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110章 人皇威严,不可亵渎
    苏离抬手一抓,直接将敖柠给抓了起来,提在手中,如拎着一只小鸡崽子一样。
    “嗡——”
    敖柠还想挣扎,鼓荡出一股强烈而澎湃的龙气。
    “啪——”
    苏离直接抬手一个耳光狠狠抽在了敖柠的脸上,直接打得敖柠眼冒金星,一身龙气直接炸开,溃散。
    “噗——”
    敖柠口吐鲜血,一身龙气溃散之后,一身桀骜的骨头也立刻不再那么硬朗了。
    “你敢这么对我!”
    敖柠尖叫着,还想挣扎。
    可是,这时候他的一身力量却是一点儿也释放不出来了。
    “啪——”
    苏离又是一掌抽了下来,不过这一次不是抽脸,而是直接连同身体一起拍中。
    这一掌,苏离略微加了点力,引动了一方小小的区域,所以敖柠整个身体如同全部被一掌拍中,浑身骨头立刻全部“喀察”作响。
    接着,“噗噗噗”的声音响起之后,敖柠的一身骨头全部的断裂了。
    敖柠惨呼的声音都无法发出,在浑身哆嗦之中,很快就昏迷了过去。
    昏迷过去的时候,其浑身破裂,衣衫褴褛,鲜血横流。
    其七窍都已经开始向外淌血,整个人看起来不仅格外的狼狈,还格外的凄惨。
    除了没有死,其余各方面,几乎一无是处。
    苏离抬手一扔,敖柠如一滩烂肉一样,栽倒在了地上之后,已经完全的失去了意识——这一次他即便是没有死穿,那也绝对是元气大伤。
    这一次,苏离倒不是以一个人皇的身份和这样的人物斤斤计较,而是他很清楚一件事——杀鸡儆猴。
    如果这一次他不能一次将敌人打痛,那么这种试探将会完全没有止境——而如今,没有实时更新这等恶心的事情在,而对方显然也是想要看看他的实力,那么他也不妨碍适当的体现一些战力出来。
    至少不能让一些普通的“豢养”天骄给践踏了。
    身边的那些还在观战的天骄,倒是在此时也有些震撼莫名,同时神色大多也有些复杂。
    “苏人皇,你还是太冲动了。”
    “是啊苏人皇,完全没有必要和他们这群存在计较的——毕竟,这敖柠一行人和那四大龙女的关系不凡,说不定就是试探一下你的心性和人品,以及心胸。
    你这般出手,实在是……有些不好。”
    “适当的出手震慑,展现能力是可以的,但这样的确是有些过了。”
    有些天骄站在一个很是理性的角度,自认为可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苏离朝着那群天骄微微一笑,道:“大家有心了,如果只是站在我苏离个人的角度上,就是再屈辱一些,那其实也没什么——人之所以屈辱,说到底还是自身的底蕴不够,能力不足,所以总会有些自认为强或者是本身就强的存在过来踩一踩。
    这只能说明我苏离无能,被人轻视了。
    是我自身的问题。
    但——我可以被羞辱,被踩;我人族的威严、人皇的威严却不可侵犯,更不可羞辱。”
    苏离的话语很轻,但是却格外的有理有据。
    他说话之间,这才抬手朝着另外一片领域里的黑水一招。
    “嗡——”
    顿时,蕴含类似于地狱酷刑的封镇也全部消失。
    被卷入其中的龙族天骄们,全部都灰头土脸,脸色惨烈的同时,浑身都多了一些五谷轮回的气息了——倒不是说他们不堪,而是苏离的那些‘酷刑’的手段实在是太过于厉害,以至于他们的表现和普通人身体失禁、失控之后的表现一般无二。
    于是,现场就有些怪异了。
    即便是一些男天骄,也见不得这般丢人的场景。
    更遑论是一些女天骄?
    那些花容月貌、绝美出尘的龙族女天骄,此时一身糟粕之物,一身黄白‘淤泥’气息……
    “苏离,我记住你了!”
    “你等着!”
    “走着瞧!”
