一半儿,忽然想起自己的遭遇,焦急的表情一下子僵在脸上,“老吕,你说他俩会不会和我一样”

    吕铭神情一动:“你是说,他们也在境外……有这个可能!”

    吕铭又匆匆地离开了,本该睡下的何智勇却失眠了。

    本该出现的人却失踪了,他们到底出了什么意外穿越回来的时候遭遇了危险还是由于其他原因没能脱离畸变区

    对了,徐、郑二人开的不是四代机,没有隐身能力,会不会半途被击落

    还是说,他们俩发现四代机没能通过穿越点,又穿回去跟翼龙撞上了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想法都有,直到午夜时分才勉强睡下。

    第二天一早,满眼血丝的吕铭找到了正吃早餐的何智勇:“我把情况报上去了,上面连夜向所有出现畸变区的国家发出协查通报,根据目前掌握的消息,他们没出现在任何一个畸变区。”

    何智勇彻底没胃口了:“怎么可能是不是故意隐瞒”

    “有这种可能,但是几率不大。”吕铭说,“毕竟是两架三代机,只要出了畸变区,马上就能重新连接卫星系统,指挥中心肯定有记录。”

    “要是没出畸变区呢”

    “全球最大的畸变区在南疆省,除此之外,最大的畸变区也不到五百平方公里,20乘25的一小块,不管哪个方向,都是一分钟的事。”

    吕铭叹了口气:“我也不希望他们俩出事,但是上面已经查过了,按你通过穿越点的时间向前回溯,所有畸变区都没有异常。”

    “就没有个错漏吗”

    “怎么跟你说呢笼罩城市的畸变区目击者太多,根本不可能隐瞒,这个你同意吧”

    “同意!”何智勇点头,“野外的呢”

    “野外的更简单,全球只有我们对这场灾难有准备,那个时候,连我们的军队都没开进野外的畸变区,你觉得其他国家有多大可能”

    老何思考片刻:“很小,但有可能。”

    “所以我们还没放弃。”吕铭说。

    事实也正像吕铭说的这样,军方逐一排除各个畸变区的嫌疑,直到排无可排为止,为此甚至激活了数枚潜伏的暗子,可直到最后,也没找到哪怕一丁点消息。

    徐飞和郑海洋的下落,从此变成一个解不开的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