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六十八章 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三日之后,江都扬州城,僻静的小院里。

    对于隋朝的伙食,赵佶这种嘴叼的人,那是一点都看不上的。

    胡饼、烤肉、水盆羊肉、水煮鱼,再来上一碗煮茶,吃上一两顿还行,三餐都是,就让人嘴里寡淡了。

    你说好好的茶叶子被他们晒干后碾成碎末,放在炉子上煮一煮,加点葱姜咸盐等稀奇古怪的东西,熬成一锅粥,这能喝吗?

    至少大宋的茶,那也有点后世茶的雏形了,是喝的,不是用来吃的。

    赵佶是个养尊处优的人,吃最美味的菜,喝最烈的酒,住最好的房子,操最美的人……

    仪式感很足,吃喝玩乐都不随便。

    好在正是中秋时节,江南的大闸蟹却是灌满了黄,选了上千只拳头大的母蟹,刷洗干净后用干稻草捆绑起来,在大锅里蒸熟后,只用醋来调味,那味道也是极美的。

    再烧上一壶老酒,有秋天的味道!

    小洛璃巫行云、既是奶奶又是外婆的李秋水,这两位哪当过厨子,好在蒸螃蟹不要厨艺,将赵佶服侍得很妥当。

    酒只喝了半壶,一人无意饮酒,但螃蟹吃得比较多,壳已经堆得老高。

    这玩意儿不饱肚子的,偷得浮生半日闲,一边动用气运回忆着前世的记忆,一边吃个痛快。

    “陛……赵公子,江湖上的信息我打探得差不多了。”

    萧峰风尘仆仆走进来,行了一半礼又收了回去,立刻豪气地坐在了赵佶对面。

    赵佶给他添了个酒碗,筛去了绿蚁,倒了杯老酒:“不急,喝完酒,吃几只螃蟹,慢慢道来。”

    萧峰倒也豪气,这本是他的性格,立刻连干三碗,但对螃蟹倒是没什么食欲,嫌麻烦只吃了半只,便开口道:

    “公子,这隋朝,与历史上倒是没多少区别,但却多出了些武学宗师,魔门、道门的强者……”

    听到这里,两个剃蟹黄的工具人有了兴致,放下了手里的螃蟹。

    “我们华夏的道家第一高手宁道奇,有散人之称,高句丽武学宗师奕剑大师叫做傅采林、塞外武学宗师有武尊之名,叫做毕玄……”

    “还有岭南宋阀的阀主,人称天刀,武功、兵法双绝的一代宗师。这些宗师,具体实力尚不明确,需要交手才能判定。”

    “至于黑白两道,慈航静斋与净念禅宗并称武林两大圣地,为白道武林之首。每每于中原处于乱世时,派出门人访寻真命天子,为天下拨乱反正。”

    “黑道自称圣门,但被白道称作魔门,有两派六道,阴癸派、花间派、补天阁、邪极道、天莲宗、真传道、灭情道、魔相道……”

    萧峰倒豆子般将打探到的消息一一说出。

    赵佶并不惊讶,三天前踏足陆地,简单打探之后,他便知道这是黄易的武侠世界了。

    大唐双龙传,电视剧自然是看过的,这三天动用气运回忆,却是在脑海里又看了一遍。

    当年看的时候没大的感觉,如今再看,简直代入不了,一点代入感都没有。

    这?就是一部舔狗传嘛!

    撇开种种外在的东西,黄易描述的内核,就是讲述两个文盲被各种忽悠蛊惑的故事。

    这本书告诉我们,无论你武功有多高,有空的时候一定要多读书。不然武功再高,也会被忽悠得找不到北。

    舔狗徐子陵为了女神,连兄弟都不要了,舔了一辈子也就和师妃暄打了一个素炮。

    号称完美无缺的宋缺,为了女神梵清惠,先是故意娶了一个丑女,后来更是因为梵清惠的缘故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和宁道奇决战,抛去了理想和民族。

    按理说,老宋付出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大的牺牲,怎么也得让老宋干一炮吧!

    可惜,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关键时刻不负责任的宋缺配上一个一样不靠谱的寇仲其实还是蛮合适的。

    寇仲为了兄弟放弃了天下,放弃了那么多追随自己打天下的部下。

    也不想一想李世民连兄弟父亲都容不下,岂能容得下寇仲的手下人?

    舔狗谢晖,身为独尊堡堡主,因为女神梵清惠的一封信就背叛了结交多年的兄弟宋缺,果然是为了女人插兄弟俩刀的典范!

    赵佶这三天里细细看了一遍大唐双龙传,乐得不行。

    舔狗多得很,从未看到这么多的舔狗聚集。

    赵佶,从来只被人跪舔,绝不舔任何人,除非……她是名器!尝试舌尖上的美食!

    想到这里,这个世界突然就美味了起来!

    可惜,电视剧不能完整地描述这个时代,不能完善出黄易大师的武侠世界观,所以需要去探索。萧峰打探到的信息,在赵佶看来,还是不够详细。

    等了片刻,童颜鹤发,模样越发柔美的葵花老祖第二个回来了。

    “公子,那杨广已是冢中枯骨,各地叛乱不休,若是谋划得好,必可取唐,而待之!不知公子心中是何谋划?”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赵佶放了一只螃蟹在他面前。

    “咱家明白了!”

    “阿弥陀佛!”

    没片刻,扫地僧慢悠悠走了回来,说道:“公子,贫僧欲往净念禅宗一行,为公子打探出此世佛门的根底。”

    拄着拐杖,一身道家装扮的无崖子跟在后面,笑道:“我倒是对那魔门很有兴趣……”

    “其实咱家想去探探魔门的底!”葵花老祖竖起兰花指优雅地吃着螃蟹。

    “这不冲突,葵兄可以去海外的阴癸派,我便去中原看看!”

    接过巫行云递过来的蟹肉,无崖子老神在在的吃了起来。

    “不知公子如何想法?”萧峰突然在三位大佬面前插了一嘴,说到了点子上。

    几个人都看着赵佶,等他吩咐。

    “魔门、佛门、朝堂,自然需要深入探索,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吃螃蟹,凉了就不好吃了……”

    赵佶继续吃蟹,一点也不急。

    千只螃蟹,七人虽然都是高手,也吃到了傍晚时分。

    在水里洗去了腥味,赵佶抖去了手掌上的水,满足道:“这扬州,我却是寻到了一份机缘,如今酒足饭饱,尔等便随我去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