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四章 相识[2]
    陈阳旭慢慢从地上爬起,双手重叠捂着被砸到的脑门,呲牙咧嘴地望着我。车上的另外三个青年围在我身边,看他们的表情——这是不解?

    我皱皱眉头,想质问陈阳旭到底在搞什么鬼,好好的觉不睡,张着臭嘴就要来啃我。看到他那个既无辜又可怜的表情,无边的愤怒突然打心底里涌起,混着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恼意,我涨红了脸,冲着陈阳旭又是一拳。

    肖子恒和另一个青年赶忙抓住我,制止了我的动作。摇了摇被控制的手臂,我狠狠瞪了他们一眼。

    “你们要干什么!”我愤愤喊了一声,眼中的挣扎之色更甚。

    “冷静点,先别动。”肖子恒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你是怎么回事?”

    “先松开我。”

    一旁的几个人看见我的神智回到了牢笼,才大松了一口气。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重新坐回椅子上。

    “刚才是怎么回事?”我问道。想起那张满是口气的大嘴,我的胃里不由得一阵恶心。

    “你晕倒了,然后你朋友,就是那个陈阳旭想救你,被你狠狠踹了一脚……”站在肖子恒左边的那个青年忙不迭地解释道。

    我想对陈阳旭说些什么,却又后知后觉地看了一眼那三个青年,嘴唇动了一下,终究什么也没说。虽然有些歉意,但在看见他的那张委屈的脸时,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的脸青白交替,像一个被打翻了的颜料盘,着实有些令人好笑。三个青年见状也望了过去,想笑又不敢笑。陈阳旭骂了一句,从鼻腔里哼出一声,坐起身,不再看我。

    我的肌肉痉挛抽动了一会儿。我闭上眼,翻开脑中的记忆——方才好像陷入了一个梦境。那是什么?是神秘的印记,是远方的召唤?我的牙好像都在颤动。

    “我……刚才做了个噩梦。”精神着实有些萎靡,我假装受了惊吓,不停地轻喘着气。

    “没事吧。”一个青年探过头来问道。

    我摇摇头,靠着门,缓缓闭上了眼。虽然如此,我也不敢再睡了——陈阳旭……口臭……人工呼吸……呕……

    睁开眼,外面的风景已经和先前大有不同了。原来的小树杂草黄土已经被城市的道路取代,这说明我们已经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车内又是一片安静。

    一来为了表示感谢,二来是为了打破这个气氛,于是我就开口问道:“不知这两位兄弟的……”

    “哦,你好,我叫秦榆,是肖子恒的室友。我旁边的这位是我的堂哥,他叫秦狄,天生不爱说话,但成绩特别好,深得教授的关爱。哦,对,我们仨都是一个专业的,到这儿来也是有要事在身。”

    我望向秦狄,他也静静地回望着我,那双眼睛平静无波,好似无尽的黑洞,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陈阳旭也顾不上生闷气,忙凑到了我的耳边说道:“老李,我混迹社会多年,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这个人,绝对不简单,我们要小心点。”

    我什么话也没说,却默默地移开了目光。

    过了一会儿,我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将左手伸到了秦狄面前。秦狄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同样的,他的手也没有伸出来。

    我真怀疑这个人是不是面瘫,他是什么做的?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变化,这样的人往往是最难对付的那种。

    他把头扭向了窗外。

    我抽搐了一下,没想到这家伙那么不给面子,这手缩回来不是,继续伸着不是,尴尬的面容让做堂弟的秦榆尽收眼底。

    “哥啊……”秦榆悄悄捅了捅默不作声的秦狄,“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好歹把手伸出来碰一下啊,你这么做,不仅人家难做,我这个当弟弟也难做啊。”

    秦狄挑了挑眉,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我讪讪地把手缩了回来。虽然脸上十分尴尬,但心中还是暗赞此人无比谨慎的心性。这家伙,不一般呐。他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光凭气质就能碾压众人。

    看到我不在意地挥挥手,秦榆叹息了一声,解释道:“我堂哥就是这样的人,不爱讲话。”

    “没事,你有一个不错的哥哥。”

    “我也是这么觉得,他其实很值得信赖。”

    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半天,直到冷冷的气氛全部被溶解了,车子才轻缓地停了下来。天色渐渐昏暗了,日暮夕阳挂在云端,渲染云层红霞万丈。

    陆续下了车,我和陈阳旭一拍即合准备在附近找了家旅店住下。三个青年也下了车,表示已经定好了要住的地方。客套的闲谈了几句,我们当即分手告别。

    “风景很不错。”秦狄淡淡地说道。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听起来让人无比放松。夕阳是很美,但跟一个大老爷们说这些,总感觉有些奇怪。

    陈阳旭像个傻子一样裂开嘴笑着,肖子恒和秦榆也在聊着天。我瞥了他们一眼,也开口道:“人也不错。”

    “我们还会再见的。”秦狄万年不变的表情终于微微发生了变化——他的嘴角上扬了几分。

    “拭目以待。”我哼了一声,在气势上我已输了,再没有比下去的必要。

    几人互留了电话,我和陈阳旭继续踏上征程。

    在三个青年走远后,陈阳旭靠到我身边,用手肘撞了一下我,问道:“哎,兄弟,你说,那三个人到底什么来头。”特别是这个“说”字,他拖了很长的音。

    这不是个疑问句。

    看来陈阳旭也知道他们不对劲的地方,当然,我也知道。

    “怎么样?”

    “小心为上。”

    我们肩并肩走在路上,走走停停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时不时身前身后拍下几张照片以作记录。来到新的地方,一定要做到万全的准备。

    某一刻,我贴近陈阳旭,打开手机相册里的一张照片,右手不停指指画画。我能看到陈阳旭的表情有些僵。

    如果照片单纯只是景色,那我完全不需要这么做。我手指着的是一个半藏在墙后的黑色虚影,那是个人形。

    “事情简直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

    /

    ——新书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