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十五章 勾心斗角[5]
    听到这话,我头瞬间大了。

    你擦破了点皮?这他妈叫的比我还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被割了呢。

    “那个人呢?”我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身子。

    “哎哎哎,你受伤了,还没好呢,急啥。”陈阳旭赶紧扶着我坐下,又笑嘻嘻地开口道,“那人跑了。”

    “跑了?跑了你还有理了?”我顿时发怒,这家伙,真是,怎么不追啊。

    陈阳旭见我发火,赶紧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我:“先喝点水,我慢慢告诉你。”

    ……

    这人是和褚恒生他们一队的,如果我猜的不错,就是之前在巷子里伏击我们的那个。

    你问我怎么知道,我只能这么告诉你,我没看到他长啥样——但他的脚上有伤。你想想啊,脚上有伤,不就是中了那七个坑货的陷阱嘛。

    弩是个很难用的武器,当时他趴在你七米外的一株树后面,不得不说,这家伙的耐心挺足的。现在谁还会用这玩意儿,而且你看看现在的弩,小的跟个什么一样。这玩意儿就杀不死人。

    不过你可别小看它啊,它能伤到人,可以刺破皮肤至少四公分。

    你要知道你有多幸运呐,他是在你的右前方,当时在他的那个视角看过来,应该是你的手和刀恰好挡住了身子和脑袋。

    那你说他射哪里,而且七米外已经有些不大精准了,所以只能射脚啊,找宝藏可是需要行动的,动不了还找什么宝藏。

    然后他应该是拿了个类似闪光灯一样的东西,他见成功中了一箭之后就立马拿起刀子上来了。

    一闪,我们啥也看不见了。

    幸亏他的脚也受伤,行动不是很方便,你这才躲过一劫。

    弄了你一刀,他就马上来搞我了。

    我怕呀,只能一个劲地挥刀——结果把我自己给擦破了点皮。

    然后不知道为啥,这家伙突然跑了,我又不知道,所以还在那里挥刀,直到眼睛能看见东西了才停下。

    ……

    很后悔刚刚右手扇他时没用上多大的劲儿。

    这家伙是来搞笑的吧,防守挥刀把自己擦破皮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人突然跑了?我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

    “等你看得见东西的时候,地上有没有一把匕首?”

    “没有。”陈阳旭摇头道。

    “真没有?”

    “真没有。”陈阳旭又咬了口面包,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又不是眼瞎,一把匕首在地上我咋会看不见?”

    说得倒也是。

    “那地上是不是有两摊血迹?都拖得特别长?”

    “神了!你咋知道的?全是你的?不会还有哪里受伤了但我没检查出来的地方吧。”陈阳旭惊疑地看着我,“不会吧,我刚刚把你裤子都给脱了,也没见哪里有伤口啊?”

    操,这家伙找死!

    算了,现在受伤弄不过他。

    我忍。

    一忍再忍。

    忍无可忍,继续再忍。

    “我在听见你叫的时候把匕首扔了出去。”我解释道。

    “卧槽,我咋不知道。你说的两条血迹不会真的有一条是那人的吧……我看血量还挺足,这都能逃跑?”陈阳旭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懊悔之色,“早知道我也扔一把刀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欠揍呢?

    “看来匕首插在他身上了,他没敢第一时间取下来。”

    “那肯定啊,论我我也不敢取。一取下来,那血就跟你的亲戚来了一样,(就像心中的热情一般)直接喷涌而出。壮观!壮观!”他犯完贱,突然又连连叹息了好几声。

    我要成忍者神龟了我……

    ……

    “李哥……你这样真的好么?”陈阳旭看着我,先后指了指我受伤的手臂和大腿,有些结巴地说道,“你伤还没好呢。”

    “闭嘴!”

    我正在努力分辨着声音的来源,却被陈阳旭给屏蔽了信号。

    “你刚刚听到声音往哪边去了?”

    “那边。”陈阳旭伸手指了指一个方向。

    “好,跟上。”

    此时我手中端着一把弩,是陈阳旭的。而他手中拿着一把匕首,快速斩断前方阻路的树枝。

    我发现在树林的黑夜中,弩是个很不错的武器,虽然没有刀那么精准,但是伤人于无形,还可以试着嫁祸给其他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不用沾血啊。

    “来了!”

    我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赶紧示意陈阳旭闭嘴。

    一个人悄悄蹲在一株茂盛的灌木丛后,似乎在打量着什么。

    看来前面也有人!

    我暗暗窃喜,这可是个很好的机会。

    敌人受伤越严重,对于我而言,找宝藏的路会更轻松!从现实的角度来说,这种想法可能扭曲得太过厉害,但你无法反驳,这就是事实。

    跟对手玩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连宝藏在哪都还不知道,现在把自己给玩完了,那不是吃亏吃的忒大了点。

    ……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左前方不远处似乎传来了一阵轻微声响,好像是有人走动的声音。

    我立刻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剧烈地跳动,就像是快要碎裂了一般。

    经过短暂的慌乱,我下意识地抬起了手——但我抓的并不是刀。

    此刻我的脑子飞快地盘算起来:我的前方有一个人影,离我大约七八米远;在我的右前方则是一群人,看不清具体是谁,但至少有三人——这是我凭着微弱的月光判断出来的。我们三边刚好围成了一个直角三角形。但此时还有一个不明因素,就是左前方的人,我不知道他是谁,也或许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他是发现我了,还是发现了那个蹲在草从后面的人?目前场上至少有三队——很混乱的一个局面。比起等待,我还是更愿意掌握主动权,谁知道后面有没有人在死死地盯着我看。

    黑夜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我轻轻放下手弩,又悄悄捡起了两块石头,把它们紧紧攥在手心,陈阳旭立马明白了我的用意。他直接捡起两把石头,向我点了点头。

    我的意图,就是让他们的位置相互暴露,然后趁乱跑掉,顺便偷袭几个人。

    只能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