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十四章 勾心斗角[4]
    “别跟丢了!”陈阳旭看我梅将注意力放在正确的地方,出言提醒道。

    “好。”

    我知道这是为什么——没有人想放弃这样的宝藏。

    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四边的人都将在丛林中过夜。而为了防止黑夜中被人伏击,找一个隐蔽安全的住处就成为了必做的功课。

    我本想跑下山找间旅馆,但立马被陈阳旭否决了,一旦这么做,就真的与宝藏无缘了。

    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但这是正常的,没有人能在高压下还能完全气定神宁,除了秦狄那种怪物。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树林,尽量不留下什么痕迹。

    要知道,那边的都是人精。

    命可只有一条,到时候一不小心暴露了点什么踪迹,突然被人从后面来这么一棍子,然后丢下山崖,哭都不知道找谁哭去。

    ……

    “咔嚓。”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我顿住了脚步。

    是陈阳旭?

    不是。

    这家伙也铸在那里。

    那么……

    我再次掏出了背包里的刀。

    但我没有看到任何人。

    陈阳旭从包中摸出了一把刀——这家伙,怎么什么都有?

    不过话说回来,他也听到了树枝被踩断的响声。

    慢慢地,我和陈阳旭的背部贴在了一起。

    这是我们早就商量好的。因为人数少,只能这么做,我们最怕的就是被从后突袭。

    有人可能会说我太软弱,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为了安全起见,我作出了一个合适的防御姿态。

    周围再没了什么特殊的声音,只剩下了不知停歇的知了在疯狂地嚎叫。

    难道是什么动物弄断树枝发出的声音?比如——陈阳旭之前抓的青蛙?

    我能够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声。

    风大了起来,树枝噼噼啪啪的互相撞击着,我越来越感到担忧。

    如果杂音大了,躲藏着的人就更容易下手。

    我依旧保持着谨慎的姿势。

    “咻!”

    我感觉到我大腿上一阵温热。

    好家伙,又是弩!怎么天天都是弩,就没人会用刀吗!

    离我五米开外的一株大树后,一个人影晃动了一下。

    我的眉头紧皱在一起,强烈的疼痛使我被迫蹲了下来,连手里的刀也差点掉到了地上。

    陈阳旭立马作出了反应,挥舞着匕首扑了上去。

    近了!

    狠狠地劈下一刀!

    没中。

    树后的人抓住这个机会赶紧后撤了一步,从裤裆中掏出一把长刀。

    该死!

    论能力,我还是信不过陈阳旭这个人。

    但也没有办法,我站不起身!

    这时候,那个人突然转身绕过大树,从我的侧面冲出。

    这个混蛋!他的目标仍是我!

    慌忙之中,我翻了个身恰好避开了刀锋,然后挣扎着往后扑腾几步。

    眼前又是一片闪亮的刀芒。

    我拼着全身的力气抓住匕首往前刺去,大不了一换一!

    什么东西!

    我的眼睛一阵刺痛,不受控制的闭上了眼。

    前方全是白色的光。

    真是阴险!

    糟了!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是无能为力。

    我使劲挥了一下刀——什么都没有。

    空的。

    一把刀扎进了我的左手手臂。

    接着,一只脚狠狠地揣在我的胸膛上。

    一阵窒息感袭来,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黑色,仅有几粒星星在无助地闪烁。

    我的后背撞到了另一株树上,紧接着一阵头晕眼花。

    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啊!”

    又是一声惨叫。

    是陈阳旭!

    这个叫声似乎把我的灵魂都给唤醒了。

    这片刻的清醒始终呼唤着让我做些什么。

    我该怎么办?

    眼前还是一片白。

    甚至我还受了伤。

    我该做点什么!

    匕首!

    来不及了!

    我向着陈阳旭叫声所传来的方向再向左偏斜十五度把刀直接扔了出去。

    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声音了?

    我有些发懵。

    心脏剧烈而快速的跳动也逐渐平稳了下来。

    这是……结束了?

    我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一阵眩晕感袭来,我最终昏了过去。

    ……

    “喂,小子。”

    是谁在说话?

    “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他问的是什么东西?又是谁在说话?

    “果然不行吧。”

    不行?什么不行?

    “你觉得这么做有价值吗?”

    他说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什么有价值没价值的?

    “这是命中注定的事。”

    他在说些什么,什么是命中注定的?为什么会命中注定?发生了什么?

    “还差一点。”

    差一点,什么东西!

    “你到底是谁!”我怒吼道。

    “很不错。”

    “你是谁?”我皱起了眉头。

    “醒来!”

    ……

    我突然觉得手臂和大腿一阵疼痛,撕裂般地疼痛。

    眼睛前面仍是模糊的光,零零碎碎的昏暗光斑融合在一起,我终于看清了。

    这个时候,大脑也稍微恢复了一点意识。

    我看到了一张携带着腥臭气味的血盆大口猛扑而来。

    这次我很镇定,右手一挥扇了他一个大嘴巴子。

    陈阳旭没有像之前那次一样委屈巴巴地望着我,看来是我的力气还没恢复过来呵。

    “李哥啊,你终于醒了!”陈阳旭一个熊抱,直接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

    操,疼!

    “你压到我左手了!”我感觉整个人瞬间清醒了不少。

    “嘿嘿。”

    这家伙,又陷入了呆子模式……

    我没有理他,而是转了转头看了看四周。

    天已经全黑了,一个黯淡的小手电静静地躺在我身旁,微弱的光亮照得我有些恍惚。

    我看了一眼左手,已经被绷带缠得乱七八糟。

    不忍直视!

    挣扎着坐起身子,靠在后面平滑的石壁上,好好喘息了一阵,这是失血过多的表现。

    “你……这用了多少绷带……”我的整只脚也全是绷带。

    “也不多,刚好一卷吧。”陈阳旭无所谓地笑了笑,但我很想抽他。

    “你没事儿吧……我听见你叫了好一声……”

    大脑仍然有点晕晕乎乎的。

    “我?我能有什么事儿?”陈阳旭嘻嘻笑着,低头啃着手里的面包。

    “那你……”我有些迷糊。

    “哦,被那人的刀给擦破了点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