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六章 疑问
    时间不会静止,但过得好慢好慢。

    陈阳旭低头看了一眼表,凑到我的耳边轻声说道:“一个小时了。”

    我轻轻点点头,已经一个小时了,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应该已经走了吧……

    应该是应该,不该是不该。我可不敢用自己的性命去做担保。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

    “李哥……”陈阳旭叫了一声,“那边一直没声音。”

    我们确实许久没有听见那边有声音传来了。我皱了皱眉,我们这儿……也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

    “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陈阳旭又开口道。

    “知道。”我让他稍安勿躁。

    拿起、上箭、准备。

    “李哥……你这是……”

    猛地探出身子,发射!我竟还是不敢睁开眼。

    一阵风刮过,空气很凉。

    寂静无声。

    墙上已有两支箭了。

    我赶快贴近墙壁,上箭,瞄准,慢慢贴近那个黑漆漆的洞。

    陈阳旭跟了上来。

    三米……

    一米……

    半米……

    我咬咬牙,发了狠,冲到巷口,快速转身,松手,往里随意发了一箭。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巷子不深,我能看见尾部的墙壁,却没有看见刚刚的人。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我发现巷子里满是木箱和木板,仅仅角落里堆叠着几十块砖头。木箱都是打开的,里面空无一物。

    这家伙,跑了。

    “他妈的。”陈阳旭在我背后愤愤地骂了一声。

    很显然,那个灰袍男子踩着砖头越过了围墙。看来他的目的不是想要除掉我们,这么说来,一小时前的第一箭,他是故意要射偏的……那么,这个男子使用弩的精粹程度,可就很是耐人寻味了……

    “什么玩意儿嘛。”陈阳旭愤怒地啐了一口,转身朝着巷外走去。很显然,他的心情很是不爽。不过说来也是,晚饭都没吃,还被人威胁警告,搁谁谁心里都不舒服。

    在我同样想要离开巷子的时候,我发现了一样极为有意思的事物——一支弩箭。

    说实话,我刚刚的三下全是乱射,是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饶是如此,第一次射出去的箭上沾着一块破碎的灰布,上面沾着点点血迹……

    很好,这就是我想要的。

    收起弩箭,没有迟疑,再度跟上了陈阳旭。

    真的,我感觉自己已经在慢慢融入这个角色了——要面临挑战与死亡的角色。至少,那道坎已经被我踩碎得四分五裂,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个笑容。

    ……

    “啊呦,可真是累死老子了。”陈阳旭一屁股坐到了烧烤摊的位置上,一脸埋怨地说道,“我还不知道你竟有那么大的耐心,换老子可真是做不到。”

    我笑了笑,嘴上喝着酒是没有回答他,但心里已经把他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个狗血淋头。这家伙,想想就来气,他累还是我累?谁端着个弩像个特种兵一样趴了那么久?是谁不顾危险冲在前面的?摇摇头,不想理会这个混球。

    在这种地方,路边摊是很常见的,但基本都是烧烤啤酒之类的玩意儿。不过也这么晚了,凑合着吃些也罢。

    陈阳旭一个人在那边直发牢骚,我感觉耳朵都快炸了。

    “你还是先好好整理整理语言吧,你还缺了好几个解释!”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嘿嘿,那啥,小李子啊……”陈阳旭挠着脑袋傻兮兮地笑着。

    “别跟我套近乎,我跟你没那么熟。”

    “李哥……”

    我又瞪了他一眼,陈阳旭终于闭上了嘴。

    世界终于清净了。我真是,摊上了个什么队友啊,到底谁是辅助。

    “老板!”有一桌的几个把头发染得乌七八糟的青年一把推开椅子,突然站起身来,发出一阵怒吼声。这伙人看上去像是当地的混混。

    “李、李哥啊,要不要先撤。”陈阳旭挤眉弄眼地凑了过来,在我耳边嘟囔着,“这伙人看起来很不好惹啊,像群疯狗一样,可能会波及到我们的。”

    “你不饿?”我皱了皱眉。

    “饿啊。但又不止这一家……”

    “先坐下,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待会再走也不迟啊。”

    “好嘞。”陈阳旭兴高采烈地坐了下来。

    我从未见过如此无耻的人。

    就在我们说话的这么一会儿工夫,那边已经是吵得不可开交。

    绿毛青年右手手指直冲老板的脑袋,满脸狰狞地骂道:“你个缺德玩意儿,这烤的都是些什么垃圾!看看这个鸡翅,连油都没有!这是什么,煤炭菜吗,黑不溜秋的能吃吗!”

    老板是个中年大叔,身上挂了件粉色的围裙,看起来很不协调。此时他低着脑袋,一脸的不甘,拳头还握得死死的。

    “我操你大爷的,你还敢生气是吧。我记得原来这摊的主人是个老太婆,她的手艺很是不错,但是人呢?”

    老板堆起笑脸,额头上的褶皱挤在一块,毕恭毕敬地说道:“这位爷,不好意思。我老婆今天生病住院了,两个小的都在外地打工呢。这边有那么多客人呢,她就叫我过来关照一下。”

    “就这样?”有个吊儿郎当的黄发青年挑了挑眉。

    老板先是愣了愣,然后又堆起笑容一拱手道:“这样吧,这些吃食给各位爷全部换一份,不收钱,如何?”

    几个混混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谁也不作答,看样子是对老板的提议极为不满意。

    老板一见这几个人这副模样,不由得也是急了,手是一拱再拱,但似乎没有想到什么话可说。

    那领头的绿毛青年啐掉口中的香烟头,晃晃脑袋,发出“咔咔”的响声。很显然,这是要搞事了。

    一旁的几个顾客赶紧站起身离开了,他们谁都不想触碰这几位的霉头。

    “这样,老子今天就教教你做人的道理!你说,你老婆?”

    “哎,是是是。”老板谄媚地笑着。

    “我呸!我记得这个老太婆有快七十的年纪,你他妈的多大!三十几?”

    青年的话一出口,围观群众的脸再也绷不住了。

    “哈哈哈,嫩牛啃老草了,噗哈哈哈……”陈阳旭在一旁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我不禁摇摇头。难道说,只有我一个人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么?

    /

    /

    ——新书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