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御兽诸天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师姐别动 我传你无上妙法
    洛洛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捂着眼睛,透过指缝观看自家师姐跟秦师兄的纠缠。

    没错,就是纠缠。

    原本李妙真还拿着白虎刀用刀背在秦风肉多的地方拍了几下以示惩罚,只是秦风又怎么可能甘心挨打,即便他跟李妙真关系很不错,也不能就这么凭白挨一顿揍啊!

    所以他就伸手抓住李妙真拿刀的手腕,拦着她不要再胡乱动用白虎刀。

    不然以他青龙道体的强横,在被李妙真的白虎刀打在身上后,也是一阵让他感到龇牙咧嘴的疼痛。

    李妙真被他抓住手腕后,本能的用左手去推他,结果又被秦风捉住了左手。

    被秦风抓住手掌后,两人面对面贴的有些近,再一看洛洛伸出小手捂住眼睛偷看的举动,李妙真才觉得有些不妥。

    李妙真用力抽了两下没能将手抽出来,还以为秦风又想占自己便宜,顿时就让她想起了当初在赤炎魔界这小子骑自己白虎的时候好像也有些毛手毛脚的事情来,顿时又羞又恼,手上一用力挣脱了秦风的手掌后,反手就擒拿住了秦风的手臂,随后狠狠的一脚踩在了秦风的脚背上。

    如果只是简单地踩一脚也还罢了,关键是李妙真现如今修为高深,几年未见她竟然已经修炼到了金丹巅峰,而且白虎道体比起秦风的青龙道体更加适合用来战斗,此时她将体内庚金之力凝聚成丝,直接钻进了秦风脚背上的经脉当中,顿时就让他疼的惨嚎一声。

    虽然李妙真下脚有分寸,不会给他留下什么伤势,但其中疼痛却让秦风在那一瞬间全身都打了个激灵,原本抓着她手臂的那只手就是一松,然后本能的伸手向前推去,想要将她推开。

    结果等感觉到手中软绵绵的一团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推错了地方。

    “秦风!”

    李妙真气恼无比。

    原本以她的性格,还真不怎么在意男女大防这点事情。

    可是跟秦风接触了一段时间后,也不知怎么的,让她有了提防这小子的心思,现在再一看被秦风抓着的地方,顿时气恼无比,抬腿就就是一记撩阴腿朝秦风腹下踢了过去。

    这下子可把秦风吓了一跳:“师姐脚下留情,我还没有修炼到断肢重生的地步……”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说着他也不顾上疼痛了,两腿一合,紧紧地将李妙真的腿给夹住了。

    “……松开!”

    李妙真气恼的瞪了他一眼,秦风连忙松开了腿。

    “我说的是你的手!”

    “……”

    秦风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还停留在李妙真的身上,整个人吓得一哆嗦,连忙将手收了回来:“师姐……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啊。”

    “我相信你。”

    李妙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甚至还把白虎刀给插进了刀鞘当中。

    秦风见此,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是,还没等他这口气彻底送完,就见李妙真脸色一变:“就算我相信你,今天这顿揍你也别想逃得掉!”

    话音未落,李妙真抡起拳头劈头盖脸的朝秦风打了过去。

    一时间她攻势如潮,两手快如闪电,拳头虚影连成一片,再加上秦风心虚不敢还手,结果被李妙真追着在岩石周边跑了好几圈,等李妙真总算出了这口气停下手的时候,秦风几乎已经被打成猪头了。

    “秦师兄,很疼吧?”

    洛洛望着秦风可怜兮兮的样子,问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犯了错,被师姐惩罚也是应当。”

    秦风认错的态度很是端正,让李妙真心里舒服了一些。

    她望着秦风这幅凄惨的模样,觉得自己或许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只是,这个念头还没等落下,就见秦风身上白光一闪,然后他脸上淤青红肿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秦风就已经恢复如初。

    除了头发衣衫还有些散乱外,整个人跟先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哇,秦师兄好厉害。”

    洛洛在旁边拍着小手连连赞叹:“如果白虎一脉的那些师兄也有你这样的神通,他们也不至于每次被师姐打成猪头以后,还要硬撑那么久了。”

    “哼!”

    李妙真瞥了他一眼:“看来这顿揍,还真是打轻了,知道你这几年机缘不浅,没想你的自愈神通竟然已经修炼到了这等地步,早知道如此,方才就应该再打重一点。”

    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看样子你的青龙道体修炼到也不错嘛,能够轻易抵挡我的拳头,还不怕受伤,不如我们再打一架,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本事如何!”

    “别别别!”

