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103 核心秘密
    剧痛席卷全身,东方白的意识却十分清醒,每一条撕裂的肌肉,每一块摔碎的骨头,就连血液的流动,都像高清电影一样出现在脑海之中。

    此外,他还能感觉到覆盖全身的装甲细胞……不,不止体外,体内也有众多装甲细胞,它们聚集在肌肉和骨头上,全力修复撕裂和损伤。

    东方白躺在恐人扭曲的尸体之中,心头一片悲凉。

    若是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或许还有时间慢慢修复身体,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敌人哪会给他恢复的时间?

    或者,是时候了!

    他勉强挪动软趴趴的左臂,按下了送话键:“前指前指,我是东方白,向我开炮,向我开……”

    诶?耳朵里怎么没动静?

    “前指?”

    “前指?”

    东方白颓然放弃,这就是自己这一辈子的结局么?哪怕是死,都不能死得轰轰烈烈?

    远处,不论哪一边的恐人,全都目睹东方白的坠落。

    许多敌对恐人立刻赶向坠落地点,打算抢先找到东方白。

    始终经处于下风的友好恐人突然停步,其中一只忽然仰天长啸,超出人类听觉范围的声波响彻全场。

    敌对恐人全都愣住了,等回过神来,再也没有任何一只恐人关注东方白,全都像打了鸡血一般冲向友好恐人。

    敌人越来越近,将友好恐人团团围住,但他们围成一圈,不见半点惊惧。

    敌人一拥而上,双方展开一场拳拳到肉,刀刀见血的惨烈拼杀,十几个友好恐人转眼死伤殆尽。

    东方白并不清楚这一切,此时此刻,他仍躺在恐人的碎肉烂肉之中自暴自弃。

    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怎么就掉下来了呢?怎么就……嗯?

    他忽然发现,空中突然出现一个方形的、散发着淡淡光辉的东西。

    接下来,更多这样的东西一一出现,它们似乎有一个共同的轴心,在空中排成一个整齐的环。

    除了形状不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像飞碟上的一排舷窗。

    东方白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他有一种直觉,这就是敌对恐人想找的东西!

    再然后,他悄然看到空中的窗子里出现了一个绿色的轮廓!

    不,不是一个,而是每一个光门里都有一个绿色的轮廓,它们就像即将跳出飞机的伞兵,突然跃出门外,大张着四肢落向地面。

    接着又是一个,再是一个。

    一转眼的工夫,空中到处都是坠落的恐人。

    他们身上的生物装甲及时变形,变成一个只连着手腕脚腕,像降落伞一样兜在背后的东西。

    没多一会儿,绿色的身影遮蔽了天空。

    东方白都快羡慕死了,之前亲眼看过生物装甲变身翼装,如今又化身降落伞,要是他也会这一手,又怎么会摔得如此凄惨?

    大批恐人落地,身上的降落伞像流水一样迅速爬到恐人身上,转眼之下,全副武装的友军与敌人爆发一场惨烈的激战。

    利刃切割身体,刀锋刺穿血肉,惨叫声不绝于耳。

    东方白想不明白,明明都是那么先进的文明,怎么打起仗来仍是面对面肉搏那一套,可是这一切就那么活生生地在他的面前上演。

    不知道哪个缺心眼儿想起了东方白,放弃对手冲向重伤的东方,生物雷达立刻给出最高警告。

    东方白暗暗苦笑,这特么的,怎么又让敌人盯住了?

    危急时刻,两只恐人直接落到东方白身边,生物装甲覆盖全身的一瞬间,二人双臂猛挥甩出臂刃。

    接着又是两只恐人落地,四只恐人背向东方白,将他牢牢护在中间。

    明明满身的伤势依旧痛不欲生,可他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原来那些友军根本用着自己支援,原来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为敌对恐人布下的陷阱!

    他的心思忽然抽离战场,盯着空中的光门挖空心思地琢磨,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单纯的传送门?还是连接白垩纪的时间门?亦或只是看起来科幻,其实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扇门?

    那么这些门凭空开在天上,门的后面究竟是什么?一艘庞大的飞船?白垩纪的时间基地?还是单纯的光影效果?

    双方的拼杀愈发惨烈,东方白的心思又飘到了自己人身上,反复琢磨附近到底有没有己方的无人机,是否全程目睹这一幕,后续又会用什么样的方法应对这一切。

    这个时候,前指已经发现直升机失联,并将这一情况上报南疆指挥部。

    段国宏差点没把肠子悔青了,虽然他不知道东方白遭遇了什么,但他认为东方白不会违背命令,既然如此,前方一定出了问题!

    要不是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段国宏非命令炮兵把事发区域轰上一遍不可。

    要是真那么干,重伤的东方白可就彻底死透了。

    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不做,段国宏悍然命令前方,全力查清东方白的下落,搞清楚东方白到底遇上了什么变故,为此,差一点连炮击都停了。

    接到消息的安仁善差点没晕过去,马上下令向畸变中心进发,空中的无人机至少有一半儿转道飞向畸变中心。

    另外,还有一批直升机正飞向畸变区。

    段国宏已经下定决心,若是事不可为,立刻向北都申请使用蘑菇弹!

    这个时候,战斗已经随着一声惨号而结束,大获全胜的友军既未举刀庆祝,也没振臂欢呼,他们只是收起臂刃,默默打扫战场。

    不过空中出现了新的变化,一个面积更大的光门打开,一个没有任何依托的升降台缓缓落下,又慢慢挪到东方白这边,在他的身边降下。

    一只恐人哼哼几声打了个手势,之前守护东方白的恐人马上将他抬起来,粗手粗脚地送上平台。

    东方白已经习惯了身上的伤痛,可让他们这么一折腾,浑身上下又是一阵剧痛,疼得东方白心里一个劲地骂娘。

    平台上升,最终没入飘浮的光门之中,通过光门的一瞬间,征途却始终清醒的东方白瞬间失去意识。

    更多升降平台落地,恐人迅速将满地的尸体搬上平台,没多一会儿,战场上再也看不见一具尸体。

    空中的光门一一关闭,十多秒后,第一架无人机赶到战场,盘旋一周,却只发现坠毁的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