    ……
    这群天骄纷纷怒斥,同时在诸多修士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又立刻汇聚龙气笼罩自身,掩盖自身的糟粕情况。
    随后,这群人无比狼狈的逃遁。
    苏离则是忽然抬手,似乎要再次的出手将他们打入领域之中的黑水之中。
    “啊——”
    这群龙族天骄男女立刻尖叫着,不少连身上的龙气笼罩都吓得崩溃了,露出了极其狼狈而丢人的一幕来。
    四周观战的修行者们,全部都瞪大了双眼,一脸的震撼——那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的目光,顿时让这群狼狈的龙族天骄男女几乎当场社死。
    “休休休——”
    这群人再也顾不得发出怒吼或者是逞口舌之利了,反而全部摧动精血、燃烧本源疯狂逃窜。
    很快,这一群龙族天骄就消失不见了。
    而敖柠,还依然昏迷躺在一边。
    至于那神秘的龙族女子,此时身影也随着离去,连敖柠都已经完全没有理会。
    苏离有所察觉,却也没有阻拦。
    “看来,也不过如此。”
    “还以为你们真的有多么厉害。”
    苏离语气平静的开口。
    “苏人皇,你以人皇之地位,欺负他们一群后辈,非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真是令人不齿!”
    这时候,远方的海域边缘,又一名白衣少年踏浪而出,开口就是指责。
    同时,他一抬手,直接就将敖柠卷了过去,并仔细的观看了一下敖柠的伤势之后,将敖柠收入一只雪白色的玉瓶里。
    这少年做完这一切,才遥空而立,以一种冷冽而又寒气逼人的眼神睥睨着苏离。
    “这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而且,你也不算老东西。”
    苏离嗤笑一声,不以为然。
    如果对方的实力比他强,定然不会说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再者,论年龄算,这群天骄哪一个不比他苏离的年龄大?
    更遑论,这群天骄,全部都是被加强了底蕴作弊出来的——就因为后续没法实时更新,结果就将这群天骄的战力拔高到近乎于紫袍的层次?
    这不是强行的填鸭式的灌顶传功吗?
    如今,竟然还道貌岸然的来指责‘以大欺小’?
    这真是让苏离都不想吐槽了。
    说对方无耻,都是羞辱了“无耻”这个词了。
    “放肆!”
    那少年冷喝一声,言语桀骜而又高高在上。
    苏离道:“那么,现在你是以什么身份与我苏离苏人皇说话?按照你提及的身份说,那我是否可以出手镇压你?你这身份又配吗?你既然讲究身份,那为何不对我三跪九叩以行礼?
    再者,在你龙族,你见到了你们龙族也这么说话,以下犯上,那么被打死或者是被废掉,那也不是很正常吗?
    这其实不是以大欺小,而是教教你什么才是规矩!”
    苏离随随便便的回应,就直接让那白衣少年差点儿破防。
    “我乃龙女敖盈的弟弟敖廷!同样乃是嫡系传承龙子!你觉得我是什么身份?如此高贵的身份,还需与你行礼?”
    少年敖廷显然非常的跋扈。
    其表现,也一如既往的缺点儿脑子。
    苏离仅仅只是沉思了片刻,就立刻意识到,时间轴修复之后最大的好处,很有可能是这些所谓的天骄的‘智力’下降了很多。
    因为,所谓的九层智力之上,说到底都是实时更新叠加上来的。
    但是实时更新这个规则没有了之后,战力可以提升上去,可是智力显然是跟不上来的。
    如果一个两个是这样,苏离还有点儿压力。
    可是此时……
    遇到了无数的天骄,他感应之下都察觉到,几乎所有存在的智力……都后退了。
    他苏离在智力方面,略微有些进步,反而在相对的情况下,一下子就拉开了极其恐怖的距离。
    “原来是智力恢复‘正常’了。好家伙……”
    苏离一个恍忽,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桉。
    当这个答桉出现之后,苏离调出了天机神算计算分析了一下,结果——这个判断,这个答桉偏差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按照系统的逻辑而言,这就是正确的答桉。
    苏离微微失神,随即莫名呼出了一口浊气,整个人都微微轻松了几分。
    原来对峙这么久,是真的在和一群沙壁对峙啊。
    “真是浪费力量,浪费精神。”
    苏离心中很是无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之后,他意识到,这个联姻,应该意义不是太大。
    而且联姻他主要看重的是敖琴和敖沫两位龙女,而不是那敖盈以及敖韵这两位。
    相比之下,这两位实在是有些茶里茶气的了。
    在现实之中,苏离的确没怎么接触,但是在‘模拟人生’里,这两个可是段位极其高的。
    而且,这两位还非常的桀骜,哪怕是在模拟器人生里,都已经将傲慢写进了骨子里,将‘有眼无珠’刻进了基因里。
    苏离本就对这两位并无好感——虽然龙皇的意思是四大龙女全部与他联姻,以表示诚意。
    但苏离的确是推诿了,便是敖琴和敖沫,他其实也想法不大,主要还是想招揽,而不是联姻。
    “龙皇尚且也要尊称我一声‘苏人皇’,你不过是龙皇的孙子,也就是个孙子辈的存在,却连基本的尊卑都不会?就你这样,也能代表龙族,还龙子?”
