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十四章 膨胀的野心
    绘制壁画,是个苦活。

    若非赵佶打通了十二正经,绝对承受不住一夜一天的劳作。若非他以大气运顿悟吴道子的画道技法,也绝无可能绘制出如此巨幅壁画。

    地狱变相图!

    以吴道子的文殊菩萨像为中心,犹如两副长卷一左一右怀抱众生。

    地狱之恐怖,众生之疾苦,让大和尚滚滚汗下的大恶,终究在文殊金刚慧剑下被斩断,在般若经中被超度,得以往生极乐。

    吴领军瞪着一双血色眼珠子一寸一寸再次看了一遍,整幅地狱变相长卷,归于吴道子的文殊菩萨的慈悲之下,并未有喧宾夺主之嫌。

    “了不起,了不起啊!”

    “端王画技,竟然能够与吴道子融为一体,这么说来,王爷画道当举世无双,胜于我百倍……”

    “呼!”

    长长喘上一口气,吴领军有了强烈的拜师念头。

    他……要跪舔!

    此刻,吴领军心中别无它物,只剩下画,打死他也不会离开端王府了。

    而在吴领军身边不远处,一个长眉的大和尚伸长了脖子静静看了好半天,脸上慈悲之色越发浓郁。

    得道高僧,最是能够从宗教画里看出禅意出来。

    突然,一股饭菜的香味飘来,让长眉和尚眉头大皱。

    扭头一看,只见赵佶盘膝坐在大殿正中,面前案子上摆满了斋饭。

    香气扑鼻。

    大相国寺常年香火鼎身,达官贵人进香之后少不得要吃一餐,这是上百年积累的手艺,素斋天下一绝。

    赵佶吃得倒也舒服,忍不住打了个饱嗝,在大相国寺菩萨殿吃饭,大宋开国百年来,他是第一人。

    吃干抹净,他伸了个懒腰,斜斜躺着,与那长眉和尚四目相对。

    “端王殿下颇有王右军魏晋之风!”

    长眉和尚嘴角一扬,这般开口道。

    “观心大师,恕我在菩萨面前放肆了,一夜未眠,实在累得很。”

    赵佶没有起身的意思。

    这副地狱变相图出世,势必一图而红,弄点放浪形骸的人设,倒也为后人津津乐道。

    而且,虽然自己要借佛门的平台,用以聚集气运,但大相国寺白嫖一副能够名传千古的壁画,他们也赚了啊!

    没必要装着佛门信徒的样子。

    说真的,他不信佛。

    即便画了这副地狱变相图,也不改本心。

    “菩萨有大慈悲,自然不会在意。殿下有此不逊于吴道子的丹青画技,真乃大相国寺之幸,佛门之幸,大宋之幸……”

    观心大师给出了无穷赞美,那可是不逊于吴道子,而不是眼前这位吴领军,而且他还只十四岁,可以预见,未来大宋的画坛,必将是端王的天下。

    史书,必将记录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重要的是,这种壁画出世,大相国寺的香火又要上升了。

    观心大师是个得道高僧,一眼便看出眼前这位端王殿下不信佛,但他是正得宠的王爷,是拥有无上丹青术的大画师。

    身为大相国寺方丈的观心,看遍人间凡俗之心,自然不迂腐。

    赵佶对观心方丈的奉承话不感冒,摆了摆手,说道:“大师莫要捧杀本王了,不过是微末技艺,与朝政、与万民都无益……”

    “教人向善,岂是无益,殿下莫要妄自菲薄。儒家有言,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言,殿下这一副地狱变相图,就得立德立言的大功德……”

    “既然如此,那便让东京的老百姓都来看看吧!”

    “这是必然……”

    “行了,本王也该回府好好休息了,方丈,过几日本王再来寺中吃素斋。”

    “到时必大开山门相迎!”

    “不用不用,本王虽然轻佻,但也知低调二字。哦,对了,本王最近痴迷上武学,听闻大师乃佛门三大罗汉之一,有长眉罗汉之称,来日向大师请教武学,还请不吝赐教。”

    观心大师长眉一抖,笑道:“学了点与佛法无用的微末武艺,殿下若是感兴趣,过些时日贫僧与殿下好好切磋一番。”

    能做上大相国寺的方丈,这长眉罗汉可真是八面玲珑。

    “到时方丈别嫌小王唠叨,吴领军,回府了!”

    吴领军恭敬一抱拳:“是,殿下!”

    这一礼,他发自内心的虔诚,看向赵佶的目光里,都是难以化开的谦卑。

    赵佶身体一挺,便站了起来,朝着观心方丈一颔首,便朝着大殿外走去。

    外面,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西天边火烧云绚烂无比,映照着许许多多的大光头,这些和尚看到赵佶走出来,各个双手合十,口念佛号。

    赵佶表情淡定的走过,直走到山门前,这才嘴角一扬,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一波,稳了!

    坐上马车,在家将的护卫下,“哒哒哒”朝着端王府而去。

    操劳一夜一天,真的累得很,回到府里,在柔夷般的小手推拿解乏之后,赵佶便在大床上睡去。

    这一觉,睡到第二天黎明前。

    赵佶悄悄从床上爬起来,没有惊动知根知底的端午姑娘,更没有让小侍女来抖唧唧。

    出了门,天色还很暗淡。

    他便在院子里慢慢打着太祖长拳,练功夫,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虽然有气运来顿悟,但日常也需修炼,方才能够温故而知新。

    这一练便练到了天明,一丝光芒将黑暗驱散,形成了鱼肚白,朝霞初升,一轮破晓红日轰然从地平线上跃出,一缕熹微的晨光洒遍万里河山。

    赵佶将三十二势太祖心法都练了一遍,此刻一闭眼,灵魂迎着朝阳跳了出来,遁入虚空。

    鸿蒙空间里,依旧是混沌弥漫,玄黄沉浮。

    不过,今日这混沌弥漫之间,却是多出了些朱紫之色,虽然只一二丝线,但赵佶仅凭肉眼便能看得出来,自己的气运与之前大有不同。

    “咦,气运暴涨两千两,显化朱紫气运。”

    世间万物生来便具有气运,不过气运有大有小,气运惊人者紫气横空三万里,气运弱小者一缕白气,一生多灾多难。

    “一副地狱变相图,竟然让我暴涨如此多的气运,而且这气运还在增长,果然,只要我有才学,文化人的韭菜就是好割啊!毕竟这大宋的天下,不仅是赵家的天下,也是天下读书人的天下。”

    “这就是穿越者乐于做搬运工的原因吗?不过,我显圣的是真功夫,可不是抄袭……”

    “一副地狱变相图还不够,丹青之道在文人群体里不过是小道,下一步该展现书法,该写出名传天下的诗词。诗以言志、文以载道……若是写出千古名篇,更或者,我将王阳明的心学提前开创出来,做个亚圣……”

    赵佶的野心,慢慢膨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