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五章 遇险
    “没想到我一到地就被发现了。”陈阳旭的声音并不大,但我也足以听清。

    被发现了?被谁发现了?跟那三个青年有关吗?我心里虽有着万种疑惑,但无奈不是时候。陈阳旭果然有事情瞒着我,我就知道不会那么简单。

    “这样,兄弟。如果我们这个样子呆得久了,他们会起疑的。现在听我说,向前走,假装没有发现那群人。”陈阳旭的声音略带一丝焦灼。

    “你欠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望了他一眼,听从了他的安排。

    “这个等会儿会跟你说。你看着前面的那条大路,一到那里他们就不会跟来了。这样,你往前走,一直走,我也往前走几步,假装给你拍一张纪念照,一定要尽量跟他们拉开距离。”

    这还是我头一回见到陈阳旭严肃的表情,心中顿时一凛。

    他们?还不是一个人?我的脸上没有显露出任何表情,心里却似打快鼓般急促的咚咚作响。没有丝毫犹豫,打开相机,左手举起。果然,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在手机屏幕中一闪而过!这道影子缩在墙后,刚刚探出了小半个脑袋!

    “哼,就凭这么个废物!”陈阳旭挤了挤左眼,示意我配合,“快点。”

    得,真麻烦,这里离路口也不远,就听他一回。我站在小路中央,面对着陈阳旭的方向,比出一个羞耻的剪刀手。

    我撇了撇嘴。

    为了不让那个躲着的人起疑,陈阳旭挥舞手臂,一直招呼着我调整动作,活脱脱一个摄影师的模样。

    气氛怪异无比,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但整个过程中,我再没有看见那个人影。

    “行了行了,走了走了。”不耐烦地拉着这货,急匆匆地想离开此地。都几点了,饭都没吃。

    “别,你干什么啊。”陈阳旭一脸紧张地看着我,声音放得很低。

    “人早走了!”我无奈停住了脚步,指了指原来黑影存在的地方。这个黑影一直没有出现,他不走,难道还想要出手?笑话,我们这儿有两个人!

    “走了?”他的两颗眼珠瞪得老大,“你看见他走的吗?”

    “没有。”

    “那就是没走……”

    “你到底想怎么样?”

    “那个巷子……是个……死胡同……我……刚刚看过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我们俩不约而同打了一个哆嗦。

    “但就这么一条路,他总不可能在几秒内悄无声息地跑出这条路吧。”

    “他、他们会不会……在巷子里……埋伏着一群……?或者说,他们手上……有能置人于死地的武器?”我几乎听不见他的声音。

    “嘘!”我想到了什么,急忙打断了他,因为我再次瞥见了那道影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走出了巷子,站立在距离不到我们十米的地方。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

    这人披着一身灰色的长袍,长袍遮挡住了他大部分的身子,我只能看到他的嘴。虽然见不到面容,但我感觉他是在直勾勾地盯着我们,就好像盯着最美味的猎物一样。

    我咽了口口水,脑中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一个成语——芒刺在背!

    他的手中攥着一样东西。

    那是什么?很熟悉的样子。

    他慢慢抬起手,嘴角勾起一抹让人心悸的弧度。

    我的眼中寒光一闪。来不及多说什么,拉着陈阳旭一头扎进了几步外的另一个巷子。真晦气,又是一个死胡同!

    “怎么了?”

    “进去,给我好好待着去!”我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果然不让人省心。

    咻!

    在我转过头的同时,一个东西迅速地擦着我的脸飞过。我清晰感受到了它的冰凉,那是死亡的恐惧!

    我呆住了。

    那是一支弩箭!正死死钉在了墙上。

    我慢慢转头看向陈阳旭,陈阳旭也在看着我。他的脸被一层不健康的白色覆盖,看不见一点血色,我想我也是如此。

    “那……那几个……几个人……实在是……太狠了……不行、太……太狠了。”他的话哆嗦的厉害。

    “那到底……是什么人?”我感觉自己的这句话说了好久。

    “一个……朋友的朋友,但我没想到……他会那么的狠……”

    “朋友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

    “我再信你一回!”我死死盯住陈阳旭的那张脸,咬着牙狠狠地说道。

    是兄弟也不带这么坑人的!说好让我打下手的,现在呢?来这里之前,我想都不敢想这些东西。现在好了,随时都可能有人送来一张死亡体验券!

    “晚上、晚上……晚上我再跟你解释。”背后传来了一道弱弱的声音。

    我没理会他。想起那道黑影我就一阵后怕。

    啪!

    靠着墙,我刚想探出头,那个黑暗的巷子中就传出了一道木头互相撞击的沉闷响声,我急忙缩回了脑袋。

    我在犹豫,犹豫着要不要拿出我的弓弩。对面是个很麻烦的危险,旁边又是个不值得信任的兄弟,鬼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怎么办?我可不想死在这种地方,但我又不想过早暴露出自己准备的武器。

    真该死!

    我很怕那个巷子中一直有人拿着弓弩守在这里,这样我永远都出不去。如果他真是想来要了我们的命……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兄弟……”背后传来陈阳旭的声音,我感到我的背部被人用手戳了几下。

    “怎么了?”我看向巷外,天快黑了呢。

    我的后背又被戳了几下。

    “干什么!”

    夕阳完全消失了,路灯突然亮了起来。

    “用这个。”这下没戳我了。

    我转过头。

    一把弓弩。

    我眼皮跳了跳,然后默不作声地接了过来。

    拿起、上箭、准备。

    我发现我别无选择。

    深吸一口气,我平复下了心情,感觉时间应该够久了。

    猛地探出身子,对准,发射!我闭上了眼。

    一支弩激射而出,直冲巷口。我可不是精通这玩意儿,只是购买的时候尝试过两次。我感觉我的心被提到了空中。

    一阵窒息的感觉。

    我睁开了眼。

    巷口哪有什么人。

    借着昏暗的路灯,我看见一支弩钉在对面的墙上。

    又是一阵木头相互撞击的声响。

    我挑了挑眉毛。

    “李哥……人走了吗?”陈阳旭抱成一团,缩在巷子里。

    “没出来,还在。”我转头撇了他一眼。

    “还、还在?”他探出头来,低语中充满了不可置疑的味道。

    “刚才巷子里响了一声。”

    “会是老鼠吗?”

    “那可真是凑巧!”我哼了一句。

    陈阳旭悻悻地缩了回去。

    ……

    我一直保持着这个极耗费精神的瞄准动作一动不动,陈阳旭愣是没发一点声,我们仍不敢撤离,因为对面很可能不是一个人。

    月亮升起来了,淡淡的光晕把天上的云渲染出淡紫色,我却没有一点时间去欣赏。

    神经完全绷紧,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我真后悔来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

    /

    /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