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十三章 地狱变相图
    关于大相国寺,东京城里有很多有趣的传说。

    即便是小小的香积厨,也为大宋人津津乐道。

    东京城的人都知道,大相国寺后面的香积厨可以爬过去偷馒头吃,大相国寺的和尚却从来没有想着在那里筑墙加高。

    厨房的蒸笼里永远都会留下一屉馒头,饥饿的小偷即使拿馒头,寺庙里的和尚见到了也不会驱赶。

    说来古怪,大相国寺每夜都会有小偷进入寺庙,寺庙里除了一成不变的会丢失一屉馒头之外,从未丢失过其余的东西。

    那些有着高墙大院的地方,反而总是失窃。高墙深垒是不是只能预防君子,而无法预防窃贼,而相国寺的一屉馒头却能让天下所有的贼人止步?!

    当然……全是狗屁!

    大相国寺表面上只是皇家寺庙,但修行者不知道多少,这些大和尚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可不就是练武打熬肉体来打发时间。

    方丈观心大师就是个真正的武林高手,江湖花名“长眉罗汉”,与少林伏虎罗汉玄慈大师,五台山降龙罗汉神山上人,号称佛门三大罗汉。

    这么恐怖的地方,哪个贼子敢放肆?

    这就是大相国寺不遭贼的根本性原因。

    赵佶一行看过瓦市子,徒步紧赶慢赶到了大相国寺,来到香积厨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

    过午不食是佛陀为出家人制定的戒律。

    在律部中正确的说法叫“不非时食”,也就是说不能在规定许可以外的时间吃东西。

    香客们有钱也不行。

    三人被拦在了外面,管饭的胖大和尚丝毫没有通融的意思,呵斥三人离开。

    吴领军几次想表明端王的身份,但看赵佶淡淡的表情,又生生忍住。

    他不想做个狐假虎威的狗腿子,江湖人有那点的傲骨。

    虽然不知道端王为何要隐藏身份,但心下对大宋皇室,特别是对赵佶,有了巨大的改观。

    “公子,要不我出山门买点糕点回来填填肚子?”王进找了个机会低声问道。

    赵佶在瓦市子里吃了不少大宋的土特产,倒也不是太饿,浅笑一声,说道:“不急,我们先去看看吴道子的文殊菩萨像,瞻仰一下前辈高人的画道。”

    吴领军顿时便不馋素斋了,领着赵佶朝着大相国寺深处走去。

    吴道子的画,这可是重宝,大相国寺以一座壁画为核心,建了一座文殊菩萨殿,可见重视程度。

    当然,也为大相国寺带来了不少有文化的香客。

    比如吴领军这个画狂,就是老香客了。

    赵佶一行来到文殊菩萨殿,一切和其他佛门寺庙没什么区别,但走进大殿,就能看出这座菩萨殿的不同。

    除了正面的墙上绘着略显斑驳的菩萨像,剩下三面墙竟然雪白一片,不着一画一字,更是没有佛门雕塑,金刚护法全无。

    赵佶迎面便看到吴道子的巨幅文殊菩萨壁画,只见其身紫金色,形如童子,五髻冠其项,右手持金刚宝剑,表示智能之利,能斩群魔,断一切烦恼。左手持青莲花,花上有金刚般若经卷宝,象征所具无上智慧,坐骑为一狰狞无比的神兽狮子,犹如要从画中跳出来一般。

    智慧、安宁……站在菩萨面前,竟让人心深处升起无比平静的感觉。

    一幅画,竟然能断烦恼根!

    赵佶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

    吴道子画道功力,竟然已达如斯高深境界。

    ‘果然不愧有画圣之称!’

    ‘传言吴道子画地狱变相图,长安人观之,俱都开始反思自己所做的罪孽,连屠夫都不再杀生……’

    ‘以画入道,这是以画入道啊!’

    赵佶以气运提升自己的艺术能力,已得凡间画道三味,但也还没有达到吴道子这种神乎其神的程度。

    霎时间,他的灵魂从肉身里遁出来,进入混沌空濛的鸿蒙空间,气运一燃,竟然当场顿悟起吴道子这副文殊菩萨像。

    良久,赵佶隐约听到嘈杂的声音,从顿悟中回到现实。

    “为何不让我等进去?你是哪家的小厮,大相国寺不是你们能够霸道的地方……”

    “快快闪开,休为你家主人惹了祸端!”

    “……”

    那是一群年轻人的声音,呵斥不断。

    “诸位秀才公,里面有贵人在观画,尔等不要吵了贵人,惹祸上身。”

    王进的声音传来,压着嗓子低声喝道。

    “贵人?嘿嘿……能有多贵?这里是大相国寺……闪开,闪开!”

    推挪之声不绝,王进再度喝道:“你们再闹,休怪我拳头不长眼。”

    “来,你朝着我脑袋打一拳看看,看看是你拳头硬,还是我辈读书人的脊梁骨硬!”

