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七十九章 煮酒论英雄
    人间四月天,又到青梅煮酒时。

    云玉真、傅君婥、沈落雁。

    赵佶一眼就排除了前面两个,一个技巧太好,一个似乎钟情于萧峰,弱水三千吾只取一瓢饮。

    我真是个好男人!

    所以,他邀请俏军师在扬州瘦西湖煮酒论天下。

    你看他好像是在勾女,其实不然。

    扫地僧送来密信,言李密此人野心极大,需要谨慎对待。而沈落雁也不是云玉真、傅君婥这样的江湖人,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而且她有女军师之名,心思缜密,所谋甚大。

    按照剧情发展,此女为李密夺取瓦岗寨立下汗马功劳,真正的女中诸葛,还是探一探她的底为好。

    若是到了无法挽回的时候,再辣手摧花,那多煞风景。

    赵佶是个爱花惜花之人!

    特别是这种世间独无仅有的奇花,需要好好呵护,用心滋润她们。

    瘦西湖中的小舟上,案上的小火炉将青梅酒煮得“咕咕”作响,酒香四溢。

    桌上几碟小菜,也是赵佶这半年来寻到的美味,可以佐酒。

    沈落雁踏水而来,轻灵地落在小舟上,任由湖风吹得秀发在后方写意飘拂。

    “赵公子,我已经和云玉真、傅君婥沟通好,瓦岗寨的手暂时还伸不到东南沿海,但盐帮可以向北发展,瓦岗寨可为助力。萧峰师叔在北方聚集义军,却是正好和瓦岗寨遥相呼应。待时机一到,必能席卷天下!”

    赵佶倒了两碗青梅酒,指了指面前的蒲团,说道:“萧峰在草原上,我倒是放心,必有所建树,足可助你们瓦岗寨一臂之力。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你去了瓦岗才半年,便有首席军师之称,更是李密的心腹。想来智慧非常,我想和你聊聊这天下英豪,来个煮酒论英雄!”

    沈落雁不认为赵佶贪图她的美色,一个能够让扫地僧称之为老师的人物,前辈高人,虽然面相年轻,但肯定是老前辈。

    所以,她一点都没有往那个龌龊的方向上想。

    纵然她聪明至极,谋略过人,此刻也是灯下黑。

    沈落雁坐了下来,挺了挺胸膛,略有些骄傲道:“前辈谬赞,与前辈相比,小女子不过凡夫俗子。”

    “你太谦虚了,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赵佶举起精致的酒碗朝她干了一碗青梅酒,笑道:“前些天,东海李子通的义军,渡过淮水,与杜伏威结成联盟,大破隋师,并派出一军,南来直迫历阳。若历阳被攻,长江水路交通势被截断。你观那杜伏威可能成事”

    谈到争夺天下,沈落雁就更来劲了。

    她这人,爱武装不爱红妆,有聪明的头脑、独到的眼光,要干出天下女子没干出的壮事,所以她选中了李密,助其争夺天下。

    要当一回女中诸葛。

    沈落雁尝了一大口青梅酒,回味了一下,说道:“前辈,杜伏威名气虽大,却不是争天下的料子,既纵容手下,又贪图眼前小利,强行拉夫入伍,弄得天怒人怨,村镇荒弃,实是饮鸩止渴的下下之辈,要不了多少时日,必败无疑。”

    “哦,那王薄和窦建德之流如何”赵佶捞了颗青梅子放在了她的酒碗里。

    沈落雁举杯敬酒:“王薄乃长白派第一高手,被称为武林中的鞭王,自称知世郎,所作《无向辽东浪死歌》……”

    “长白山前知世郎,纯着红罗锦背裆。

    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日光。

    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

    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

    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

    豪迈大气的吟罢,豪气的仰头饮尽碗中酒,重重的将酒碗放在案子上,说道:“王薄深入民心,亦懂掌握民心,故极受山东民众支持,比杜伏威强胜多了。”

    她顿了顿,因为喝得有点急,酒气上涌,润红了白皙的脸,再道:

    “若无我瓦岗寨,那代之而起的必是清河人窦建德无疑,此人乃河北黑道霸主,挂名当过里长,后因家族亲友被杨广派人杀个干净,愤然加入高士达的起义军,高士达战死,这支起义军就落到他手上。此人武功已臻化境,手下有十万之众,据高鸡泊为基地,势力直贯黄河,不容轻视。”

    赵佶大碗喝酒,大碗斟酒,大笑道:“如此说来,在你眼中,那什么宋子贤、王须拔、魏刀儿、李子通、卢明月、刘武周,不过是冢中枯骨了!”

    “泛泛之辈,不值一提!”

    “女中豪杰,当浮一大白!”

    “前辈,干!”

    “干!”

    连干数碗。

    “那么,李阀又如何”

    沉落雁抹了抹嘴角的残酒,不屑道:“四阀之主中,论武功,李渊只能排在榜末;论才略,他亦是倒数上来第一人。为人胆小怕事,优柔寡断,更是贪恋美色;明知是杀头之罪,仍私下受了晋阳宫宫监裴寂,从原属杨广所有的宫女中挑出的两名绝色,这样的人何以能成就大事”

    “哈哈……我听说他有个好儿子,足可保他成就大事。”

    “谁”

    “李世民!”

    “黄毛小儿,不值一提……”

    沈落雁有些熏熏然,但俏目却是越发的亮了起来,闪过莫测高深的异芒,说道:“现如今瓦岗寨开仓济民,又传檄天下,数杨广十大罪状。天下人心,无不归向。”

    “其它三阀岂肯坐看天下落入瓦岗寨之手”赵佶摇了摇头。

    沉落雁油然道:“宋阀势力偏于南方,只能依附北方之势成事,可以撇开不论。独孤阀和皇室关系太深,唇亡齿寒,亦无争天下之力。只有宇文阀人材众多,可以稍有作为。可惜当了这么多年走狗,仇家遍地,杨广若亡,宇文阀只会成为众矢之的,任他们有三头六臂都应付不了。”

    “李密如何”赵佶带着浅笑,图穷匕见。

    沈落雁端着酒碗的手微微一滞,苦笑一声,将碗中酒饮尽,摇头道:“若是年前,我必言李密乃当今有数的武林高手,更是用兵如神的兵法大家,为人亦有领袖魅力,是可问鼎天下的人物。可惜……他生不逢时!”

    “前辈,扫地僧大师被你所潜,必有所图。不知前辈选中何人征伐天下沈落雁愿效犬马之劳!”

    赵佶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这天下,何必交给别人,就像你一样,不会送给别人,我要亲自来尝啊!

    几壶酒两人就着天下英豪喝完,沈落雁醉了。

    赵佶给她盖上了薄衣,站在船头遥望着瘦西湖。

    这天下,逃不出他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