    秦风见她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

    李妙真可是真正的战斗狂,当年她就能以一己之力压下外门一百零八峰的所有弟子,凭的可不是修为,当时修为比她强大多的是。

    她真正厉害的是她那强大且永不服输的战斗意志,以及敏锐到了极致的战斗意识,不管是同境界的修士还是比她修为更加深厚的同级,哪怕实力强过她许多,最终也会败在她那疯狂的战斗意识下。

    而等她入了内门,更是接连挑战九脉所有同级天才,就连曾经被认为年青一代最深不可测的造化一脉真传弟子怜星,也没能避开她的挑战。

    这些年在魔界征战,以赤炎魔界各方魔族高手磨砺自身,莫看她现在的修为境界并不比秦风高出多少,可一旦战斗起来,秦风若是不召唤灵兽,不变身岩石巨人,仅凭修为和青龙道体跟她战斗,秦风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不是李妙真的对手。

    甚至就算他召唤了白龙也未必就能赢她。

    他能拥有紫府境的灵兽,以李妙真强横战力和不服输的性格,未必就不能收服紫府妖兽。

    而且,或许是他刚刚领悟了金行法则的缘故,对这种法则特别敏锐,能够从李妙真身上感应到一股相似的法则之力,这说明他最多也就是比李妙真多了一两种初入门的法则而已,除此之外,还真就没有能够占到便宜的地方。

    所以只要他敢跟李妙真打,除非将所有底牌全都拿出来拼命,否则几乎就已经注定了他会挨揍。

    既然是注定是挨揍的战斗,他才不愿意得去打。

    尤其是跟李妙真打。

    她就算知道收敛力道,但只有被她那双白嫩的拳头打在身上的人,才知道她的拳头有多重,打在身上有多痛。

    所以秦风直接认输:“小弟哪里是师姐的对手,所以战斗就免了吧。”

    “不用怕,我会对你温柔一点的。”

    说着话,她轻轻一握拳头,顿时传出了一阵咔嚓脆响。

    “师姐,别闹,温柔这俩字就跟你无缘!”

    眼看李妙真就要冲上来,秦风一迈步就躲到了洛洛的身后,将洛洛那小小的身体举了起来,挡在身前。

    “嗯?”

    李妙真那双英气十足的长眉微微一蹙,明亮的大眼睛眯了起来,从中传递出一股危险的意味,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势笼罩在了秦风身上,将他牢牢地锁定了起来。

    “呃……”

    秦风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他将洛洛抱在怀中,脸上带着诱骗性质的笑容:“洛洛最讲义气了,快帮我跟你师姐求求情。”

    “好的呢。”

    洛洛看了他几眼,乖巧的点头,然后身躯一扭,就从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凌空一转飞到了李妙真身后:“师姐,你别用太大力哦!”

    秦风的嘴角扯了扯,这就是你求情的方式?

    洛洛嘿嘿一笑,她以前最喜欢看李妙真在白虎岭挑战那些同门了,每次看到有同门不服气李妙真,被李妙真打的鼻青脸肿的时候,这丫头都兴奋地不行,恨不得亲自上场比划几下。

    李妙真身形如同一只大猫,轻柔矫健的厉害,轻轻往前一蹿,就已经来到了秦风身前。

    眼看她抬手就打,秦风连忙招架住她,口中快速说道:“师姐且慢,小弟金行法则已经入门,可以将那门炼化金铁提取金气的神通凝聚出来了,只是先前并不知道你回来的事情,如今跟师姐相遇,小弟不胜欢喜,这就将我独创的《嚼铁大法》传授给你。”

    “你领悟出了金行法则,这么快?”

    李妙真有些诧异,不过随即就被眼中战意遮掩,她满脸兴奋的说道:“那正好跟我领悟的法则相互印证一番,打完了再传吧!”

    “别别别!”

    秦风无奈,只好再次翻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你当我是那些修为高深的太上长老不成?凝聚神通种子传授给你这些所需消耗非常之大,真要被你揍一顿,我哪里还有精力传授给你这些?”

    “哦,今天不行,那就下次。”

    李妙真倒是随意。

    “别啊,如今宗门即将有大战发生,我还得给自己留一点恢复的时间,你总不能让我在状态不好的时候去跟魔教中人厮杀吧。”

    秦风愁眉苦脸的道:“魔教毕竟是传承那么久远的大势力,他们的底蕴还是有不少的,如果出现意外,说不定战斗要拖延多少时间呢,你该不会想等到围剿魔教的战斗结束后,再让我传授给你吧?”

