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三十八章 一曲肝肠断
    赵佶醒来睁开眼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穿越重生了!

    阳光从雕花的窗户上射进室内,透过满是龙纹图案的帘幔去看,整个房间朦朦胧胧,只隐隐约约知道古色古香,肉眼可见的高贵奢华。

    他微微耸动了一下鼻子,空气里弥漫的是淡淡的檀香味道。

    作为一个社畜,他闻不出这香究竟有多好有多贵,只知道闻起来格外的舒服。

    身上盖着的锦缎被面,顺滑的就像婴儿的肌肤,亦是露出一颗狰狞的龙头,赵佶悄悄数了数后面探出来的凌厉爪子,略带失望的只有四根。

    五爪金龙,那是皇帝的专属图腾。四爪,虽然看起来也像龙,其实应该称之为蟒,配用的人很多。

    ‘太子,还是王爷?’

    ‘等等,我夺舍的这具身子叫赵佶!这名字有点耳熟啊……是谁来着?大宋朝,我只知道赵匡胤、赵光义兄弟两人的名字,剩下仁宗、徽宗、理宗都叫……’

    又睁大了眼睛默默琢磨了十来分钟,赵佶略微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大宋绍圣三年,当今官家乃是神宗皇帝的第六子,自己的亲哥,登基快有小十年了,现在也还是二十啷当岁,至今无后,对自己这寥寥几个没有夭折的兄弟王爷也还算可以。

    至于是公元****年,真的兑换不过来,距离北宋亡国时间……我书读的少,也算不出来。

    赵佶瞪大眼睛望着天花板的帷幔:包黑炭已成为历史、王安石改革早就失败、司马光十年前就亡故了……好像苏大胡子还健在,时有诗词传世,举国传唱!

    这倒是个好消息啊!

    ‘距离靖康之耻应该还早吧!’

    ‘我,端王,赵佶!’

    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回到大宋当王爷……吼吼!

    老子996的社畜也有飞黄腾达的一天。

    赵佶终于放开胆子伸出猪蹄子在可以滚好几人的奢华楠木大床上探索了起来。

    ‘堂堂一个王爷,竟然没有美人侍寝,差评……’

    ‘咦!我身体有点问题!’

    (╯‵□′)╯︵┻━┻

    赵佶心中“咯噔”一下,迅速从奢华、温暖、舒适的被窝里坐了起来,昨晚的记忆迅速在脑海里浮现,不免露出一抹苦笑。

    端王小兄弟承受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这具身体才十四岁么!’

    ‘今后这枯燥且无趣的王爷生活可该怎么过啊!’

    ‘不……我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我有大好未来……何必操之过急!’

    就在赵佶浮想联翩之际,一道柔和轻灵的女声在雕花楠木大床外不远处响起。

    “王爷,您醒了?!”

    赵佶吓了一跳,重重帷幕的遮蔽下,竟然没发现早已经侍立在一边的美女。

    “恩!”

    他喉咙里吐出一道音节,随之,龙纹帷幕被撩起,露出一张九十分朝上的脸,容貌没的说,身材没的说,年纪看上去也不大。

    咦,还是有点大的。

    听她嗓音,小嘴也应该很甜。

    赵佶脑海里浮现出一系列的信息。

    她叫端午,端王殿下的贴身侍女,皇帝大哥亲赐的美人。

    自半年前赵佶年满十四,以平江、镇江军节度使的身份被进封为端王,开始出阁开府,端午便以贴身侍女的身份陪伴在赵佶左右。

    知根知底。

    ‘可不能让她发现我的异常……’

    赵佶不动声色,从大床上爬起来,下地,被美人伺候着穿了内衣,随之,房门打开一扇,一列婀娜多姿的侍女端着各色东西从外面走进卧室。

    放水,刷牙,漱口,梳头,穿衣……不用自己动手,美貌的丫鬟侍女们便给赵佶打理妥当。

    透过铜镜,可以见到自己还很稚嫩的脸,长得倒是小帅,赵氏一族的基因经过好几代皇帝的改良,能不帅吗?

    看看迪拜的王子、公主就知道了。

    你说倭国,可能他们审美观有点独特吧!

    再穿上蟒袍,人靠衣装,真的就是人中龙凤。

    而且这具身体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相反,尽管只有十四岁,却筋骨有力,手长脚长,是个蜂腰猿背的运动型身材。

    一朝夺舍重生,可真是应有尽有啊!

    一切收拾妥当。

    赵佶暗暗舒了一口气,很庆幸这具身体的记忆遗留下来了一部分,被自己吸收,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

    放水都不用自己扶,这谁受得了?!

    这真不是我要的生活!

    奢不奢靡暂且不说,就是对肾不好。

    足足打扮了有半个小时,赵佶才得以在莺莺燕燕里脱身,走出房间。

    早晨的太阳有点刺眼。

    我当王爷的第一天,有点累!

    不过我装着很享受的样子!