    “对,你个小厮,敢动我等看看!”

    这时候,一连串的脚步声传来,有和尚的声音出现:“阿弥陀佛,诸位施主,且让大殿里的施主礼佛结束,尔等再进去吧!”

    “大师,这是何故?”

    “里面究竟是哪位贵人?还请大师告知!”有人惶惶然不安起来。

    能让大相国寺的执事大和尚出现,定是贵人无疑。

    “阿弥陀佛!”那和尚道了声佛号,并不多言。

    赵佶看了旁边的吴领军一眼。

    吴领军苦笑道:“王爷看画看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陷入顿悟之中,小人不得不透露出王爷的身份,以免让人惊扰了王爷,谁知道庙里的大和尚还是晚来了一步……”

    “恩!”赵佶点了点头,望着三面洁白的墙面,问道:“为何留了三面白?”

    吴领军还没回答,大殿外走进一个筋骨强劲无比的大和尚,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自大宋立国扩建大相国寺以来,许多画师来补全文殊菩萨殿的壁画,但后人画道粗坯,都难以匹配得上吴道子的这幅巨作,所以,只能留了三面白,不着一笔一划。”

    赵佶眼睛一亮,本王等的机会终于来了。

    这就是给我留的啊!

    “大师,本王倒是略通丹青之道,这留白之处,本王小试身手,如何!”

    虽然是问句,其实语气却是不容置疑,赵佶拿出了大宋王爷的气势。

    “这……”

    这大和尚露出为难之色,但转瞬之后,笑道:“小僧法号智威,当不得大师二字,端王既然有此向佛之心,在寺里留下墨宝,是大相国寺之福!”

    端王进封司空,加官进爵就在前几日,这是大宋最当红的王爷,大相国寺要给他一个面子。

    虽然为人较轻佻,喜好蹴鞠之名东京城无人不知,但爱好书画,并小有成就,在文人中也广为流传。

    大和尚这一瞬间便思考了许多,大不了日后再刷白。

    任何人都要脸啊!大宋的文人更要脸。

    画的不好,还拿出来献丑,这脸还要不要?

    十全老人那种不要脸的,世间真的少有。

    “殿下稍等,小僧这便让人去取丹青……”

    “王爷,你真要画?”

    吴领军不免为赵佶担心,暗暗扯了扯他的衣角。

    入府已经三个月,吴领军知道赵佶有几斤几两,虽然天赋真的很高,但毕竟才十四岁。

    在这里为吴道子的画作补白,简直自取其辱。

    ‘就是我吴领军,学画二十载,丹青之道已经大成,也没有动笔的勇气……唉!千万不要被外人看了去,我准备抹白吧!你不要脸,我还要啊!’

    ‘等过段时间找个理由离开端王府吧!这样的王爷,我吴领军真的伺候不了……’

    赵佶“呵呵”一笑,抬头望着那文殊菩萨,坚定道:“自然!”

    吴领军颓然一叹。

    不多时,各种丹青颜料、画笔送到了文殊菩萨殿,这些东西寺院常备,偌大的大相国寺,每年少不了要对壁画缝缝补补。

    而且丹青材料都是宫廷所赐,上等货。

    外面,王进得了吴领军的提醒,寻了一根哨棒,威武的站在殿门正中,一夫当关的模样,外人想进殿,除非从他身上跨过去。

    大殿里,赵佶目光扫过各种丹青颜料:“不够,再去取十份……”

    说完,信手便调起了颜料,动作无比娴熟,几分钟,十几种色彩便出现在瓷碗里。

    丹青大笔一钩,便向留白的墙面上挥去。

    吴领军以手捂额,闭上了双目,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你真以为自己是吴道子再世啊!画圣再世,那也需要构思!’

    ‘赵佶,本以为你乃是丹青大才,没想到竟是这种轻佻的人物……唉!’

    这个表情持续了三五分钟。

    之后,痛苦之色里多了点凝重,再微挑起双眉,竟有点兴奋之意。

    一炷香之后,他瞪大了眼睛。

    那左手入门处一面留白的墙体上,出现了地狱。

    而赵佶依旧在大笔勾勒……

    大和尚智威本不在意端王画了什么,毕竟等一下要抹白,所以便对着文殊菩萨打坐修行,一炷香之后他转身一看,大惊之下竟然一跃而起,连忙道了声佛号,双眼瞪圆,口中念着金刚般若经,额头上汗珠子滚滚而下。

    竟似看到了人间炼狱一般。

    “地狱变相图!”

    “吴道子的地狱变相图!”

    吴领军张大了嘴,脸上的表情一会儿痛苦,一会儿慈悲,一会儿大笑大哭,喃喃念出来的,大半都是“地狱变相”四个字。

    显然已经痴了。

    而他身后,大和尚智威双手合十盘膝而坐,浑身已然被冷汗浸湿,如堕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