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九章 不对劲
    这张图就像是陈阳旭的命根子,说丢就丢,谁不会发火?我站在一边,一句话都没说,这是我能料到的最好的一种情况了。这个翁毅强怕是已经后悔的要死了。

    “赶紧告诉我!”陈阳旭在翁毅强面前晃了晃自己硕大的拳头。

    “应、应该已经在上山的路上了……”翁毅强吞了一口唾沫,发出很大的声响。

    “那藏宝图呢?”

    “不知道啊哥……我真没拿!”

    “没拿?没拿怎么不见了!”陈阳旭怒目圆瞪,“我自己来搜搜!”

    说罢,伸出一双大手,仔仔细细的在翁毅强身上乱摸起来。

    我是不是该给他们留个空间?

    过了好一阵,陈阳旭松开手,面无表情地往后退了两步,端起弩、上箭、对准。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知道他没有找到。

    “哎哎哎,大哥、大爷,我是真的没拿……您老手千万别抖了。”

    我叹了一口气,拉下陈阳旭的手,说道:“也许真不是他拿的。”

    “那是谁?”

    我沉默了。

    “在我们被迷晕的那会儿,难保不会有几个人见财起意顺手拿走了图纸。如果我是他,我就不会在这里一直待到天亮,然后被绑起来拷问。你可以好好想一想,你知道的事比我多得多。”

    “我他妈上哪找去!”他两手抱住头,用力揪了一下头发。

    “你……不是解开了那张图的内容吗?应该记住了吧……”

    “我拍了照。”

    “那不就没事了吗?反正别人也看不懂……就算他们看懂了,我们也早就取走了宝藏了吧。”

    “你不明白!”

    “我说的没道理吗?”我疑惑了。

    “唉……算了算了,先解决了这个家伙再说,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陈阳旭的心情很是抑郁,这点我看得出来。但是我越来越不明白了——关于这张藏宝图的东西。我会不会才是那个在圈套中的人?

    想到这里,我的心脏跳的就有些快了。

    “这家伙怎么办?”我征求了他的意见。

    “把他烤的那些烤串拿来。”

    于是我抱着一桶黑不拉几的玩意儿回来了。

    翁毅强的眼睛直抽抽。

    “放他旁边。”

    我照做了。

    “最后把他重新绑一下。”

    过了几分钟,我擦着汗说道:“好了。”

    “嗯……还行。”陈阳旭咧嘴一笑,又拍了拍被束缚的死死的翁毅强笑道:“你烤了那么多吃的,可不能浪费啊。而且我又不能放了你……这样,你就在这儿安心呆着,饿了就吃你自己烤的串,好说也能撑一个礼拜。等到我们回来了,再放了你。”

    “走了。”

    “走了走了。”我复声道。

    两个人就这么离开了,只留下巷子里的翁毅强默默流泪。

    ……

    今天的太阳很大,但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热。

    还算个不错的天气,起码让我的心情好了很多。

    “往这边……不对……往那边……”陈阳旭的嘴里嘟嘟囔囔。说实话,离开翁毅强后我们已经在这个破地方转了一个多小时了。即使陈阳旭早已将地图拍了下来,可看着那七扭八歪破破烂烂标注一点都不清晰的藏宝图,我简直想骂人。

    我清楚地知道我对藏宝图一窍不通,上面的古文字我也没有查过资料,我在脑子里构思了千万遍的地图,可没有一个地方能与图纸上的线条重合。

    我尚且能够忍受寻找未果而带来的烦躁,但陈阳旭就不一样了,他脾气烈的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这么来一句。

    我俩默默地看着前方,彼此感觉有些尴尬,虽然我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不过还不赖,旅游淡季人果然要少很多,因此上山的路并不拥挤。

    “这他妈的……山上的路……”陈旭阳边说话边喘着粗气,“也……太难……哎呦……走了点吧。我他妈作死……背这么大一个包。”

    “我……也好不到哪去,要不……你以为……为什么……”话还未说完,我就一不小心被脚下的台阶给绊了一跤,脚底下一个踉跄,幸好陈阳旭及时扶住了我。

    我真想抽自己一个巴掌,没事儿带那么多衣服干嘛,旅游还是冬眠啊!

    “没力气的了……走不动了……我饿了……前面就有个凉亭,休息一下……再继续出发吧。”

    “好说。”

    陈阳旭从包里抽出一瓶水扔了过来,我敏捷地接住了。扭开瓶盖,灌了两口,再把剩下的水直接往脸上倒。

    “舒服!”我直挺挺呼出一口气,卯足了劲,一口气向凉亭冲去。

    “卧槽,你小子是吃了兴奋剂还是装了马达,一下子跑那么快!”陈阳旭赶紧追了上来。

    我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兄弟?”陈阳旭追到我的后方,喘着气也停了下来,“这还没到呢,你干啥呀,抽风了?”

    “转身。”我从牙缝里挤出两字。

    “哦哦,好说。”陈阳旭转过身,接着问道,“然后呢?”

    “往下走。”

    “不是,为啥啊?”

    “往下走就是。把包抱到身前,然后找个地方,开小路走,我待会儿跟你说。”

    陈阳旭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按我的话做了。

    往山下走了两百米,我们钻进了树林。

    “现在能告诉我了吧。”陈阳旭撇撇嘴,“真是麻烦,什么事儿这么神秘。”

    “有七个人。”

    “嗯,然后呢。你不会告诉我说亭子里被人挤满了,我们就要下山钻丛林吧。”

    “里面有三个你认识。”

    “认识就认识呗,我认识的人多了去了。”他满不在乎地说道。

    “肖子恒、秦榆、秦狄。”

    “喔……等等,你说谁!”陈阳旭用左手拍了拍脑袋。

    这家伙脑子是什么东西做的,咋那么容易堵塞呢,抽水马桶都比他顺畅。我咬咬牙根,气的说不出话。

    “这三个家伙来干啥?”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翻了个白眼,“不过……秦狄好像跟我说过……我们肯定会再见的。”

    “好像是,不过那是无心之言吧。他又不是预言家,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你想太多了。”

    真是我想太多了吗?或许吧。但是……想起他的样子,我就浑身不舒服,果真邪门得紧。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