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六十三章 山陵崩
    完颜阿骨打,作为女真部族的总首领,完成了建国、破辽两件大事,推动女真族的历史进入一个全新的大时期。

    现在他才刚刚三十岁,还仅仅只是完颜部的首领,但也已经初具峥嵘。

    那一身骑射的本事,赵佶倒是看不上,论武道,不要说女真人、契丹人、西夏人,就是扫地僧、逍遥三老这样的存在,也只能屈居其下,时常讨教学问。

    但阿骨打那种英豪气度,却是天生的气场强大。萧峰这般人物,结交短短时间,便引为知己。

    简单来说,他就是将领袖气质给点满了,天生的领导人,加上豪爽、义气,一般女真人在他面前,就是纳头就拜。

    都说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女真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这些白山黑水里的野人只要学会了如何打仗,如果上天再给他们一个英雄,用不了几年就会横扫北方天地。

    自古以来,甚至到五百年后,只要北方的野蛮人拎着锤子刀子嗷嗷叫着从荒芜的冰天雪地里向一个地方集结的时候,就预示着一场席卷世界的大风暴开始了。

    一群不要命,也不在乎生命的野蛮彪形大汉只要第一次品尝到胜利的果实,他们余下的生命就以追求这种甘美的果实为唯一的目标。

    契丹人是这样,党项人是这样,后来的蒙古人是这样,满清人也是这样!

    而战争是最能培养人灵性的地方,只要这样的战争持续下去,野蛮的女真人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他们本来就是最好的战士,只要学会了如何打仗,他们将是无敌的。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不是字面上说得那么轻微,而是用华夏儿女的血书写的惨重历史。

    但这一切都已成过往,赵佶将主宰整个北方,不会容许任何一个异族崛起。

    女真人唯一的一条出路,就是007,为大宋征战到死。

    完颜阿骨打看过大宋的骄兵悍将之后,虽然依旧整天豪迈得很,拉着萧峰喝酒,但根据赵佶潜派人的暗中观察,却是隐藏着浓郁化不开的愁绪。

    或许,这就是绝望。

    压在头顶上的辽国没了,来了个更强更狠的大宋。

    女真人的出路,他完颜阿骨打看不到。

    “殿下,女真完颜部献上东珠十斛,海东青九只,貂皮、人参无数,以贺大宋灭辽解救女真于水火之恩!”

    毛遂自荐随着大军前来北方,准备治理燕云十六州的,正是蔡京。

    不得不说,这个老匹夫真的善于为官,也知道怎么往上爬,重要的是,他的政治觉悟很高,能力也很强。

    赵佶从一开始很不待见他,到现在接受用他,这个知天命年纪的老贼自己做出的努力真的很大。

    但却也乐此不疲,甘心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样的人,往死里操就是了,当然,偶尔的时候也需要给点甜头,给点盼头。

    赵佶放下手里的巨型人参,闻闻自己手上的人参味道,瞅着蔡京问道:“元长,你说说看,这白山黑水的女真人,该如何来统治?”

    “殿下,女真人的好东西还真不少,东珠、貂皮、人参,战马好像也不错。”

    蔡京先将女真人的好处数了数,然后偷眼看着赵佶的表情,转而说道:“但女真人是野兽,我们不能因小失大,让这些野兽壮大……”

    “事实上在辽国的贵族眼中,虎水边上的女真人还算不上是人,他们不过是一种类似人的猴子。在辽国的律法中,杀死一个女真人和杀死一头熊是一样的……狗熊手里抱着珍宝,拿一点粮食换,自然是天经地义的!”

    “但现在不行了,那些女真人已经知道海东青很贵,东珠很值钱,一颗上了年头的人参可以换一百斤麦子,一张貂皮还能换取一个相对白嫩的倭国女人,他们什么都知道了!”

    “所以他们开始了反抗!”

    “我们大宋礼仪之邦,自然不会让女真人去饿死,但我们精美的瓷器、华丽的丝绸,也是很贵的,用来换取貂皮、人参、战马,女真人并不亏。”

    蔡京说得很直白,这是他一年多时间里琢磨赵佶性格,特意转变的。

    不搞那些虚头巴脑、辞藻华丽的说辞。

    赵佶拍了拍老贼的肩膀,笑道:“将燕云交给你,本王是放心的。具体对女真人的政策,你再写个折子,本王好好看看。”

    蔡京挺直了脊梁,施礼道:“必不负官家和殿下所望!”

    ……

    北方依旧还在打战,只是战线被推到了草原上,追逐契丹人,对于现阶段的大宋来说,还是有点难度。

    灭辽,要持续几年的时间。

    东京城,又一次迎来了秋风。

    赵煦的咳嗽声已经衰弱无力了,浓痰涌积在喉头,怎么也咳不出来。

    自半月前耶律洪基被压送到了东京城,赵煦便拒绝了窦公用内力缓解他的痛苦,也拒绝了吃药。

    被病痛折磨到至今,当或者只剩下痛苦之后,赵煦已经有了求死之念。

    如今大宋克定燕云、俘虏辽帝,逐辽国于漠北,如此功绩,太祖太宗没有完成的大业,在他赵煦的手里完成了。

    “朕终于可以瞑目了!”

    赵煦用力咳出了一口浓痰,脸上浮现出潮红,他用力抓着窦公的手:“该让十一弟回来了!这天下交给他,朕心甚安!可惜,看不到大宋再现汉唐的盛景……”

    “陛下,汉唐亦不及我大宋!”

    三天后,一群大臣从大庆殿里出来了,神情慌张,皇后亲手点燃了大庆殿巨鼎中的干柴,熊熊的火焰窜出来之后,紧接着一股黑色的浓烟就笔直的升上了天空。

    “陛下驾崩了!”

    浓烟刚刚升起,东京城中的钟鼓大作,很快大相国寺那座万余斤重的巨钟也响了起来。

    于是,天下缟素。

    窦公领御林军八百余,不眠不休从东京直奔燕京。

    赵佶得到消息从燕京南院大王府邸走出来,看到的便是脑袋上扎着白布的窦公,以及同样扎白布的御林军。

    推金山倒玉柱,八百御林军随着窦公轰然跪下。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