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九十二章 音道大门敞开
    宋缺以一口剑表明了态度,骄傲如他,没有细说,但一切已在不言之中。

    握住了九韶定音剑,就等于是继承了谢玄的意志,那是守卫汉人的意志,百折无悔。这是宋缺对赵佶的期望,也是他毕生的心愿。

    宋缺的刀桎梏于一家一族之间,但他的刀也成长于此,这就是他的道。抛弃了家国天下,他宋缺就不是天刀了。

    一个人的强大与否,要看他的意志和信念,挂逼除外。

    同样,他献出了九韶定音剑,也等于在向赵佶效忠,就像他的先祖宋悲风那般,一辈子恪守着诺言。

    宋缺的骄傲让他难以用言语来表达效忠的意图,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这是一个局!

    赵佶细细回想,不免露出了笑意。

    但大宋与宋氏之间的联系,似乎还差上最重要的一环,一个桥梁,一个纽带。

    赵佶不是好色之辈,也不贪恋美色,但联姻,自古以来都是两个势力联合的必要条件之一。

    有了这种亲属间的联系,似乎才更能得到双方的信任。

    赵佶自然是信任宋缺的,但宋家要融入大宋帝国中去,光凭这种信任似乎不够,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国丈这个身份,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次前来郁林,宋家给了赵佶最高的礼仪,名列武林十大胜境之一的槐园,就作为大宋天子下榻的行宫。

    赵佶与宋缺会晤之后,接下来,双方势力还有很多需要沟通的地方,不过,这并不需要赵佶亲自去谈,派去鸡要秘书沈落雁沈婕妤,全权处理。

    岭南之地,多险山秀水,景色宜人。

    赵佶在这种景色里小住几日,也是舒坦得很。人一舒服了,神清气爽,连带武学都有精进。

    天上白云冉冉,左下方大江冲奔而来,江水粼粼,对岸的山峦反映着日光,右方土地开阔平坦,一片小村庄点缀其上,阡陌交错,被翠色浓重的群山环绕作衬。

    在一片恬静中惟只江水滔滔,澎湃奔流。

    赵佶在山顶打坐许久,轻抚膝上九韶定音剑,谢玄的剑意已经掌握,甚至仰仗气运向前推演了一大步。

    当你能轻松进入的时候,你就该明白,不是你厉害,只是有很多前辈替你解开了重重关卡。

    赵佶向来喜欢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行。

    音道与剑道的结合,着实强大,但格出的至理,却是振动,声音不过是表象,强大只是附带的力量。

    一口神秘材料锻造而成的九韶定音剑,一道两百年前的绝世高手的剑意,再加上千余点气运的悟道,让赵佶窥视到了“振动”的武学力量。

    音道,终于在赵佶面前敞开了真正的大门。

    当然,要得大道,还很遥远,前方有重重关卡阻挡。

    而当前进受到了阻碍,然后一举击破,才会得到成功的喜悦和快感!若是一开始就是宽阔大道,那将得不到任何成就感!

    拄剑而立,赵佶俯瞰苍穹,心中模拟谢玄与慕容垂一战,同样的剑道,他现在有信心一剑破其护体真元,将其重伤。

    突然,他耳朵微动,有人蹑手蹑脚来了。

    声音通过空气的振动传递到他的脑中,勾勒出一幅幅画面,听其落脚之声,就知来者是个女人,而且不是熟悉的女人。

    “宋氏槐园,防卫重重,可不是谁都能摸进来的,以你的功夫,走不到这里。”

    那戴着兜帽,全身笼罩在黑袍里的人影突然停下了脚步。

    迟疑了三秒钟,那女人抬起脑袋,说道:“我想看看,父亲急迫地让我从中原赶回来,让我嫁的人究竟是何方人杰?”

    “宋玉致?!”

    “正是我,你出招吧!”

    “你让我出手?”赵佶笑了,缓缓的转过身。

    宋玉致看到赵佶那张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脸,感受着他那厚重如山、高大若天的气度,顿时愣住。

    良久,这才咬着下嘴唇,说道:“宋玉致不才,请教赵公子绝学。”

    隋末天下未定,大宋虽然在岭南开辟了偌大的基业,但赵佶深谙苟道,并未对外称王称帝,依旧以赵公子身份对外。

    只了了几人知道赵佶天子身份。

    显然,宋缺、宋智没有对宋玉致公开赵佶的真正信息。

    说完,宋玉致手往腰间一抽,一条丈许长的软鞭呼啸而至。

    但她那一鞭子未触碰到任何实物,眼前一花,赵佶已经来到了宋玉致身畔,凑到她充满刚健美态的俏脸旁,热呼呼的呼吸轻轻触着她毫无瑕疵的脸肌,柔声道:“宋小姐,你败了!”

    宋玉致的瞳孔顿时收缩,连呼吸都急促起来,起伏有致的酥凶现出前所未有的波动,倏地转身,玉掌闪电般出手,落向赵佶宽厚的胸膛。

    “哎!”赵佶一声轻叹。

    宋玉致俏脸忽明忽暗,秀眸满是挣扎的痛苦,旋又为更复杂的神色所替代。

    赵佶硬接了她那柔柔的一掌,震得玉手生痛,然后顺势一把揭掉她的兜帽,撕去了她的黑袍。

    霎时间,如云的秀发瀑布般散泻在幽静的林间,斑驳的光下,她的眸子像宝石般闪烁着精光。

    这个破瓜年纪的少女,乍看似乎不是太美,这或者是因为她的轮廓有点阳刚的味道,可是她那皮肤雪白里透出健康的粉红色,气质高贵典雅,腿长腰细,身高比沈秘书尚要高出两寸,明眸皓齿……

    所有这些曼妙的条件配合起来,竟将沉落雁给比了下去,形成非常独特的气质。

    “你……”

    宋玉致顿时蹲下,将娇躯缩成一团,黑白分明的美眸凝望着赵佶,恶狠狠道:“登徒子,我宋玉致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嫁给你……你休想……”

    赵佶带着意味深长的浅笑,深深地瞧着她豹子般美感的身躯,说道:“到时候,可就真香了!”

    将手里破碎的黑袍一扔,正正好掩盖了她的娇躯。

    宋玉致紧咬着牙关,乌黑放亮的眸子里,眼泪在打转。

    “你转过去!”

    赵佶撇撇嘴,也很无奈,岭南这个时节,天气真的很热,所以,穿得少也正常不过。

    话又说回来,你又抡鞭子,又出掌,我不过撕去了你的黑袍,看了几眼纯白的亵衣,你又不会少块肉。

    赵佶朝着远方看了看,身体一动,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可怜兮兮的宋玉致眼中。

    槐园密林深处,传来了人声。

    宋玉致立刻将黑袍穿好,掩盖了撕裂的部位,狠狠地跺了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