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七章 设问
    老板的脸涨得通红,见众人的嘲讽声更甚,不仅嚷嚷道:“那是我妈!”绿毛青年嘴角一勾,见着老板辩解,也不继续嘲笑,只是淡淡地说道:“那好,龟孙……难道她没告诉过你,见到我们要干嘛吗?”

    青年的声音未来越洪亮,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老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他哭丧着堆起了笑容,向着青年抱拳道:“我妈她病了,还没醒过来。这里有许多事不知情,还请多多海涵。”

    “别跟我扯没用的!没醒?那你说她要你过来看摊?”青年冷冷一笑,又叼了根烟头,点上火,深深吸了一口,“我确实是混社会的,但这不代表我没有脑子!烤的那么差,给狗吃给你吃的啊!”

    众人忙点头,底下有几个开始窃窃私语,也有几个顾客兴奋地喝彩:“说的好!”

    我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绿毛青年看了看我,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刚才自己说的话,这才反应过来。他说这东西“给狗吃给你吃的”虽然骂了老板,但也把自己给骂进去了。

    青年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好!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每个月交一次保护费,快点!”

    “保……保护费?”老板终于傻眼了。

    只见他默默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咬咬牙,仿佛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一般,从兜里掏出了皱巴巴的一千块钱递了过去。

    青年接过,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各位爷,还有什么事儿啊。”

    众青年无话。

    “得,这是孝敬您的。”说着,老板又哆嗦着掏出了一千。

    青年接过,表情稍微和善了些,点点头,开口道:“保护费呢?”

    “保……保护费?刚刚不是交过了吗?”

    “你都说是孝敬费了,保护费这不还没交吗?你看看,就你今天烤的这玩意儿,我们兄弟还要精神损失费、医药费林林总总一大堆,没收你这个钱,是看在你那个七十岁老母的份上!”

    “好好好,我……我忍了!”老板一狠心,把钱包里所有钱全部倒了出来,递了过去。

    青年眉开眼笑,把所有钱贴身藏好,然后一挥手说道:“给我打!”

    “不是,这位爷。我这钱交也交了,该做的都做了,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

    “看你不爽。”

    “你……好……给我等着!”

    “操,还敢威胁老子是吧,给我往死里打!”

    我闭上了眼,真是两个活宝。

    ……

    几个青年打也打够了,坐下开始喝酒划拳。我和陈阳旭相视一笑,但都有点勉强——快凌晨了,这还没吃晚饭呢!

    “老板!”陈阳旭仰头大叫了一声。

    “来了来了……各位看看要点些什么?”一个满头是包的男子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递来一张油腻的菜单,说是菜单,其实也就是一张挺破烂的纸。

    “烧烤摊还弄菜单?”陈阳旭嘀咕了一声,一目十行浏览着小小的几段篇幅,“这样吧,随便来点,钱不是问题。哦,还有酒,别忘了。”

    “好好好,几位稍等啊。”

    我冷笑了一声,但是人多眼杂,又不好说出来。

    “酒!我们这桌的酒呢?”陈阳旭向老板喊道,继而又扭头对我说,“操,今天可吓死老子了,咱得好好喝上几瓶压压惊。”

    “来了来了,几位慢用啊。小本生意,以后多多关照啊。”老板再度跑了过来,惨不忍睹的脸让我有些不忍直视。

    “这他妈的……什么玩意儿啊……”陈阳旭看着桌上端上来的像是烤焦了的煤炭的玩意儿,顿时傻了眼,“这东西,能吃?”

    说着,他捏起一根竹棒,看着上面一块生一块熟的羊肉,慢慢咬了一口。

    “我操他妈……呸呸呸!”吐着舌头,陈阳旭赶快起了一瓶啤酒,大口大口灌了下去。

    我连吃都不敢吃,还是饿肚子吧。

    看向老板的烧烤摊,那个男子生疏地摆弄着烤架上的食物,不时拿起几个塑料瓶尝尝里面调料的味道。

    这真是,根本不会烧烤,干嘛要出来卖啊。

    我看的咋舌。

    但陈阳旭不乐意了,站起身就打算去找你个老板“理论理论”。

    我一把拉住了他,摇摇头说道:“算了,别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

    他只好气呼呼地坐了下来。

    我笑了笑,看着他细细挑着里面还算能下咽的肉。

    过了会儿,他开始喝起了酒,直接开瓶吹。

    “老李……喝!”他的话有些模糊,似乎是有了些醉意。

    今晚的事让我仍然心有余悸,说实话,我并不想喝,但最终拗不过他的劝说,还是灌下了半瓶。

    我望向陈阳旭,他仿佛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是酒是水了,咕咚咕咚连干两瓶。他的脸开始变红,舌头像是打了结,说话都含糊不清了:“我……我……李……有点……”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一头栽倒在桌子上。这家伙……酒量就这么点?昏的还挺快……他绝不会是喝三瓶就倒的主。

    不对!

    酒!一定是酒有问题!该死,我明明已经那么小心了,结果还是中了陷阱!

    我感到脑袋一阵眩晕,腿软的根本站不起身。我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妄图睁着眼睛,想在昏迷前认清这究竟是谁的主意,这么费心费力……但最终抵挡不住沉沉的睡意,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隐隐间,我好像又听见了混混和老板的争吵声……

    ……

    当我再醒来时,天已微亮,我甩了甩不甚清醒的脑袋,想将思绪缕清,却是徒劳。头一扭,

    陈阳旭还在熟睡中,而那个老板——倒在了桌子旁。

    这是让我感到最奇怪的一点。

    我还以为是老板的问题。看来,这很值得深思了……不过酒是他拿过来的,这件事情就算不是他做的,也跟他脱不了干系!

    向四周望了望,不远处的垃圾桶旁散落着几根脏兮兮的草绳,看样子是烧烤摊上用来捆袋子时使用的。几只苍蝇在旁边嗡嗡地转,我强忍着恶心走了过去,将草绳拿了回来,用它将老板的上半身捆得严严实实。由于绳子不够长,我只好将它栓在了桌子上。

    见陈阳旭还在睡觉,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非要喝酒……越想越生气,我上前在他脸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我操,谁他妈的打扰老子睡觉!”陈阳旭因为好梦被打断,极为不爽,突然暴起。

    “睡睡睡!你就知道睡!睡不死你!”我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开骂。

    他望着我那黑如锅底的脸嘿嘿地干笑了两声。

    “笑笑笑!被下药了都不知道!”

    “嘿嘿嘿……”

    这家伙不会是傻了吧……

    /

    /

    ——喂喂喂,为什么!!!啊啊啊!!!求票票,求收藏,昨天都直接三更了!!!该达到的进度我可是一点都没有拖欠!!!

    同时也感谢各位看过我这本书、收过藏、投过票的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