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十二章 勾心斗角[3]
    我吐了。

    蜘蛛刀……蜘蛛刀的刀刃锋利、耐用,重量和大小合适,便于携带。另外朴素的设计、刚毅的构造都使它有着很高的耐用性,而且单手就能够开合刀身……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匕首,心中苦涩。

    我他妈的现在想要退出了。

    陈阳旭说,我们这一边处于劣势,准备的没有别人充分。现在看来,我压根就没有准备。

    教授、肖子恒、秦氏两兄弟这队有七人,还随身携带着精良武器;褚恒生、翁毅强这队有六人,其中还有一个弓弩高手,寻宝的经验也属他们最丰富;另外的四个混混,混迹社会多年,懂得察言观色,领头的那个挺有脑子,而且藏宝图也在他们手上。

    再看看看我们这边,一个贫民和一头死猪,我感觉快要窒息了……

    我瞟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下午三点二十七分,那边的陷阱也做的差不多了。

    树林中远远地传来声响,他们来了。

    不知道陈阳旭是否跟在后面,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发的消息。此时此刻,我只能在心里默默为他祝愿……

    “唔!”我的喉咙中轻轻地闷哼出一声。

    有人!有人在我身边!

    我的嘴被捂住了!

    是谁!

    我惊慌失措地掏出匕首,然而还没等我触碰到包的边缘,我的手也被制住了!

    完了,这下全完了。

    “别出声!”有一道声音在我耳边爆炸。

    是陈阳旭!

    我松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谁!”那边坐着休息的三人听见了响动,一起转头看向这边。

    我被陈阳旭死死压在了身下。

    陈阳旭眼疾手快,在三人反应之前就捡了一块东西砸向了十米外的一株大树。

    “喳喳……”几只麻雀从树上腾飞了起来。

    “呱!”一只青蛙一头栽在了树上。

    哪来的青蛙!

    那边的三个人松了一口气,转头继续攀谈起来。

    这个时候,陈阳旭从我身上爬了下来,同时还发出一道粗粗的喘气声。

    他的手黏糊糊的……

    一把夺过我的手机,他把屏幕调到最暗,在上面不断地输入文字。

    “这个老教授和其他三个人带着那六个转了好一圈,那四个混混也跟在后面。我感觉教授他们是故意的。幸好我也想到你可能会发给我东西,于是我把手机强制开机了,我按你上面的定位走的。”

    我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他把手机又拿了过去。

    “那十个人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不过他们还是继续跟着的。”

    我接过手机,琢磨了半天,最终只打了一个字。

    “好。”

    我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因此我也不想将我所知道的一股脑的告诉他——我还没至于那么傻。

    来了!

    那个是教授!

    他掀开了密密麻麻压在一起的树枝,探出了一个脑袋。

    这个时候,秦狄三人站起身,向着东北方跑去,他们的身影逐渐隐没在丛林中。

    他们躲起来了。

    教授咳嗽了一声,他的背后慢慢隐现出另外三个影子。

    有一个赫然就是肖子恒。

    老教授回过头去,在肖子恒耳边低语了一句什么,然后转身向前方走去。

    肖子恒突然往他的后方看去,然后一脸轻松地摇了摇头。

    故意的!他是为了给后面跟踪的人留下一个“老子要干偷鸡摸狗的事儿了,后面没发现有人跟着”的假象。

    这一招太狠了!

    想想他们留的都是些什么陷阱,虽然不致命,但是搞不好会弄的痛不欲生。

    这四个人以一种奇怪的路线穿过这片区域,看上去像是因为路太难走,我觉得翁毅强他们应该是不会在意的。

    “啧啧啧。“陈阳旭摇头轻叹一声。

    现在我看到草丛里又冒出了一个人头。

    上钩了!

    以教授为头的四个身影也消失在了草丛中。

    过了一会儿,又有几个脑袋冒了出来。他们四处张望着,我和陈阳旭连忙又缩回灌木丛中。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几个人跟了上来。

    “蠢货!”我听到了“啪”的一声,想必是那个所谓的蠢货被人给打了,“让你跟的那么远,现在好了,跟丢了!”

    “我这不也是为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这道委屈的声音有些耳熟,但我想不起来在哪儿听到过。

    谁是螳螂谁又是黄雀呢?我们都是别人网里的螳螂,自作聪明,却终将被别人反杀,我们都在与这命运斗争啊。

    想到这儿,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思绪被谈话声打断。

    “要不……我们再走一段路?说不定能再追上?”

    对!那是翁毅强!我又听到了他的笑声。

    “那几个人真是……也不知道在搞什么把戏,明明是来找宝藏的,却要绕那么大一个弯子来这儿?虽说这里离入口处不远,但又有些偏了。他们会不会是想要绕开大路,赶早去做一点埋伏?”

    这个想必就是褚恒生了,老大不亏就是老大,一番话出口,差点连我都信了。

    他的脖子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疤,我能看得一清二楚。他穿地衣服很旧,颜色一点不太搭配,有些像农民下地干活时穿的那种。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小,我勉强听得见,他们也真不怕被人给发现了。

    “走吧!”褚恒生摆了摆手,几个人快速行进。

    旁边的陈阳旭笑着低声说道:“一群人那么密集地站在一起,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亏他还和我一起干了这么多年,这一下准得完蛋。”

    我没有说话。

    “三……”陈阳旭轻声数到,但我仅仅瞥了他一眼。

    “二……”

    那六个人鬼鬼祟祟地弯下腰,向前走了几步。

    “一……”

    “操,什么东西!”

    “啊!”

    “疼!”

    惨叫声连续响起,继而是一片呻吟。

    “老李,他妈的这叫的这也太……”陈阳旭咽了一口唾沫

    “嘘!”我按住了陈阳旭的嘴,“我们按兵不动。可别忘了,后面还有四个。”

    果然,有四个身影从草丛中走了出来。

    青毛的脸上还带着戏谑的笑容。

    “切,就这?算个什么玩意!快快快,搬东西砸死他们!”

    后面的三个小弟应了一声,随机消失在了灌木丛中。

    中了陷阱的六人脸上都带着恐惧,他们唯有强忍着疼痛,尽力去解开脚上带刺的套索。

    那些刺似乎扎进了他们的脚踝……

    “操……”

    我不忍心地闭上了眼。

    “是你!”翁毅强怪叫了一声。

    “哈哈哈!那个混混头领大笑了起来,“爷爷混场子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玩泥巴呢?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真以为你很牛逼啊?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你算个什么东西!”

    陈阳旭看的津津有味,他不禁咂舌道:“他们的梁子可真是结下了,褚恒生可不是个好惹的家伙。”

    这个主意,想必就是秦狄提出的吧……他应该早就发现了身后的一群人……

    先埋下带刺索套的陷阱,让身后六人的脚受伤……这样做,可以拉开与别人的差距。而他身后的四个混混,果真是没脑子的主,让人给卖了还挺乐意地往里跳。这下倒好,这十个人真当是要不死不休了……

    ……

    “喂!看得舒服吗?”

    ……

    ///——ps:留下推荐票!再收藏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