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第十六章 勾心斗角[6]
    “唰唰。”

    三块灌木丛几乎同时发出声响。

    我和陈阳旭对视一眼,抓起武器同时后撤。

    几个黑影突然暴起,然后快速贴近!

    成功了?

    在自己位置被暴露的情况下,难道不应该选择逃跑和追击吗?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我踉跄着往后倒退了,接着又退了一步。

    事情没那么简单。

    在明白过来的一瞬间,我全身的肌肉蹦得紧紧的,同时目光快速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我看不清他们的目光,但我能够猜到他们内心所想。

    那就是:

    杀了他们!

    我想逃跑,但立刻认清了一个事实——我们被包围了!

    根本不是所谓的三队人马,而是同一组的!

    他们早就发现我们了,却迟迟没有动手,我知道,他们只是为了防止我们逃走,直接一次性解决掉我们!

    很该死!

    我又成了“自以为设了一个死局,但其实自己才在局中”的那个人,秦狄说的很不错,我是很不知好歹……

    使劲捏了捏手中的弩。

    逃不掉了……

    “怎么样?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我们先把你们揍一顿,然后慢慢杀死?”有一个人大笑着嘲讽道。

    我没有回答,而是在脑海中计算着逃跑的路线。

    又是一道笑声传来。

    “你真的以为你逃得掉吗?后面是石壁,前面也已经被我们包围……别以为我们都是傻子,能一次一次被你们猜中……我们等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解决你们!”

    我们?为什么会是我们!按道理说我们二人的威胁是最小的。

    “想知道为什么?因为我们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你们不可能会帮我们!所以,只有尽快解决你们!”

    “褚恒生!你他妈的不要脸!”陈阳旭突然大叫。

    我明白对面是谁了。

    总会有办法的……

    幽光下的树影鬼魅般游荡在视线中,阵阵阴风更让人感到寒冷。

    “他妈的……这是你逼我的!”陈阳旭骂骂咧咧地把背包转到身前,我并没有从他的言语中听出惊慌。

    我放心了。

    至少这家伙有办法。

    三边的人行动了,窸窸窣窣地声音却没带给我任何感觉……

    不是说我已经放任了生死于不顾,也不是说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或者生活,我只是把我的一切,甚至是生命,都托付给了兄弟——至少,现在是兄弟。

    陈阳旭发出一阵笑声。

    “嘭!”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震耳欲聋,火光冲天的场景让我目瞪口呆。

    一瞬的爆炸是我一阵恍惚,地面上一个大坑,坑周遭的几棵大树亦灰飞烟灭。树叶散落一地,众人尽皆失色。

    几只残臂碎裂在地上,我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我明白,陈阳旭不想杀人,他故意把手中的雷管仍偏了一些,尽管如此,也有三人的手臂已废。

    那三个飞倒出去的人齐刷刷惨叫连连,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陈阳旭会携带这种武器。

    我也没有想到。

    陈阳旭没有多停留,招呼我立刻离开。

    脑袋还有些懵。

    我跑不快,但也只能竭尽所能,我知道对面还有三个可以行动的人,我们不是对手。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了追赶的声音——那三人只是微微一愣神,连一秒钟都没有耽误。

    脚上传来阵阵疼痛,并且越来越强烈。

    但我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是个猎物。而身后的狩猎者虎视眈眈,随时可能给出致命一击。

    我似乎低估了他们的经验。

    后面传来的追逐声始终与我前进的速度保持一致,他们是想耗光我的力气,因为我根本不能够跑远。

    我该怎么办?

    影子一直惨笑着跟着我,两只空洞的眼睛似乎放出了贪婪的光。

    糟糕!

    一个人影突然从我侧面冲出,手中一把长刀向我刺了过来。

    混蛋!

    有人来横插一脚!

    我躲过了刀锋,但整个人被藤条绊住,失去了重心,结结实实摔倒在了地上。

    我顺势打了一个滚,就地翻出去一米多,然后恰好半坐在地上,直接一发弩射了出去。

    命中!很完美的动作!

    最后再踉跄地走两步,我闪进了一块灌木丛。

    安全了?

    并没有。

    我背靠着灌木丛,深吸了两口气。

    面前是秦狄,他早就等在了这里……

    “看来,有的人还是不愿意放弃呢……”秦狄把玩着手中的刀,戏谑地看着我,“怎么样?没想到吧?有的人呐,就是这么不知好歹!”

    刀在空中闪出一道锋芒,一道残影向我刺了过来。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和撞击的声音,我一脚揣在了秦狄的肚子上。

    秦狄闷哼了一声躺倒在地,我顺手接过一旁递过来的匕首,在离他脖子的不远处笔画着。

    “你以为我没想到?凭你的脑子,大晚上会不做出点什么事儿?不过我也是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光光抓着我不放呢?”

    陈阳旭在一旁嘻嘻地笑着,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但我知道,这家伙丫的比谁都要阴险。

    “哼,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应该是我刚刚用力过猛,导致秦狄现在只能发出闷闷的声音。

    “玩儿的很高兴?”我笑了一下,“可是我并不打算杀你……我想跟你做一笔生意!”

    “生意……你先说是什么,如果……我是不会同意的!”

    他没有把话说全,但我知道他要表达什么。

    “你会同意的……”

    ……

    “为什么?”秦狄眯起了双眼。

    不得不说,他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如此镇定,换我肯定不行。

    “你们已经打草惊蛇了……我帮不了你们……”

    “你真是这么觉得?”我挑挑眉,根本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其实……也根本不必如此……到时候……”

    “我相信你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我甩了甩手,把刀撤走,“你可以走了。”

    秦狄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这么离开了。

    “怎么说?”陈阳旭凑到我的耳边,“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是个……”

    咔嚓!

    身后传来了树枝断裂的声音。

    又来?

    四个人影——我知道是谁了。

    “怎么?你们也想来凑一脚?”陈阳旭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

    “这张破图是你这个死胖子的?乖乖告诉我,这图是什么意思……不然的话,哼哼……”

    看来他们也看不懂图的含义,我对此倒不是很惊奇。图上就这么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无论如何拼凑都看不出任何东西——我可已经尝试过了。陈阳旭得到了它,那么他是一定知道的,不过既然他不想告诉我,我也不必去追问,反正迟早都能知道。

    陈阳旭看到了那章藏宝图,先是一愣,之后立马发火,几秒后又重新冷静了下来。

    “你们要你们就拿去吧,反正我也看不懂……我是从地摊上买来的。”

    陈阳旭之前拍过一张照片,但是他现在手机已经没电,哪怕是强制开机都撑不过三秒。我想,他只是想要先稳住这几个头脑简单的家伙……

    其中一个男子开口道:“你真会以为我信?兄弟们,抄家伙,给我揍他!”

    “卧槽!”陈阳旭吓了一跳,撒腿狂奔。

    四个混混不知道哪里来的碎裂的啤酒瓶,一片片朝我们扔来。

    “先藏树后边!”

    我们分别躲在两株树后,有了遮挡,就不用再怕他们的攻击了。

    那四人明显也知道这一点,很快停了下来。

    “不如这样吧,我们合作,你们人少,但知道的比我们多。我们需要消息,你们则需要力量——我们两边本就不占优势,只有合作才有竞争的余地。”

    合作?

    除了秦狄,我还真的没有再考虑过与谁结盟的。不过既然他们这么说了,我就可以顺势而下。虽然不可能真的结盟,但暂时处好关系是可以的。

    在不知道他们的底细和想法的情况下,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