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安乐侯 > 第1034章 退后者斩
    七万宋军的大营扎下,很快附近便出现了新西夏的斥候。

    而宋军的斥候,也流水一般的将敌军的消息送了回来。

    在宋军与新西夏大军之间这数十里间,双方的斥候就已经先开始厮杀起来。

    不过宋军斥候人人都是内套链甲外罩皮甲,又有火绳枪傍身,倒是没有吃亏。

    新西夏的斥候们,却是被宋军斥候的火绳枪给打死打伤了不少。

    但是斥候之间的较量,却代表不了大局,新西夏的二十万人马依旧缓缓的逼近过来。

    直到相距宋军的大营还有十里的距离,新西夏的大军才停下来扎营。

    到这个时候,天色也已经黑了下来,但是双方都还是依旧十分紧张。

    伊利河谷宽达四十里,除了一条伊利河,便是一马平川。

    如果夜间偷营的话,谁也受不了。所以双方都放出了更多的斥候马队,这一夜不断的在双方之间的十里空间内厮杀。

    在新西夏的中军大帐之中,李宁令哥正与手下的将领们研究如何对付宋军。

    李宁令哥的意思,是将宋军这七万人马一口吃掉,不使其有生还者,才能解了自己心头之恨。

    而且李宁令哥也已经听说,杀死自己父亲李元昊的宋军将领,便在这七万宋军当中。

    若是能亲手报了这杀父之仇,对于李宁令哥来说是最好不过。

    双方的斥候们厮杀了一夜,互相之间损失都不算小。宋军一方的斥候死伤达到百人之多,而新西夏的斥候也死伤了有两百余人。

    天色一亮,新西夏的大营便号角连天,二十万大军纷纷整军列队出营。

    而狄青也令全军出营,以防备敌军大举来攻。

    在前一晚,双方都制定了攻防之策,却也不知道谁算计的更多些。

    狄青只是将宋军列阵于大营之外,并没有主动前去邀战。

    但是新西夏的大军,却并没有客气,在李宁令哥的率领之下,缓缓的向着宋军一方压了过来。

    李宁令哥也已经制定了战术,便是依仗己方优势的兵力,对宋军进行合围,将其困在伊利河西岸,最后慢慢将宋军耗死。

    如今宋军按兵不动,李宁令哥更是欣喜,这宋军将领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只要宋军的活动空间被压缩在一小片的活动范围内,便反不了天。

    直到新西夏大军来到宋军三里远近之时,才停止了前进。

    狄青用望远镜已经看清了对方中军的大纛下面,有一位骑着黄金战马的华丽铠甲青年。在其身周,尽是强悍之色的战将守护。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人显然就是新西夏的皇帝李宁令哥。

    “李璋,你可准备好了?”狄青看向身侧的李璋。

    这一次步战都交给李璋来指挥调度,狄青虽然放权,可也有些担心。

    李璋却是神情还算淡定,在马上一抱拳道:“启禀狄将军,我这里已经准备好。若是敌军正面冲阵,定然不会使其得逞。”

    狄青点点头,又看向另一侧的展昭,“展将军,你这里也没问题吧。”

    “狄将军放心,我军骑兵虽然比之敌军少,但是我军装备却也更加精良。只是对方人马更多,却还是要先挫一挫敌军的锐气才好出手。”展昭开口道。

    李璋此时接口道:“此事交与我便是,凭借我军的火器之利,这些新西夏的兵士,估计也抗不住什么。李元昊所领的老兵强兵,皆已被我军斩杀的差不多。就是有活着的,如今怕也正在河西修路。只要我中军不乱,则敌军拿我们无可奈何。待敌军受挫,展将军便可大破之。”

    “最头疼其实不是对方的兵力众多,而是敌军也有火器。”狄青看向两人道:“所以,不可将敌军放的太近,否则对面又用火器攻击我军,我军可损失不起。”

    “明白,既然如此,那也不必再等,匆使敌军靠近便是。“李璋挥了挥手中一面令旗,“火箭弹可以开火了,先给他们一些苦头吃。尤其是对敌军中的火器要多加防备。但凡进入我军火器射程,不可使之生还才是。”

    在李璋的命令传下不到片刻,便有一声声的尖啸之声响起。道道白烟从宋军营前直指新西夏的军阵,很快便有一团团火光在新西夏军阵的前列爆炸开来。

    这一次西征,狄青所带来的火器可不在少数。除了火箭弹之外,还有上百门的最新火炮。

    轰隆隆的火炮开火声,也在宋军阵前想起,对面的敌军军阵之间,立时便被炮弹砸出一条条的血肉胡同来。

    李宁令哥在后方的中军处,看到己方兵士们吃了宋军火器的亏,不由大怒,他立时命令新西夏的火器反击。

    可惜的是,新西夏的火器虽然也不少,但是射程与宋军的火器射程却是差了许多。

    往往新西夏军的火箭弹车一进入宋军火箭弹的射程,便立时受到宋军的关照,其所在之处眨眼之间便会被宋军火箭弹的爆炸火光所覆盖。

    “传令骑兵上前,步卒后撤!”李宁令哥见到己方吃亏,又无法克制宋军的火箭弹,不由气急败坏的道。

    很快,新西夏骑兵便分成两路,从其左右杀出。一路冲向宋军的正面,另一路斜插宋军的右翼。

    因为宋军的左翼是伊利河,所以新西夏虽然骑兵众多,却也只能两路来袭。

    李璋看到对方的骑兵出动,便急令火炮做好准备,而后又令火绳枪兵们纷纷在前列阵。

    待敌军的骑兵还在两里开外,宋军的火炮便又一次开火。

    这一次开火,火炮的炮弹已经换成了链弹。这种炮弹是两个半球合成的一个圆球,其中中空,有一条相连的铁链。一旦被火炮发射出去,便会在空中旋转打开,好似一柄巨大飞旋的死神镰刀。

    只要新西夏的兵士们,被这等凶猛的链弹擦到了一点,立时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不但新西夏的骑兵是这样,就是他们的马匹也是一样。只要擦碰到的,当场就会变成一团模糊血肉。

    新西夏的骑兵足有十万之众,李宁令哥看到战阵之前的惨状,有心将人马撤回来。

    可是理智却告诉他,若是将人马撤回来,则之前付出的伤亡便毫无价值。唯有冲到宋军近前,与之肉搏,才能拉平火器之间的差距,也才能展现自身的兵力优势。

    “全军向前!退后者斩!”李宁令哥沉声传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