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炼狱之逐 > 陈阳旭的身世
    “怎么被困在里面了!这门怎么会自己关上!”陈阳旭愤怒地喊道。

    “怎么一回事儿?”

    “我他妈怎么知道?这玩意儿邪门的很。”他使劲踢了一脚,反震之力使他踉跄地跌倒在地上。

    “难道……那个藏宝图,没有记录吗?”我尽可能委婉地问了一句。

    他看了看我,犹豫地说:“我不能瞒你,要找到一个东西……是一把古铜钥匙……才能打开这扇门。”

    “那你这么冒失地就带我闯进来!这还怎么出去?”我气急了头,感觉这家伙真是有点好笑,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告诉我。这下好了,满意了,没路可走了!

    沉默了一阵,我很清晰地听见了两人的呼吸声。

    “你带了手电吗?”我朝着黑暗中问道,“手机没电了。”

    是的,手机没电了,背后的照射光也慢慢黯淡不见了踪影。刚刚的光很暗,而且我也没有时间来关注自己进了个什么地方。

    我到现在才想起来观察。

    陈阳旭递过来一个手电,话语中略带着抱歉:“兄弟,这是我的不对。这只手电……里面的电够用三天了。”

    我的手触碰到一个冰凉的圆柱形物体,顺手接了过来,摸索出它的开关。

    一下子,地板上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圆形光斑。

    长满藓类的青砖。

    我抬起手电看了一阵,顶上是拱形的,两侧墙壁贴得很近。我再没有保持镇定,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这是墓室!

    “你来没来过?”我把亮光照在陈阳旭的脸上,尽量平静地问道。

    “没、没有。”陈阳旭惊慌失措地抬起头,“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别装了。”我把手伸向自背包左下侧的一个口袋,从里面摸出一把匕首,右手关掉了手电。

    黑暗中传来陈阳旭犹豫的话语。

    “你是凭什么这么说的……”

    “在被那群人追的时候,你拉着我跑到了这么个地方,样子不能再娴熟;你没有拿出手机看你那张所谓的藏宝图,我不相信你光看图就能把这的地点和入口机关认那么清楚……至少,那张图我一点都没有看懂。”我顿了顿,“在刚进来的时候,你说的第一句话就暴露了——你根本没有想到这扇门会关上,就是因为你已经来过这个地方。而且……好像这门……第一回没关?”

    “是,你说的很对。”

    我听见陈阳旭承认了,手中的匕首握得更紧了几分,我感觉右手手心已经被汗水打湿。

    “我想让你听一听我的往事。”一道苦涩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不安地舔了舔嘴唇。

    “别把我看成一个变态大叔。”陈阳旭无奈地笑了笑,“这儿的地比较干,先坐下聊聊吧。”

    攥着刀的手藏到了背后,我退到墙边,轻轻移了一步,慢慢蹲了下来。

    他咳嗽了一声,开始了他的讲述。

    ……

    五年前。

    我还在读高三的时候。

    学习上的压力接踵而至,上课、作业、补习,然后重复循环。

    我感觉我都快疯了!

    成绩有什么用,成绩能吃吗?我感觉身边只剩下了攀比、嘲笑,那只是因为我的成绩不算是很好。

    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我不喜欢被拘束啊。我喜欢到处跑,喜欢自己摸索一些冷门知识,但这些仿佛都没有实际用途。

    于是我厌学了。

    我开始逃学,不做作业。这些叛逆的事情反而会让我有一种很舒畅的感觉。

    后来我的成绩越来越差,老师的那套劝说法门完全没有派上用场,他们逐渐失望了。

    但我可不管这些,不变本加厉已经是给了他们很大的面子。

    渐渐的,一味地逃学满足不了我的野心,我接触到了毒品。

    ……

    说到这里,陈阳旭顿住了。

    一阵摩擦的声音过后,幽暗中闪出一颗火苗,几粒星光出现,照亮一股白烟。火苗熄灭了,星光突然分裂,形成了一个晃眼的圆形。慢慢的,又蜕变成了寥寥几粒星光。

    我知道,谁都不想变成这样。

    但是,世界并不会绕着某个人旋转。

    缺了我们,它还是一样存在。

    ……

    你知道的,毒品这东西,可不是说沾就沾说放就放的。

    这玩意儿让我欲罢不能。

    简直是,要了我的命了。

    之后和你想的一样,毒瘾起来了,但我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

    那个时候,总感觉缺了些什么东西,晚上失眠,心总是跳的很快,而且极容易暴躁。那个心啊,感觉就像是被抓开了口子,再愈合,再抓开……

    受不了,受不了。

    我强忍着给戒了,幸好陷得不深。

    学不想上了,钱也基本花没了,我就琢磨着干什么可以来钱。在现在这个时代,没钱真是寸步难行!

