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四十五章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炼难吧
    扫地僧有追求吗?

    想来还是有的。

    无欲无求,佛门的“空”,那只停留在经书上,凡人去看经书,那就不是“空”了,你有了追求。

    扫地僧的追求,无外乎追求武道的巅峰。

    否则,如何能练出如此高深的境界出来,对少林寺武学有如此深入地研究。

    这就是执念,就是他的破绽。

    所以,赵佶决定再提升提升自己的实力,在武道上折服扫地僧,为我所用。

    少林寺,还是很有些底蕴,值得再次融进太祖的武道之中。

    易筋经,洗髓经,神足经,袈裟伏魔功,金刚不坏体神功,大力金刚掌,闯少林三十三路神拳,无相劫指,九图六坐像身法……

    春日正好,少室山上百花盛开,赵佶将七十二绝技融会贯通,这并不太难,连气运都没消耗一百两。

    而“神”的入门修行,却是耗去了近两千两。这才触摸到了门槛,一脚踏进仙侠的大门。

    但即便踏入仙侠的大门,也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如何来提升“神念”,需要更大的投入,才能有所进步。

    好在最近气运呈缓慢而持续的增长状态,便是消耗了不少,也还有六千有余。

    赵佶结束了短短两天的闭关,在藏经阁里睁开眼,眺望窗外,夜色中流露着佛门圣地的宁静和安详。

    猛然间,他身体里血气沸腾,心脏如同擂鼓,血脉如同大江大河奔流,刚刚掌握的一身实力尽数爆发了出来。

    先天之境!

    巅峰!

    就在赵佶爆发实力之后的短短时间里,少林寺震动了,实力达到一流的高手具都震惊地推开了窗户,然后一闪身便跃上了屋脊,夜风扑面,尚且凛冽,卷的僧袍猎猎作响。

    “那是……好重的阳刚血气……”

    慕容博一身黑衣,身后同样跟着个黑衣人,抬眼朝着藏经阁的方向看去,眼睛微眯,似乎在那白与黑之间看到了红光火焰,就好像是藏经阁里面失火了。

    “究竟是什么人的血气,居然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

    萧远山同样举目看着藏经阁上隐隐约约的红光火焰,知道那并不是真正的红光,而是强大的血魄阳刚之气。

    那种血气阳刚到了铺天盖地的程度,灼灼犹如烘炉。

    夜色里,一个青袍老僧抬头望着藏经阁,脸上露出欣赏之色。

    扫地僧何尝放下了?!

    这武道的巅峰之上,达摩祖师的境界之上,究竟有什么景色,谁能放得下?

    人生若是一点目标都没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活着与死了又有何区别。

    扫地僧对什么都看淡了,但这武道巅峰之上,他有执念。

    与此同时,少林众僧却是首当其冲,整个人都方了。

    方丈玄慈虽然没有踏足先天,但佛法精湛,一辈子参禅悟佛,在他那敏感的感知之中,可以“看”到藏经阁上方隐隐约约有一道长虹似的精气,横贯而上,直冲天际,就算是天上任何猛烈的风,都难以吹散。

    这道笔直,长虹一般精气,横贯在天地之间,似乎要把天地都撑起来一样。

    当然,其实根本没有这么恐怖。

    只是他毕竟处于弱小的一方,仰观之下,不免心生浩瀚之感,加上心乱了,所以更是感觉自己的渺小。

    “人之精气,如烽火狼烟,凝聚升腾九天之上,这是佛陀、武圣气象,万邪不侵,百魔不敢靠拢。达摩祖师亦不过如此……端王有如此之气,端王竟有如此实力!!!”

    狼粪燃烧的烽烟,笔直一条,可以直冲九天,就算怎么样的大风都吹不散,所以点燃“狼烟”来做军事报信的烽火。

    而人的精气若是爆发,内力达到一流之后便能感知,甚至有道之士望气,“看”见了如狼烟烽火一般的精气,直接九天,就知道这乃是圣者气象,是武道中的圣者。

    能把自身血气修炼到这样的程度,让神念敏锐之人感觉到这样强烈精气的人,天下之间少之又少。

    “阿弥陀佛!达摩再世……”

    达摩院首座皈依了。

    那才是十来岁的少年啊!再给他十年……该达到如何境界?

    哗啦啦!

    赵佶的感知之下,身体里血液流动声好似河流之声,潺潺不息,心脏犹如两军对垒,擂鼓声不觉。

    呼!

    吸!

    随着赵佶的呼吸声,空气如潮水一般一收一进。

    最后,竟然“昂”的一声,一道龙吟之声从一呼一吸之间摩擦出现。

    藏经阁里,龙吟之声不断。

    一众僧人聚集在藏经阁下,心有戚戚,果然不愧是端王殿下,这动静,实在让人惊骇。

    莫不是真的化龙了?

    只是却也无人敢去打扰。

    “端王于少林藏经阁得道,乃人间盛事,乃我少林兴盛之相啊……”

    “达摩老祖在前,端王在后,此乃我少林之福,天下之福。”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赵佶停了下来,各类异声顿消。

    饿了!

    腹中犹如雷鸣。

    轻吐一口气,缓慢起身。

    随着一身筋骨噼里啪啦的响动,走出闭关的藏经阁,只见外面的广场上站满了大和尚。

    “正好,本王饿了,现在寺里还有吃的吗?”

    非时不食,是佛门的戒律。

    不过,戒律堂的首座却是眼观鼻鼻观心,根本没有听到。

    玄慈双手合十道:“端王殿下,明日所食的烧饼已经准备好了,只要蒸上便可,菜肴让厨僧现做也要不了多长的时间……”

    赵佶摸了摸肚子,说道:“让亲军宰上两只羊,顺便让他们将军粮取十人份过来。”

    寺里吃肉吗?

    自然吃肉。

    但戒荤辛。

    很久以前,荤辛合指味道浓郁的葱蒜等事物,非特指肉食,但后世以来,世人常以荤代肉类。

    佛门原本只禁杀生、荤辛,不禁肉食,后慈悲为怀,也渐渐禁绝,但少林为天下武道大宗,弟子多行强身健体之事,若少了肉食,又无其他营养补足,难免亏损身体,故《少林戒律》有云,武僧秉原初之意,只戒荤辛,但不可杀生。

    也就是说,要吃肉,请俗家弟子或山下农夫宰杀便可?

    军粮是肉干,赵佶慢慢地嚼着。

    垫了个肚子,赵佶这才抬起头看向一众大和尚:“不过是达到先天之境的巅峰,一道小关卡,尔等有什么可惊讶的?”

    “这……”一众大和尚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

    “修行,小道耳!”

    赵佶嘴角一扬,歪嘴道:“不会真有人觉得修炼难吧!对本王而言,不过喝水吃饭一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