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八章 逼问
    “陈阳旭!”

    他顺手接过我丢过去的一瓶水,狠狠灌了几口,然后重重咳嗽了几声——被呛到了。

    “活该!”

    “那什么,李哥啊,这个老板是……”

    “靠,你是猪吗你?到现在还没发现呢?”我饶有兴趣地盯着眼前悠悠转醒的老板,继续说道,“说吧,谁派你来的?来这儿又有什么目的?”

    “我、我没有啊。”陈阳旭都快要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丫的,没说你。”我努努嘴,眼前的老板却是一惊,肩膀猛地缩了缩。

    他刚醒,还没有弄清楚现在的情况,也没有注意到他目前的处境,顺口接着说:“两位,你们还想要点些什么?”

    我没接话,陈阳旭也没动。

    老板看我们神色不对,还想学着原来的那套拱手示卑,这才发现自己被牢牢捆在了这个地方。

    “你们是谁?”他满脸惊骇地盯着我们。

    “得,还搁这儿装呢?”我轻笑一声,“还是说实话吧,免得……少受痛苦……”

    他把头别了过去。

    陈阳旭皱皱眉头。

    “带着他跟我来吧,我想到个不错的主意。”

    陈阳旭点点头,拽着那根绳子的一端很快跟上了我。

    我来的地方不是别处,就是昨晚匍匐了一个小时的那个小巷子。

    “扔进去。”

    “你想干什么?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那个老板挣扎着叫了一句。

    “我问你,你做了多久的烧烤生意了?”我蹲下来,目光直视老板的眼睛。

    “有几年了吧,不过我基本都是来帮着打下手的……主要是我妈生病了。”

    “那你这手艺,可不像是几年就能练成的啊。”我略带嘲讽的说道。

    “我以前只是帮忙端菜的,基本没有亲手烤过……”这个男子赶紧反驳。

    “是,可以。这就是那几个混混常客不认识你的理由?”

    “就那几个社会垃圾?”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们打了我两顿,我都还没找他们算账!”

    “两顿?”

    “对……还有一次你们可能喝醉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扭扭脖子,故作轻松地喊道:“陈阳旭!”

    “在!”陈阳旭立定吼了一声,把我吓了一大跳。

    这个蠢货,喊这么大声,是不是要把其他人给引来啊!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心里还是挺舒服的——没办法,谁让这家伙瞒了我这么多事儿.

    “把你唯一带的那把弩拿出来,给他见识见识,然后再好好练习练习!”我朝男子笑了一笑。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成功地端出了“陈阳旭有一把弩,但我没有”这个谎言,我想男子应该是被唬到了。

    这个男人是一个危险人物,他肯定也有其他队友,若不是恰好那群混混捣蛋,我们还真有可能中了套了。我要做的就是通过这个人,来传递“陈阳旭身边的那个人没有携带武器”的“事实”,最后放了他——这样就能转移一部分我身上的风险。

    男子脸色很难看,但没吭声,不过我知道他的心里很纠结。

    我在等他,等他说话。

    陈阳旭可不管这些,他麻利地从背包内侧掏出弩,快速上箭,就这么对准了男子的脑袋。

    “现在你还是不打算说?”我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我看见男人的嘴唇颤抖了一下。

    趁热打铁,我继续说道:“老板,不合身的粉色围裙……生疏的烧烤技术……当地的混混规则……得知摊主年龄的先后反应……被打时的抵抗……酒里下药的事实……怎么样,还要我继续说吗?”

    男子听到这句话,脸上略微有些吃惊,然后朝着我笑了笑:“没想到我露出了那么多瑕疵……你很厉害啊。”

    “那是!也不看看李哥是什么人!”陈阳旭走了过来,左手有意无意地搭在我的肩上。

    这小子的心机够深的啊,刚才我下了他一套,现在他又下了我一套!他这句话结合起他的动作,完美的向别人展示了“虽然我有武器,但他才是老大,我都听他的安排”的情况。

    “哪里哪里,还是这位带我来的呢!”我在“这位”两个字上咬音特别重,说话的同时还瞟了男子一眼。

    “我还是练习吧……”陈阳旭服软了。

    “对对对,开始练习……”

    看到那把刚放下的弩又对准了自己的脑袋,男子浑身一抖,惊出一身冷汗。

    “还不说吗?”

    男子执拗地不搭理我们。

    咻!一支弩箭激射而出,狠狠扎在男子两腿中间的地面上。

    我的眼神中掠过讶然之色,这样的技术——陈阳旭又欠我一个解释了。

    男子没料到我们真的会出箭,而且还是往那种地方扎,顿时浑身一哆嗦,赶紧求饶道:“别别别,快把那玩意儿收好。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继续。”陈阳旭的弩对准了他两腿中间。

    “大哥,我叫你大哥!能拿开吗!再不济换个地方也行啊!”

    “嗯?”

    “噢好……我说、我叫翁、毅强,是褚恒生派我来的……”

    我注意道陈阳旭的眼神变化了几下——我猜这个褚恒生与陈阳旭先前就认识,而且两人的关系——可能不是那么的融洽啊。

    “他说这位爷手上有一份图纸……他们打昏了烧烤摊的大娘,绑走了……这我没看见……我只是在扮演老板的角色……你们一来我就注意到了。”

    “你们?几个?”我问道。

    “六、六个。”

    “好,继续说。”

    “但我没想到……会有一群混混捣乱……他们先收了我所有的钱,然后还把我打了一顿!我一直没找到机会……最后在你们的酒里下了迷药……这倒是成功了……结果那几个混混……把我叫了过去……我就昏倒了……直到现……。”

    翁毅强的话还没说完,陈阳旭在一边惊慌地大叫了起来。

    “藏宝图!我的藏宝图呢!”

    “怎么了?你不是贴身收好了吗?”

    “收好了啊……但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不见了,怎么回事?这家伙说他没偷?”

    难不成这个叫作翁毅强的家伙还在骗我们?不应该啊……我模模糊糊地想到了一种情况,但是马上把它排除在了脑后……也不至于吧。

    陈阳旭双眼通红,怒视着翁毅强吼道:“告诉我,褚恒生那个龟孙躲在哪了?还有,图呢!”

    ///ps:——求推荐!求收藏!!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