    我百无聊赖地在大街上乱逛,最后花了两块钱在路边买了一份报纸。本想看看那些招聘启事的,但我的目光被一则新闻给吸引住了。

    你想的不错,这就是我盗墓的原因。

    很惊讶?其实根本没必要,我知道你早就猜到了。

    四年里,我在社会上认识了很多所谓的朋友,他们干什么的都有,所以我在哪里都还算吃得开。

    我通过一个古董贩子结识了褚恒生和卓然两个人,我们一起干了好多票,挣了不少钱。

    有一回,卓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弄到了一本老旧的日记,上面记载着的地方就是泰山。我们仨很是兴奋,决定再干最后一票,然后去享受人生。

    通过文字的记载,我了解到这本日记是属于一个死人的,我还记得他在扉页上称这个宝藏是“邪恶的诅咒,炼狱的迷途”。

    他跟我一样,一个身份。他说一起前去的人都死光了,唯独他幸运活了下来。

    他被安排成从外接应的人,最后耐心地等了一天,忐忑地开了门——里面只有一个因流血过多而死的人,手上就是这本临终记录。

    他吓得不知所措,最后还是卖了这本东西,一个人离开了。他说这是个噩梦,想彻底忘了它。

    这就是悲剧。

    呵,悲剧。

    上面说这扇石门的坚硬程度连炸药都炸不开,而且只能从外打开,进去之后,要通过第一层的“藏宝图”才能寻找到从里出去的办法。

    我进去了,褚恒生也进去了,卓然在外面守着。我们知道卓然没有必要故意将我们关在里面,他得不到任何好处。

    我们只是看看,就进去了几分钟——我们很兴奋,因为成功拿到了藏宝图和两件金器。

    卓然分走了两件金器,褚恒生拿了日记,我拿了藏宝图,每个人刚好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后来,卓然退出了。

    只留下了我和褚恒生。

    我们都想独吞了宝藏。

    最后我们决定,谁拿到了就归谁。

    于是我回去做了充足的准备。

    这家伙的心机很深……

    听到这儿,我再也忍不住的站了起来,头磕到了石壁上,引起了疼痛。又或许是蹲久了,眼前一片眩晕,我感觉很难受,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了。我实在没有想到短短几年他竟经历了这么多。

    我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同情?怜悯?还是敬佩?抑或是厌恶?

    无论怎样,现在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我们不想屈服于命运,我们无从选择。

    我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说卓然退出了?”

    “对。”我看不清他的眼睛,却依旧能感觉到他注视着我的方向。他好像知道我要说些什么。

    “如果不出意外,卓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那个教授,他带着学生来的。而那些混混,不过是见财起意罢了。”

    他见我没有说话,又冷笑了一声:“谁又不是见财起意呢?可惜这或许要搭上命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是他,是所有人。

    我们都沉默了。

    过了良久,他站起身来,“总不能坐以待毙吧?既然已经进来了,那你可以试着相信我,毕竟这个墓室只有我们二人是同一战线的,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我在心里冷笑,心想:你骗我骗的还少吗?要不是因为已经没有退路了,你怕是永远不会对我说出这些事情。但我却面色如常,冲他点了点头。

    ///最后想了想,仍是不打算继续写了,这是最后一段,至少让读到这里的读者能对此做个了解,很感谢你们的支持,289天后再见。

    少了个衔接,本来我这是第二卷的开头的,后面基本已经想了个大概,但我真的没有时间了,我要冲刺高考了。希望你们理解!!!

    我想,如果以后这本书没有被系统删掉,我高考一结束就继续补上,不管有没有人看的那种。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