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工地袭击
    宏建一方的工作人员望着这个不学无术的富家子,真是服了,是不是这种人的思维方式和普通人不一样?他是来考察工程的还是来猎奇八卦的?要说在跳楼事件上做文章故意压低价格还能够理解,可他关注得是人家跳楼的细节,从哪儿跳的,几层,怎么摔死的,哪儿先着地?

    马东海陪着谢忠军走在最前面,旁边还有一位项目经理,专业方面还得项目经理解释。

    张弛和赵登峰被夹杂在后面的一群人里面,从安全的角度来说,站在人群中是最安全的,赵登峰紧跟张弛,他发现张弛的选位非常科学,周围有那么多人肉掩体,就算有狙击手也不好瞄准,干爹谢忠军走在前面,属于领军人物,他可不敢跟过去,跟太近目标太明显,有生以来赵登峰从来没有感觉自己那么重要,重要到跟肯尼迪似的。

    张弛也没忘了找存在感:“陈总怎么没来?”

    一群人听到张弛的话,赶紧转过身来,赵登峰本来站在张弛的左边,可众人目光都朝这边看,他就觉得有些不安全了,感觉自己站在张弛前面,这样的位置跟挡枪没什么分别,于是赶紧挪了两步站在张弛后面,还是在警察身后安全点,关键时刻让他帮自己挡枪。

    项目经理笑了笑道:“上午公司有个会,陈总要主持,之前就定下来的,我跟谢总解释过了。”

    张弛转过身去看了看赵登峰,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赵登峰身上了,赵登峰慌了,应该站在原地不动的,这下又成中心目标了,配合,必须要配合警方工作,赵登峰道:“是不是有点太不尊重人了?”

    张弛暗赞,这货也不傻,居然懂得配合了。

    谢忠军眨了眨小眼睛,心说这小子今天吃错药了,居然当众发起威来了。

    赵登峰道:“我们大老远从京城来谈项目,已经很有诚意了,可我看不到你们陈总的诚意,是不是不想谈啊?”

    谢忠军笑眯眯没说话,随他闹去,反正对自己没坏处。

    马东海道:“赵总,您别生气啊,我们陈总的确有事,今天中午他设宴……”

    “别设宴了,我们又不是来要饭的。”赵登峰一脸的不耐烦。

    张弛一旁劝道:“赵总,你别生气啊,和气生财。”

    马东海笑道:“对,对!和气生财,今天主要是考察项目。”

    赵登峰道:“考察项目?可我问得问题也没人回答我啊?”他挪了一步,不着痕迹地躲在了张弛的屁股后头,人家也是有小心机的,得找一个好的位置,暗杀片谁还没看过,关键时刻的站位决定了你的存活几率。

    张弛当然清楚这货的算盘,心中暗自想笑,忍着笑道:“就是,你们也多少表达一下尊重,回答赵总的问题。”

    马东海点了点头,目光和谢忠军短暂交流,其实都清楚赵登峰是故意找茬,而且背后很可能是张弛这小子在挑唆。

    马东海指了指前面在建的主楼道:“就是那儿,当时有个抑郁症患者偷偷爬到工地主楼上跳了下去……”他的话音未落,前方就传来一声惨呼。

    大白天的本来阳光普照,可这声惨叫让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马东海率先冲了过去,其他人也跟着跑了过去,别看谢忠军身材臃肿,可他的速度也不慢。

    张弛没跑,赵登峰也没跑,赵登峰现在是以张弛的马首是瞻,张弛跑他就跑,张弛站着他就站着,总而言之,只要跟着张弛,就在警方的保护范围内,张弛和赵登峰一起起赶向现场,他目光悄悄望着周边,警惕周围的一切。

    倏然一支羽箭呼啸射向赵登峰的咽喉,张弛一把将赵登峰拉了过来,羽箭擦着赵登峰的肩头飞掠过去,深深射入地下,张弛大吼道:“跑!”他拖着赵登峰向前飞奔,赵登峰吓得魂不附体,跟着张弛没命地往前跑,跑了几步脚下一绊,噗通一声摔倒在啊了地上。

    赵登峰听到咻!的一声,眼前一黑,暗叫吾命休矣!

