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三章 金手指,鸿蒙系统
    ‘我是宋徽宗!’

    ‘我怎么就成了宋徽宗了呢!’

    这是赵佶再次从楠木大床上醒来过后,脑海里留下来的唯一念头,翻来覆去都是“宋徽宗”三个字。

    那可是亡国之君,华夏历史上四百多位皇帝中,出了名的昏君。

    可谓名留污史!

    顿时,所有的一切都不香了。

    吃海鲜都没胃口。

    ‘不行,我要自救!我要励精图治,我要改革,我要打野猪皮……’

    ‘不对,离我登基应该还有很多年吧!现在没人听我的啊!’

    琢磨了良久,也只能说静观时变,慢慢来。

    ‘高俅怎么处置?’

    ‘弄清楚他那能上天的燕子三抄水,就打发了他吧!’

    赵佶心中有了决断,但总感觉这个大宋有点诡异。

    正常人怎么可能脚踩脚上天,违背万有引力定律呢?!

    难倒这个世界真有内力功夫?

    但他所继承的记忆并不彻底,距离越近的记忆,记的越牢固,几个月之前的记忆,就很模糊了。

    所以,他很困惑。

    越困惑越烦躁。

    而且细思之后,又不免产生了更大的疑惑。

    当时听到“高俅”两个字的时候,他确实被震惊到了,所以一跃而起。

    但紧接着的那种死去活来的感觉,来的无比迅速,就像是在脑海里插进去一根木棒,在不停的剧烈搅拌,又像是钻进去一只专吃脑浆的蛊虫,整个脑子被吃了一半,另一半却依旧能感受到虫子一口一口吃掉脑浆的痛苦!

    整个身体乃至灵魂,都在可怕的痛苦当中熬煎扭曲。

    所以,出于肉体本能的保护,他晕了过去。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不会怒急攻心,脑部血管炸裂了吧!

    这个年代,可没有开颅的条件……

    ‘还是说……’

    赵佶的身体抽动了一下,表情没有再失落纠结,而是露出了一抹兴奋。

    透过帘幔,外面的天似乎已经黑了。

    而房子里有人,多盏油灯映照下,隐约看到那位端午姑娘就守在一边。

    赵佶醒了过来后,发出的微弱动静,立刻便被她感受到。

    “王爷,您好点了吗?”

    龙纹帘幔被撩开,端午那张可以冲的脸出现在视野里,带着化不开的愁容。

    “好多了!”赵佶有气无力的说着,眼神不免落在鼓胀胀的胸口。

    “王爷莫动,小婢这便去请御医……”

    噔噔噔,远去。

    不多一会儿工夫,一个留着白须的老者走进来。

    望闻问切。

    新鲜出炉的未来徽宗,身体壮的很,血气澎湃,能一夜七次。

    自然是没有病的。

    琢磨半晌,这位医术精湛的御医疑惑不解之后,也是只能说着诸如“先观察着、补充营养、少年人借之在色”之类的劝勉话。

    男人的虚总在过度劳累之后。

    端午姑娘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

    送走御医后,她素手端来一盏天青色的瓷碗,依稀有苦涩的味道飘入鼻孔。

    “这是参汤,王爷,您趁热喝了,补补身子。”

    一碗苦涩的老参汤下肚,整张脸皱成了菊花,青葱玉指送来一颗糖,赵佶感觉自己好多了。

    “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你们都退下去吧!”

    赵佶已经忍不下去了,立刻对着一众侍女下命令。

    “是,王爷,奴就睡在外间……”

    端午挥手赶走了侍女,也退出了卧室,轻手轻脚的关上了门。

    房间里,迅速的只剩下赵佶。

    他搓着手,无比的兴奋。

    “系统?!”

    脑海里好似有一道电流划过,脑浆抽搐了一下,迷迷糊糊之间,赵佶感觉自己像是魂魄离体了一样,眼前不再是可以大被同眠的床,竟然出现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

    而虚无之中,混沌弥漫,玄黄二气沉浮。

    “这……这……”

    赵佶整个人呆住了,就在这一瞬间,一股信息流入心底。

    鸿蒙空间!

    究竟诞生于何时何地已然无从知晓,老天爷将赵佶扔到了大宋,顺带给他安装了此空间系统。

    从刚刚所获得的信息可以知晓,鸿蒙空间有种种神奇的能力。

    如果想走种田流,可以将谷物带入育种,亩产万斤等闲耳,培养灵根仙药不是梦,简直就是强化版的掌天瓶。

    如果想走无敌流,鸿蒙空间有助人悟道之能,日日茅塞顿开,再难的功法都没有瓶颈,满级系统你值得拥有。

    甚至,鸿蒙空间能够打通时空壁垒,化为时空隧道,有横穿诸天万界之功效。

    “嘶!”

    赵佶眼珠子都快瞪出了眼眶:牛欢喜啊!

    一系列信息看下去,最后有最重要的一条信息。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能量来驱动。

    这个能量,便是气运。

    华夏人常讲气运,若把此两字分开,便是气数与命运。

    气运神秘无比,如果一个人气运强盛的话,可以如许白嫖出门捡到钱,像张无忌跳崖有奇遇,诸如小说里的主人公,人在家中坐,宝物从天降。

    可是如果一个人气运不足的话,可能喝水都塞牙。

    而投胎,也是气运的具体表现形式。

    端王赵佶,可算是投了一个好胎,今后还会登基为帝,虽然下场有点凄凉,但前半辈子可以说享尽了荣华富贵。

    所以,赵佶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气运,足足二千三百八十七两。

    这个数目到底是多是少,赵佶并不清楚,想来不会太少吧!

    毕竟是个王爷,在北宋一亿多人口里,已经站在了巅峰。

    从鸿蒙空间里退出来,赵佶眼中已经燃起了熊熊火焰,谁人甘愿做亡国之君,甘愿平凡。

    人的野心,是随着自己掌握的资源多寡而增长的。

    有此鸿蒙空间,肯定要穿梭诸天,横行万界,掠夺气运为己用。

    ‘气运衰,则命格衰。本身气运不能轻动,保持两千两气运的红线……否则,根据我看小说的经验,必有祸事降临。’

    “所以,必须开源节流。节流,就是少动用鸿蒙空间,这不可能,只能想办法开源……我要做皇帝,做千古一帝!”

    “那么,做文坛领袖,肯定能够聚集气运。书法绘画上,可以消耗点气运提升提升,这是我身为端王的人设。”

    “高俅那个燕子三抄水显然不正常,我必须早点弄清楚这个不正常的大宋究竟是怎么了……”

    这个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赵佶消耗三十两气运在了书法绘画上,将之提升到了稍微超出自己夺舍前水平的程度。

    稍微尝试,可以看出气运的购买力还是很坚挺的。

    在鸿蒙空间学完绘画,夜已经深了,赵佶放了一泡水,在端午姑娘的伺候下,带着难以压制的兴奋,睡去。

    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早起床,收拾妥当,囫囵吃了早饭,赵佶望向那个待立一边的狗腿子,说道:“那个高俅在哪?将他找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