    真香!

    此时,大概也就早上八九点钟的时辰,秋高气爽,东京汴梁的气候很舒适。

    赵佶慢悠悠迈着八字步走在精致的楼宇间,王府里景致很美,假山、凉亭、溪水、荷塘,有着江南园林的婉约美。

    ‘大宋王爷的奢靡生活啊……’

    ‘但出去吃饭都要走这么远,我有点饿了!’

    终于,出了精致小巧的园林,走进豪华的大宅子,雕龙画凤的宽阔大厅里摆着八仙桌,桌上香茗一盏,以及各色早餐十余种,氤氲着热气。

    赵佶大马金刀坐在主位上,就着早茶,每样尝了一点,填饱了肚子。

    食物确实好吃,就是口味有点怪。

    比如那茶就怪了,就像一碗粥,好在味道尚可。

    吃饱喝足,这王爷的一天该干什么呢?

    赵佶陷入沉思……

    朝廷上的事,自己可没资格插手,便是偶尔上朝,也就做个工具人当背景墙。重要的是,若是和大臣接触的多了,展现的能力大了,官家大概就不放心了。

    王爷,就该有个王爷的样子。

    吃喝玩乐,爱美人不爱江山。

    不该自己干的事,最好不要伸手,会有杀身之祸的。

    至于身上领着的平江、镇江军节度使的官职,自大唐亡于节度使藩镇割据之后,节度使一职,就是虚职了,不领兵。

    而为了家国天下,拯救大宋,施行改革,富国强兵,王安石都没改革成功,我赵佶能成?

    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别看我是个现代人,其实真不懂治国,也不懂政治,我就是个社畜啊!连小公务员都没能力考上……火药、化工也不是太懂……历史方面,不提也罢……’

    ‘得了,我暂且先风花雪月,尝试着融入进王爷枯燥无趣的生活吧!’

    赵佶砸吧砸吧嘴,有点期待。

    阿弥陀佛,少年人,血气未定,戒之在色……且忍几年啊!

    “王爷,您看……时间不早了,是不是移步书画轩!”

    就在赵佶思绪飘飞之际,一个留着短须的中年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八仙桌对面,一袭青衫,相貌堂堂。

    “恩!”

    赵佶点了点头,按照此身多年来的习惯,早上必习字一个时辰,这是雷打不动的。

    但紧接着,他又摇了摇头,淡淡的道:“今日乏了,明天再说吧!”

    根据记忆,端王赵佶尤爱书画,虽然才十四岁,但一手书法,已得唐褚遂良之精妙,更是精工花鸟,已有小成。

    可谓多才多艺,是个艺术家的胚子。

    那中年清客听到赵佶所言,顿时一愕,足有两秒钟这才反应过来,唯唯诺诺拜退而去。

    看着此人的背影,赵佶不免有些愁绪。

    他夺舍端王,也汲取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但相应的天赋、掌握的技能,不是翻阅记忆能够掌握的。

    ‘该想个办法,不然迟早要露出破绽,大宋一朝,本就有狸猫换太子一说,而且古人都迷信的很,我若是表现的太反常,少不得要弄出点麻烦来……难倒要随大流搞个落水失忆?’

    ‘你说你正经王爷该做的事不做,花大好时光沉迷书法字画……得了,你还爱好蹴鞠,你以为你是宋徽宗啊!’

    赵佶的心情顿时不美了!

    但也有些庆幸自己不是皇子,皇帝是我哥,怎么着那宋徽宗落不到我头上。

    我安安心心做个富贵王爷,有能力便慢慢改变大宋,避免靖康之耻的发生。

    但金朝野猪皮这一劫好过,那漠北斡难河的一代天骄,真的很恐怖的,冷兵器时代,堪称无解……

    罢了,这真怪不得我。

    谁让老天爷没经过我的同意便将我丢在了大宋朝,也不给个金手指爽爽。

    想到挂,赵佶又有些惆怅,按理说,穿越重生配套的就是发放金手指。

    不管是带着仓库到大宋,还是北宋之召唤猛将,或者带着系统到大宋……都不嫌弃的。

    唉!

    你说我赤条条的降临北宋,能干什么?

    我一个社畜,不会烧水泥,不会制肥皂,不会吹玻璃,更不会造火枪大炮,也不是特种兵、扶贫的基层干部……

    我能力真的有限啊!

    唯有青楼听曲、尝尝海鲜、风花雪月,还有抄抄诗词人前显贵什么的,倒是能够勉强一试。

    所以,还是暂且先做个富贵王爷吧!

    我很难!

    但我还是忧心家国的……金人必须死!

    “王爷,若是乏了,不如去蹴鞠场活动活动筋骨……”

    又一个谄媚的家伙碘着脸出主意。

    赵佶眉头一挑,看来这王爷枯燥且无趣的生活,要从看球开始了。

    其实,玩球是很快乐的!

    看球次之。

    狗腿子,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