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三章 相识[1]
    “这是我家。”我平平淡淡的四个字直接给他硬怼了回去。

    “你他妈的……”陈阳旭顿时哑口无言,满脸都是懊恼的样子。他忍住气,一屁股坐在我身旁,说道:“咱还是说说你的事儿吧。你刚说商量点事儿,什么事儿?”

    得,这家伙又把矛头转向了我。

    我知道,假如我说不出想要商量些什么事的话,这家伙一定会动怒。

    我嘿嘿笑了一下:“瞧你说的这话,比我还着急。你叫我去,总得具体说说——你说的宝藏,在什么地方,知不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机关?还有,大概要准备多久的食物?需要带上保暖的衣服吗?或者,还需不需要一些吊索之类的东西?”

    我的声音越压越低。而且我并没有提到武器,因为武器是必带的,一来问了怕他起疑,二来就算他说用不着,那也有一份时刻伴随着我的风险在身边。

    “去哪里,等到了地儿就知道了。至于要在那边呆多久,这还真不一定。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有其他的那些玩意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只要跟我走一遭,帮我打个下手就成。”陈阳旭的脾气显然不是很好,说话的时候还一冲一冲的。

    “我打下手?这也好。”点了点头,最后再偷偷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没有漏点什么东西,我转身离开了。走的时候,还顺带关上了门。

    感觉自己好失败,竟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难道真是我多想了?

    找宝藏,就肯定有风险;有风险,就一定会有准备;有准备,就一定不会按正常的路走;既然不会按正常的路走,我就把厨房里的菜刀放进了包——防火防盗防兄弟,居家旅行必备用品。

    网上的野外生存指南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简直看得我头大,鼠标一点关闭页面,靠在椅背上,脑子里重复循环着这两天以来的遭遇。

    “罢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瞥了一眼那扇紧闭着的门,不屑地哼了一声。

    “匕首和弓弩各带两把。”管制太严,也幸好还是有地方能买到不错的东西。这些玩意儿的价钱好让我好是心疼了一阵,这个黑户!不过话说回来,只有这些具有杀伤力的武器,才能让我放下心来。

    食物,矿泉水,衣服……直到背包塞不下了,我才停了下来。

    此刻,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一夜无话。

    ……

    和煦的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轻微的颠簸让我的心有些颤动。我们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彩色的光晕投映在我的眼皮上泛起一丝波澜。

    这是一辆载客八座面包车,车里加上司机也就六人。除了我和陈阳旭,其他三个青年的脸上都满是欣喜和期盼。虽然我不知道为何,但他们的这幅模样总是让我心里好受很多。

    旁边一头不知死活的肥猪自打上车起呼噜就震天响,自己的包还要我给抱着。我本想直接扔还给他,结果他一脸紧张地让我一定要好好抱着——那么大个地都不让我放,这家伙明摆着是想要报复。

    车里一片寂静。我犹豫了一下,放弃了与青年对话的念头。

    “请问,你……你们是要去哪里?”一个长相颇为秀气、大约二十一岁左右的青年倒是率先开口,打破了微小空间里无声的氛围。他的脸上还残留着稚气未脱的神态,一举一动都展露出他还是一个学生。

    我的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所以同龄人的气息让我不是那么的尴尬。于是我就像对待朋友那样实话实说。

    “泰山?旅游吗?那里的风景很是不错啊。”青年莞尔一笑,很显然,当他听到我的回答,心中也放下了对陌生人的戒备,他随口说道,“我叫肖子恒,还是个学生。”

    “李晟,也是学生。旁边的这玩意儿,我哥们儿,陈阳旭。我们早就约好一起去外面转转了。”我舔了舔嘴唇。

    “但是你们……”肖子恒疑惑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头死猪,剩下的几个字终究是没说出口。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朝陈阳旭努了努嘴,“这家伙,抠门得紧,他说火车太贵,愣是把我往这儿拉。”

    三个青年都是满脸的无奈。

    “你们呢?”

    “哦,也是泰山。”

    “去旅游?”

    “不是。”肖子恒明显不太想告诉我,那我也就不强求。

    又是一阵沉默。

    我转头看向不太透明的车窗,外面的树林杂草让我一阵失神。上面投映着我不大清晰的影子,里面的男人也在盯着我看,这种目光似乎能够穿透我的内心。恍惚感默默地攀上心头,我低声咳嗽了一声。

    车子晃了晃,又平缓地行驶在一条郊外的小路上。窗外的风景仿佛披上了一块幕布,上面不停的有黑点在闪烁着。这些黑点偶尔汇聚在一起,又会突然间四散迸裂,一颗,十颗,百颗……不知过了多久,车里的朦胧安静把我带入了一片无尽的虚空。

    眼前是一座云山雾罩的磅礴巨山,浩浩荡荡雄伟壮丽,有着万丈豪迈又不失清奇的风采。青山白石好若与天地相契,幽泉怪潭叮咚乱响,腾云紫气萦绕山头,巍峨岩壁挺立千刃。一呼一吸间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风云翻涌的变化之态。雄浑中兼有明丽,静穆中透着神奇。站在山脚,我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我越发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是命运中的渺小。于是,我闭上了眼。

    再度睁开眼时,只看见茫茫一片灰暗,我愣愣地盯着前方。我想扭头,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我想叫喊,但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发不出声。阴霾渐起,四周是模糊的大雾,狂暴的风砸在我的脸上,刮得生疼,简直像是被人不停扇着巴掌。呼啸声急速掠过耳边,无限的哀嚎声引起我心脏的悸动。前方,有什么东西在被逐渐放大,我吃惊地长大了嘴巴——一抹惊恐的神色投映在我的眼珠上,瞳孔剧烈收缩了起来。

    “李晟……”

    “李晟……”

    “李晟……”

    远方,好像有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在呼唤。轻柔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疼!我睁开了眼。

    是陈阳旭。

    他左手使劲抓着我的手臂,张着大嘴,而且越靠越近。

    我看到了血红的口中满是黏糊糊的液体;我闻到了一股肆意逃窜的腥气臭味。我的手臂好像被限制得无法动弹。

    该死!

    我皱起眉头,然后一脚踹翻了他。

    /

    /

    ——ps:新书求一切,票票、评论(不太现实)、收藏……来者不拒!在此保证八月份不会断更!你们可以随意在评论区留下你们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