    苏离嗤笑,同样表现出了冷漠与轻蔑。
    “该死,你是在挑衅龙族的威严!你毁我龙族至宝——”
    敖廷的话还没有说完,苏离抬手就是狠狠一掌拍下。
    “轰——”
    大手一拍,遮蔽虚空,接着以摧枯拉朽的力量,直接将敖廷镇压,拍在地上。
    敖廷还想抵挡,却又怎么可能是苏离的对手。
    这一次,苏离在知晓这群人智力堪忧之后,甚至已经没怎么手下留情了。
    一巴掌,敖廷就被拍在了地上,并被拍进了地下足足十余米的深坑里。
    敖廷直接就被一掌打得半身不遂,吐血连连,倒在深坑里,浑身骨头大半都被打断打烂了,根本都挣扎不出来。
    “嘶——”
    “这可是龙子啊!”
    “龙族敖廷龙子!”
    “苏人皇也太……太无情了吧,这可是龙女的弟弟啊!这也镇压?!”
    “苏人皇当真是特立独行,也是真的勐的一批!”
    “苏人皇还是强横无敌啊,虽然如今道伤到了末路,却也依然是无敌的存在,同阶无敌,无人能与其撄锋。”
    “神话还在延续。”
    “他莫非是不想与龙族联姻了么?”
    ……
    一群天骄们忍不住倒吸冷气。
    短暂的时间里,他们见到了一幕又一幕的变化,以及无比剧烈的争端。
    是以又是震撼,又是激动,又是难以压抑心中的那份躁动。
    而对于这一切,苏离依然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什么敖廷什么敖盈,就这?
    “还有什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要不要一起喊出来,然后一起上?今次我索性一次给你们全解决了,省得隔三差五的你们组团来找我苏某人的麻烦。”
    苏离澹澹开口,随即瞥了还躺在深坑里无法爬出的敖廷一眼。
    敖廷丢人现眼,被一招干成这样,此时哪里还有脸回话?
    索性也如同敖柠一样,装晕装死——!
    只是,苏离似乎早就已经洞彻了他的心思,再次的开口道:“怎么,丢人现眼了,不敢面对所以装晕装死?可惜表现得太明显了!”
    “你这般,除了贻笑大方之外,也就只剩下大方一笑了——是博取在场的诸多天骄们的一笑。”
    苏离戏谑而带着浓郁嘲讽意味的话,让敖廷再也装不下去了。
    他鼓动全部的精血,想要焚烧精血,拼死一战。
    可是苏离却早已经准备妥当,在其刚挣扎出深坑的那一刻,苏离抬手一拍,衍化一只苍穹大手,狠狠一掌再次将敖廷拍进了那深坑里。
    自深坑上方狠狠拍进地底之后,敖廷头朝地脚朝天,直接来了个倒栽葱不说,头都差点儿挤压到了脖子里。
    “啊——”
    敖柠尖叫着,还想发狂,发狠放狠话,却是在感应到苏离身上忽然逸散出一股无比凌厉而炽烈、真实的可怕杀机之后,他立刻一个哆嗦,接着便偃旗息鼓了。
    他怕了,不敢了。
    因为他非常确定——只要他敢继续蹦跶,苏离一定会将他一招击杀,而且还极有可能是杀穿的那种击杀!
    “现在,跪下磕头,三跪九叩以赎你的冒犯之罪、大不敬之罪!”
    苏离澹澹开口,语气霸气而又强势!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