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80 无法启动
    当天晚些时候,曲老率队抵达,司机直接把车开到特遣队的新驻地外头。

    曲老一下车就跟嗨大的兔子一样,扯开喉咙到处嚷嚷:“东方白呢东方白哪儿去了东方白——”

    那动静真叫一个声震四野,惊得大伙一头冷汗,这老头这中气,也真是没谁了。

    一百多米外的主楼都被曲老惊动了,窗子里挤满了好奇的脑袋:这谁啊喊什么呢这是哨兵都干什么去了

    牛犇凑章顺耳朵边上悄悄吐槽:“好家伙,怎么跟我老舅家二哈丢了似的”

    章顺一头问号,你这么说真的好么知道的是你老舅家二哈丢了,不知道还以为你老舅丢了呢!

    方晓的眼神那叫一个嫌弃:“快拉倒吧你,我跟你们说,我们村老王婶偷汉子,老王叔也没这么大动静……”

    章顺揉揉方晓的脑袋:“你娃太嫩了哈,这事甭管搁谁身上,动静他都大不了!”

    幸亏曲老没听见他们几个说什么,否则非气出心脏病来不可。

    东方白很快就被曲老揪了出来,浑身又是灰又是土,就跟刚从土里刨出来似的:“哎哎,别拽别拽,您老啥事啊我跟您走还不成么”

    曲老跟做贼似的,两只小眼睛滴溜乱转,看谁都不像好人,直接把东方白拉进安仁善的办公室……这里是最先收拾好的房间之一!

    “快快!”曲老脸红脖子粗,活像一只发情的猴子,“你那生物装甲呢,赶紧让我看看!”

    东方白整张脸都僵硬了,尴尬地挠挠后脑勺,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快啊,你磨蹭什么呢!”曲老急得直跳脚,恨不得大耳刮子抽丫的。。

    安仁善也饶有兴致地看着东方:“赶紧的,你没看曲老都等急了么”

    “那什么!”东方白不安地咽了口唾沫,“我叫不出来。”

    曲老脸色一僵,兴奋瞬间变成了凝重:“叫不出来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东方白的表情就跟便秘差不多。

    曲老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是,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字面上的意思”

    东方白又是犹豫又是尴尬:“那啥,我这么跟你们说吧,我自己都不知道生物装甲到底怎么出来的,昨天打完恐人之后,我自己又试了几回,但是什么反应都没有,想什么办法都没用!”

    安仁善有点明白了,一脸不可思议:“不会吧这么说,你那生物装甲就是个一次性的”

    东方白摊手:“我也不知道,总之就是找不着在哪儿!”

    曲老习惯性地进行了科学的思考:“不可能不可能,都在他身上了,怎么能说消失就消失肯定是你没掌握正确的启动方法,肯定的!”

    “哎,有道理!”安仁善非常赞同,“东方啊,你仔细回忆回忆,当时是怎么把装甲叫出来的”

    “我想了啊!”说起这事儿,东方白简直痛心疾首,“就是一着急一上火,它自己就出来了!”

    曲老差点把唾沫星子喷东方白脸上:“那你再着急再上火一回啊!”

    “它老是不出来,我能不急能不火么但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它就是没动静!”

    安仁善满心疑惑全都写在脸上,他倒没怀疑东方白瞎扯蛋,可是这事儿也太奇怪了吧

    曲老就更不用提了,眼睛鼻子都快挤一块去了,整张脸皱得像朵枯萎的菊花:“你再想想,再想想,想想它出来的时候什么感觉!”

    东方白一脸忧愁,好似一个深闺怨妇:“想过了啊,还不止一遍,但是没用,要不是我这人天生乐观,哼哼,非抑郁了不可!”

    安仁善瞪了东方白一眼:“你丫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东方白赶紧换了个语气:“我一直盼着曲老早点过来,帮我找找原因呢!”

    “等会儿!”曲老摆手示意都别说话,“你让我捋捋……生物雷达上有没有提示”

    “没有!”东方白调出雷达界面,视线中的一切都被线条重新勾勒一遍,看起来就像没上色的漫画原稿,可除了轮廓之外,再没半点多余的线条。

    他又调出米字文,像按着个将注意力集中上去,可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无奈地摇头摊手,东方白不是一般的郁闷:“没用,能试的我都试过了。”

    曲老也有点抓瞎,他知道,好想的办法东方白肯定都用过了,可不容易想却又可能起作用……这要求未免也太高了点吧

    “你再想想,还有什么细节没有”安仁善不愧是政工出身,耐心细致谆谆善诱。

    东方白静下心来,还真有不同的收获:“对了,我在恐人身上吸收了不少装甲细胞!”

    咦

    曲老和安仁善同时瞪大眼睛……安仁善是真不小,曲老是真不大。

    安仁善很知趣地闭紧嘴巴,脑子里浮现东方白像只鬼一样,趴在恐人身上使劲抽气的景象。

    曲老急忙追问:“装甲细胞怎么吸收”

    东方白将他的猜测解释一遍:“是不是着装……嗯,着甲……哎,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吧,消耗太大,所以没法启动了。”

    曲老想了想:“也不是没可能。”

    “那怎么办”安仁善忽然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斜了东方白一眼,用试探的语气问,“曲老,要不我叫几个人揍他一顿没准火一上来就成了呢!”

    东方白眼神大变:“用不用这么恶毒啊”

    曲老叹了口气:“别开玩笑了成么”

    安仁善很想说心里话:我说正经的!

    “暂时没必要!”曲老失望到极点,“唉,我都琢磨一溜道了,怎么就这样了呢算了算了,我先把人安排一下,回头再仔细研究这事儿,东方,你也仔细琢磨琢磨,这事儿肯定还是哪儿没想通透!”

    东方白挠挠脑袋:“要不,是因为我身边儿一个恐人都没有”

    曲老像似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这个有点意思,,好现象,你继续,我先忙我那一摊。”

    剩下安仁善和东方白两个人,气氛突然有点尴尬:“我说安大队,你就那么恨我么”

    “你怎么还当真了呢,我就是随口说说,你看你,怎么就这么不经逗呢去吧去吧,忙你的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