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二章 隐瞒
    一片黑暗笼罩在我的全身,我感到有些刺骨的冰冷。皮肤像是被灼烧殆尽,灰暗的朦胧爬上了我的手臂。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我转过头,看见了自己的影子。背后是灰暗一片,茫茫中什么都看不清。空洞的眼神、迷茫的路途,黑暗中蹒跚挪动的脚步。一大片虚幻的影子腾空升起,我仿佛认识他们,却又感觉如此陌生。一刹那,我发觉自己似乎也在慢慢地向前移动着……

    心脏在不争气地抽动着,我陡然间打了一股不明所以的寒颤。睁开了眼,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缓缓吐出一口气,我平复下了心情。转头望向趴在桌上睡熟了的陈阳旭,我的眼中掠过了一抹嘲讽的神色。

    他的话定然不可全信,但到底哪些是假,我还真的分不太清。藏宝图的来历我感觉不太真实,陈阳旭这个人也有着神秘气息。而且是个傻子都能发现,他隐瞒了一些东西。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说别有企图?倘若他真想获得宝藏,他一个人想来也未必不行,但为什么要叫上我呢?这样做,他不就会少分了许多财吗?

    人心是贪婪的,这一点我深以为然。我不相信他是那种时时刻刻会为了兄弟着想的人。这么几年的相处下来,我到现在还没确定他的真实性格——这家伙有时候胆小,有时候极为仗义,有时候会突然深沉。不管如何,心底总是要暗暗多设一点防备。倒在自己兄弟手上的故事,也未尝没有。

    再次仰头吐出一口气,我淡淡环视了四周一圈。

    “真没想到竟然在这种地方趴了一个晚上。”嘀咕了一句,缓缓站起身。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雨没下,店家也没来赶人,或许是因为像我们这样的人常常出现。

    头还有些疼,是酒精的作用。眯了眯眼,我摇醒了陈阳旭。

    “别动……我还要再睡一会……”陈阳旭的身子未动,嘴里倒是不情愿地哼了出来。

    “起来,看你一身的味道!”我踹翻了他的椅子,在路人怪异的眼光下,拽着他走回了家。

    天上仍然没有出太阳,一片阴云遮挡住了天空,妄图蒙蔽我的视线。风吹着低沉的号角,召集落叶纷纷行进。有水滴硬生生砸在我的脸上,渐起一阵声响。

    看来是真的下雨了。我抬头看了看天,顿时惊得我差点跳了起来。

    乌云仍是乌云,雨点仍是雨点,只是那云长得就像是一张渗人的鬼脸,在风的吹动下不断扭曲变化,雨点又似乎都是从两只眼中溢出……越看越是心惊,我颤抖着低下了头。

    陈阳旭察觉到我的反应似乎不大对劲,转过头,狐疑地问道:“兄弟,咋的了?”

    我没有回答,伸出右手手指向上指去。

    “啥也没有啊?”我听见了陈阳旭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你是想说下雨了对吧。”

    啥也没有?我不敢相信,颤抖着抬起了头,只是眼睛仍未睁开。

    缓缓眯起眼——那什么鬼脸根本不存在,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雨落得更大了,乌云亦急速地移动着,天还是那个天。

    “没事,雨大了,我们赶紧走吧。”我轻叹了一声,又重复道,“快走吧。”

    “嗯。不过……”他轻声回了一句,没有再接下去。

    我的心情很是复杂,那些所谓的平静的生活,似乎都将离我而去。我有预感,我的一生,马上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到了家,陈阳旭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了那卷所谓的藏宝图。这家伙把这张纸当作宝贝一样看待,还贴身放着,拿出来的时候上面沾了一股子酒味和霉味。

    “你上次不是说上面还覆有一张山水画的吗?拿来我看看。”我一摊手,却迎来了陈阳旭尴尬的目光。

    “那啥,早扔了。”陈阳旭抓了抓后脑勺,眉宇间的变化很不自然。

    “扔了?为什么要扔?”我揪着这个问题不放。

    “顺手的事儿,也没多想……”陈阳旭随口敷衍了两句,然后背过身去干自己的事情。

    “准备一下,明天出发。”他留下了一句话,“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我又听见他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准备周全些,有什……也许有什么危险也说不定的。不管如何,准备充分总是好的。”

    准备充分?这还需要你说?我冷笑了一下,嘴角划过一抹阴冷的笑容。就凭他这句断断续续的话,我就有一半的把握能够确定,陈阳旭已经提前去过了那个地方,而且,里面的危险还不少。这么说来,武器是必带无疑的了。

    为了以防万一,我蹑手蹑脚靠近他的房间,把耳朵贴在门上,细细听了好一会儿——没有任何的声音。

    我相信我做的足够谨慎,他必然发现不了我在偷听。他不整理行装,那么到底在干什么?

    我闭上了眼,慢慢往后倒退了两步,然后轻咳一声,又重新走上前,努力装作一幅平静的样子,想去推开房门。

    房间里顿时传来一阵椅子翻倒的碰撞声,随后是陈阳旭那骂骂咧咧的话。我愣了愣神,房门没打开,显然是被他上了锁。

    “那个,陈哥啊,能开下门吗?我想找你商量点事儿。”我低哼了一声,若不是想知道他在干什么,这个“陈哥”我可不会说出口,至于这个“商量点事儿”,那更是假的。

    过了大约半分钟,门开了,陈阳旭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干嘛!”我发现他在极度忍着自己的脾气,额头上还有一层细密的汗珠。

    “你在干什么呢?”我假装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拍了拍他的肩,直接走进了屋。他本想拦住我,刚伸出手,却不知为什么放了下来。

    我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到床沿上。环顾四周,只见他的桌上歪歪斜斜摆着两根蜡烛,墙角边放了一个大的旅行包,里面鼓鼓囊囊塞满了东西,床头叠放着一套衣物,看起来还是那么脏。我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刚刚在干嘛呢?”我直接提出了疑问。

    “老子正睡着觉呢。”陈阳旭涨红了一张脸,看上去就像隔壁老王匆匆离开时的模样。他的话锋一转,指着我大声吼道:“别他妈以为是老子兄弟就能打扰老子睡觉。你要没个理由,看你走不走得出这扇门!”

    /

    /

    ——ps:新书求一切,票票、评论、收藏……来者不拒!谢过各位读者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