    关键时刻又是张弛将他硬生生向前拖了半米左右,羽箭从赵登峰的两条大腿之间射了进去,深深钉入地面,赵登峰吓得一哆嗦,一股热流从双腿之间奔逸而出。

    张弛拖着他的手臂,将赵登峰拖拽到搅拌机后面。

    此时枪声响起,有人瞄准了羽箭射出的方向开始射击,呯!子弹击中了杀手藏身处,水泥四处迸射。

    吕坚强率领五名警察埋伏在工地对侧的楼顶,他们一直在关注下方的动向,可仍然没能在第一时间内发现杀手的藏身之所。

    刚才的那声惨叫来自于工地,一名工人从工地坠落,跌落下的时候,身体直接扑在钢筋上,整个人被穿了个透心凉。

    吕坚强慌忙命令埋伏的警察出动,工地四周警笛声响起,警方从四面八方扑向工地,意图控制住现场,将潜伏在工地的杀手困在其中。

    谢忠军已经率先向右前方的在建工地冲去,别看他大腹便便,一旦开始启动,身法极其灵活,兔起鹘落,转瞬之间已经来到了工地的楼上,秃头刚刚露出楼梯,一支羽箭就直奔他面门射来,谢忠军右手一挥,稳稳将箭杆抓住,这一箭力量奇大无比,在他的手中不断颤抖,犹如一条想要拼命挣脱出他掌心的蛇。

    谢忠军的目光已经在短时间内看遍了三层的布局,没有人影。

    咻!又是一箭射来,谢忠军右臂一挥,手中羽箭如同被强弓劲弩激发一样,追风逐电般向射来的羽箭迎去,两支羽箭在空中撞击在一起,叮!随着清脆的撞击声,一时间火星四射。

    谢忠军在丢出羽箭的同时,身体如同炮弹般弹射出去,从对方射来的那一箭,他判断出对方可能所在的位置,以惊人的速度奔袭到对方可能的藏身位置,怒吼一声一拳击出。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谢忠军根本就是和空气作战。谢忠军的一拳目标却是前方的水泥廊柱,一拳击中廊柱,发出蓬!的一声巨响,震得整个楼宇都颤动起来,落拳之处,水泥廊柱被砸出一个巨大的缺口,无数水泥碎屑向前方散射而去,一颗颗如同密集的子弹,同时大量的灰尘激扬而起。

    一拳之威,震撼人心。四品裂云境,拳可猎云,谢忠军看不到隐身人,虽然可以推算出对方大概的方位,但是无法保证在自己的攻击到达之前对方不移动位置,所以才采用这样的方法,一拳击碎水泥廊柱,看似在做无用功,可碎裂的水泥块在拳劲的激发下如同一颗颗射出的子弹,漫天花雨一般的散射决定了攻击范围极大,腾飞而起的烟尘让隐形人无所遁形。

    灰尘中,隐约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

    谢忠军准备第二次进击之时,那人从窗口向下方腾空跃去。

    狙击手端着枪寻找着目标,他看到窗口中腾飞的烟雾,依稀是个人形,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再看已经消失不见了。

    地面的小水坑突然泥水飞溅,马东海扬起手中的钢管,全力向那个方位投掷出去,钢管并未击中目标,一直向前飞出,重击在搅拌机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赵登峰吓得魂不附体,死死抓住张弛的胳膊,张弛仔细看着前方,以他的目力也看不到隐身人任何的痕迹。

    百余名警察已经开始进入工地展开搜索,谢忠军脸色凝重地走了出来,马东海表情也显得极为失望,功败垂成,他们联手仍然没能将隐身人拿下。

    警方控制现场之后,发现那名工人已经死了,宏建的老板陈建宏听说消息之后慌忙赶了过来,正在考察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恐怕生意也没得谈了,陈建宏暗叹晦气,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该接手林朝龙的项目,现在后悔都晚了。

    吕坚强稍晚一些来到现场,包括他和狙击手在内,都没有看清杀手的面目,吕坚强当然不会说是隐形人作案,他现在有了亲身经历当然相信了超能者的存在,可他无法去说服别人也相信。

    虽然没有看清杀手,可谢忠军和马东海刚才的举动他基本上都看在眼里,这两人也想抓住裘龙。

    除了那名无辜死亡的工人之外,其他人并未受伤,包括被用来充当诱饵的赵登峰。

    谢忠军向警方解释情况之后才想到了这个干儿子,来到赵登峰面前,看到赵登峰正抱着一瓶水傻呆呆站在警车旁边,张弛在一旁陪着他。

    谢忠军道:“登峰你没事吧?”

    赵登峰冷冷道:“托您的福,还没死!”刚才的情况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干爹根本不顾他的死活,发生袭击事件之后,不是第一时间保护他,而是忙着去抓人,如果不是张弛保护他,他只怕已经死了,关键时刻干爹指不上,还得靠人民警察。

    谢忠军能够看出这小子对自己不满,他向张弛道:“你帮我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