    “……那好吧。”

    作为一个好战如狂的真传弟子,李妙真显然也是知道宗门目前即将展开的围剿魔教的计划,所以听了秦风这番话后,虽然心里还有些痒痒的,想要跟修成青龙道体的秦风干上一架,但秦风都已经这么说了,她也不好继续逼秦风跟她比斗。

    至于跟魔教的大战过后再学秦风的这门神通,显然并不符合她的性格。

    她是那种愈战愈强的性子,跟魔教修士征战的时候,也正是她提升自己的最佳时期,她可不愿意在自己进步最快的时候放过这么一门特殊的神通。

    而且她现在正好处于领悟法则奥妙的关键阶段,如果再加上秦风的这门《嚼铁大法》,定然会让她所领悟的法则之力出现更加精妙的变化。

    她可不想像往届的那些真传弟子一样,如果只是沿着《白虎神诀》的路线修炼,最终定然难以挣脱藩篱,未来成为阻碍她证道的关键。

    如今嘛,倒是多了两种选择,让她有了往不同方向发展的念头。

    她虽然喜欢战斗,但却并非没有脑子,要不然也不可能修炼到这等地步,只不过她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战斗或者跟战斗有关的事情上,所以很多时候在其他地方都表现的比较随意。

    秦风放松了下来:“师姐同意了就好,咱们这就返回洞府,我马上传你无上妙术。”

    “不过是你自悟的一门神通而已,算什么无上妙术。”

    李妙真翻了个好看的白眼,然后伸出大长腿踢了他一脚:“还敢抓着我的手不放,信不信我真揍你?”

    “忘了,忘了,嘿嘿……”

    秦风放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他抓在手中的那只玉手,转身冲满脸失望之色,因为看不到一场精彩打斗而感到无趣的洛洛道:“走了,你这个小叛徒,你是自己先回白虎岭,还是等我传你师姐无上大法后,跟她一起回去?”

    “我要跟师姐一起。”

    洛洛才不想这么早回去背诵道书呢。

    “那你待会儿自己玩,我传授法门的时候,需要跟你师姐单独相处。”

    “单独相处?”

    洛洛疑惑的眨巴着黑葡萄一般圆溜溜的大眼睛:“我不能在旁边看着吗?”

    “不行。”

    秦风摇头:“我现在可没有将那门神通彻底推演出来化为传承,也没有时间把精力放在推演神通上,只能通过法则之力凝聚出一枚神通种子传递给李师姐,在这个过程中可受不得半分干扰。”

    “哦,洛洛会很乖的,不会给你们捣乱。”

    洛洛脸上一副乖巧的模样,只是那双乌溜溜乱转的大眼睛里却透露出了几分狡黠,让秦风有些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有什么其他想法。

    不过他洞府中自有强大禁制在,倒不怕真被洛洛打扰到,于是点点头:“那好吧,你就老实一点待在我洞府中先一个人玩耍。”

    说话间,秦风引领两人朝洞府走了过去。

    望着秦风新建的洞府,李妙真随意的打量了几眼:“这么精致,倒是跟造化一脉的那些女孩子的闺房似的。”

    “……”

    秦风无语:“师姐莫要乱说,我这洞府只是比较切合四周自然景色,你看那建筑风格,那些装饰摆设,哪里像个女孩子的闺房了?我看是你自己的洞府太过粗糙简陋,更像是不修边幅男修修炼之地才对。”

    洛洛在一旁点头认同:“你们俩的洞府要是换一下那就合适了。”

    “哈哈,洛洛旁观者清,这可说来,师姐的洞府还真不像正常女修的洞府啊!”

    李妙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对这些有没有什么要求,能够满足我修炼所需就行,其他的管那么多作甚?

    倒是你,居然还有这么多精力放在打理洞府上,依我看不如把时间节省下来用在修炼上面。”

    秦风耸耸肩,没有回话。

    这种事情就是看个人所好了。

    如郝师成他就认为修士不应该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苦修上,所以他才会把那么多时间用在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上。

    李妙真最喜欢的就是修炼和战斗,所以她并不觉得这会很苦,反而甘之如饴。

    而秦风,却是觉得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修炼上很正常,但也需要一些其他的东西当做调味剂,所以他在每次闭关修炼过后都会出来转一转,或者找一些其他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放松一下自己的心神,要不然紧绷的时间太长,会让他感到有些疲累。

    他将洛洛留在了洞府前边,随便这丫头怎么折腾,反正凭她的实力还拆不了自己的洞府。

    然后带着李妙真去了后面的修炼室。

    “师姐。”

    秦风神色郑重的说道:“我也是刚参悟出金行法则,顺带着对自悟的《嚼铁大法》有了更多的感悟而已,所以这才勉强能将这门神通凝聚出一枚种子,不过我修为毕竟不足,所以还需要师姐配合,稍后你可不要乱动,更不要反抗,需要放开所有心神接纳我的种子。”

    李妙真眉头一蹙,这才想起秦风的修为境界跟她类似,还没有修成紫府,依旧处于金丹境界。

    她犹豫的问道:“你行不行?不会出什么差错吧?”

    “当然行。”

    被问及这个问题,秦风当然不能认怂:“我的本事师姐还不放心,你只管等着看我表现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