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二十九章 音魔康广陵
    一代琴颠康广陵,终究还是选择了唢呐,抛弃了他痴迷一生的古琴老婆。

    就此,未来的音魔、天聋魔王、音律终结者,在赵佶的指点下很快成长起来。

    不得不承认,康广陵在音律上的造诣真的很高,内力也不算差,点破了音杀的诀窍、内力的激发方法之后,新世界的大门已经对他打开。

    赵佶很满意这种改变。

    古琴是艺术,难道唢呐就不是艺术了?!

    作为唯一一个从满月吹到头七的乐器,唢呐的艺术成就是被广大人民群众所公认的。

    古琴,曲高和寡,欣赏者能有几多人。

    唢呐,才是人生,吹尽人间悲欢离合。

    吴领军正画着丹青山茶花,他早已经用棉花堵住了耳孔,却猛地将手里的画笔一扔,污了面前的丹青画。

    作为一个画师,他从未有过的暴躁。

    “啊……啊……”

    他朝天怒吼几句,然后用手抱着脑袋,蹲下来紧紧捂住了双耳,但那魔性的声音直往脑海里钻,就像一只魔虫,一点一点地啃食着脑浆。

    “大师兄,你饶了我吧!”

    “大师兄,你再吹我要发飙了!”

    “大师兄,我操你姥姥的!”

    “……”

    康广陵放下手里的小唢呐,颓然长叹道:“四师弟,师门大仇未报,师父还在擂鼓山苦苦支撑,那丁老贼随时可能东来大宋,师父一人如何支撑?师兄我得端王指点,得以修行音杀之术,却是已经有所小成。

    虽说我等投靠端王,是想借端王之手抵挡星宿海,但自己也要拿出点实力来。若是我等自己都不努力,全指望别人,如何能成大事?如何能报大仇?”

    吴领军听到一半,心中的怨气已经消了。

    抬头一看大师兄,刚要说话,就见康广陵那已显苍老的脸上,两行浊泪不受控制得从眼眶里涌出。

    “大师兄,你……”

    “师弟,大师兄我连古琴都不要了,改吹这唢呐……我心里苦啊!”

    说完,睁大了眼睛45°角望着天空,努力控制着泪水,但那眼泪根本止不住,大颗大颗的沿着古拙消瘦的脸庞往下滴落。

    ‘是啊!大师兄连弹了一辈子的古琴都放下来了,吹起了他从未看上眼的唢呐,我不过听听他的吹奏,生什么怨气!至少我还有丹青陪伴……大师兄什么都没有了!’

    吴领军用力的点点头,将棉花从耳朵里拿出来,一脸坚定道:“大师兄,你练音杀之术,需要工具人反馈感受,我们师兄弟七人轮流来陪你练,你尽管吹,用力吹,师弟我承受得住。”

    “多谢师弟体谅,那师兄开始了!”

    康广陵抹了一把浊泪,抬起了唢呐。

    一曲“哭七关”,直吹得吴领军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就像在地府七关前走了一个来回……

    康广陵满意地走了,吴领军痴愣愣跌坐在地上,脑袋里回荡的始终是唢呐的声音,天地间的一切声音似乎都消失了。

    他浑浑噩噩的老半天,这才回过神来,掏了掏耳朵。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我怎么哭了?呜呜呜……我想哭!”吴领军大声地哀嚎起来,无比的凄厉、绝望。

    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望着一脸高兴从外面走进庄子的康广陵,赵佶朝着他一招手,说道:“段延庆准备和本王聊聊,你也来听听,对你的音杀之术有好处。”

    康广陵恭敬地一拜,执弟子礼,回道:“王爷,我练了一天的唢呐,对于内力与唢呐的结合,小有所得,还请王爷指点。”

    “不急,跟我来!”

    段延庆很老实,在杏子林里被赵佶所伤的伤势基本上全部恢复,他内力很是磅礴,就是身有残疾,好几条经脉不通。

    能以残废之身,练出这一身一流巅峰高手的实力,他付出的努力是普通人的几倍十几倍。

    如果说杏子林之变前的段延庆只是个行尸走肉,余生只剩下复仇在支撑着他。

    杏子林之后,赵佶那一番话,让他那颗死了的心,重新活了过来。

    段誉大有可能便是他亲生的儿子,这几日里,心中说不出的激动。粗茶淡饭,囚禁一室之地,也不觉其苦。

    他一生从未有过男女之情,蓦然间竟知道世上还有一个自己的亲骨血,喜悦满怀。

    只觉得什么名利尊荣,什么帝王基业,都万万不及一个儿子的可贵。

    房门打开,段延庆一见赵佶,激动的站起身,腹中传出古怪的声音:“端王,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放过他,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从今以后,我段延庆就是你端王门下的一条狗。”

    “我不会为难他的,而且,你就这么认定他是你的骨肉?不再去确定确定?”

    康广陵及时地端来一把太师椅,赵佶大马金刀坐下,他手握着唢呐立在一边,一脸疑惑。

    ‘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竟然要当端王门下的狗?不行……我得抓紧时间修炼音杀之术,几个师弟也必须催促,身为清客就要有个清客的样子……’

    段延庆腹中传出浅笑之声:“端王,以你的武功,没必要诓骗我。”

    他知道这里是曼陀山庄,知道端王抄了慕容氏的家,夺了还施水阁的秘籍,现在正在整理打包琅嬛玉洞的秘籍。

    在他心里,端王赵佶就是个武痴,不然如何能在如此年纪练出这等惊世骇俗的武功出来。

    心下决断,立刻说道:“端王若是想要一阳指的秘籍,我这便写出来……”

    赵佶浅笑着摇摇头,说道:“本王虽然对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很有兴趣,但今天先不急,本王最近痴迷音杀之术,很好奇你的腹语术,先来说说这门功夫吧!”

    段延庆此人,虽然是四大恶人之首,但他终究不比其他那三个,他不滥杀,也不对百姓为恶,唯一的错,就是当了那三个的老大,充当他们的保护伞。

    赵佶决定给他一个机会。

    “腹语术?!”

    段延庆有些意外,这门功夫乃是他自创,平常说话不激发内力,若是和上乘内功相结合,便能迷人心魄,乱人神智,乃是一项极厉害的邪术。

    只是这门功夫纯以心力克制对方,倘若敌人的内力修为胜过自己,就会反受其害。

    所以,鸡肋得很。

    但既然端王想要,他并未有什么隐瞒,详细讲解了一番。

    赵佶沉思了片刻,便掌握了精髓。

    这也是一种音杀之法,却是另辟蹊径,以五脏六腑为乐器,发出次声波来伤人。

    但若对手内力强大,便会因此震伤五脏。

    康广陵也略有所悟,对音杀之术有了进一步提升。

    从段延庆处离开,赵佶总结了一下腹语术,并推陈出新创出一门“幻魔音”的内力激发之法。

    其实就是通过内力的激发,使声波夹带上能量,生成次声波来伤人。

    一时间,康广陵惊为天人!

    而函谷七友欲生欲死的日子,终于真正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