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九十五章 惊为天人
    请?

    秦叔宝满脸的黑线,你对这个字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这是请吗?老子差点都以为要上刑场了!

    他看了名叫玉致的斟酒美妇人一眼,然后端起精致的汝窑酒碗,一口饮尽,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好酒!够烈!”

    抹了一把嘴角的残酒,秦琼端起蒲团大的手掌,朝着赵佶一拱手:“隋将秦琼!今个儿被你请到此地,若要杀我,给个痛快,若要降我,也给个奔头。莫要以为金银美色就能乱了我的心,这天下,某不效忠庸碌之辈!”

    “放肆!”

    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秦琼就看到一个阴柔的男子立于阴暗之地,眯着眼看着他,眼神如箭,刺激得他汗毛倒立。

    同时,李靖也是一怔,他到此已久,竟然没发现那里还站着个人。

    ‘那是……太监!’

    李靖瞳孔微收,太监这个群体,只有皇室才有啊!

    ‘不知是大隋的,还是前朝的?这个赵公子,来头不小!’

    童贯不自觉掐起了兰花指,尖声道:“秦琼,莫要以为你是个人物,就敢在……公子面前放肆,公子麾下,如你这般的厮杀汉,数不胜数。”

    秦琼脖子一硬,“嘿嘿”笑道:“我不过小小建节尉,六品武将,算个什么人物?你太高看我了。”

    说完,他也没有再多言,从善如流地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

    在李靖看来,秦叔宝或许很是勇武,是个冲锋陷阵的将领,但这天下,最不缺少的就是勇武。这纵横天下的人物中,秦琼还真算不上个人物。

    赵佶挥了挥手,童贯默默地退回到了黑暗中,阴暗迅速掩盖了他那渐渐婀娜的高大身躯。

    “我有一壶酒,可以慰风尘。今日不聊天下兴亡!浊酒一杯,两位饮否?”

    秦琼咽了一口口水,在船上这两天,嘴里淡出个鸟来,现在尝到酒香,闻到肉香,腹中早已经“咕咕”大叫。

    “喝!”他豪爽地端起酒碗,又灌下一碗酒,拿起一个东坡肘子就啃了起来,显然是饿急了。

    李靖别无他法,今日这场酒,是逃不掉了,一仰头,干了。

    这时候,沈落雁也拿起了酒壶,和宋玉致一起当起了侍女。

    秦琼一看,面上没有变化,但内心却是一惊。

    这可是俏军师沈落雁……咦,这豚肉好吃啊!

    几壶酒下肚,桌上已经是杯盘狼藉,秦琼、李靖都是军中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惯了,丝毫不扭捏,豪爽。

    而所聊者,不过武学、美食、美酒之物,倒也愉悦。

    赵佶果然不说招揽之事。

    “宋妹妹,你在旁照料着,我去去就回!”沈落雁低声说了一句。

    宋玉致点头道:“沈姐姐,这里交给我吧!”

    就在两女低声交流间,李靖举起的酒碗愣在了半空中。

    ‘姓宋,名玉致?’

    他心思细密,顿时将得到的种种信息联系在了一起。天刀宋缺之女,宋玉致,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宋缺的女儿做侍女?不怕天刀砍了他脑袋吗?还有,她一幅汉家妇人的装扮,这是已经嫁为人妇?什么时候的事?江湖上竟没有消息传开……’

    “李兄,你愣着干什么?”

    秦琼拍了拍李靖的肩膀。

    李靖看着洒了些许的酒碗,放了下来,站起身,朝着玉立于一旁的宋玉致抱拳道:“敢问,可是天刀宋缺之女,宋家小姐?”

    宋玉致也是豪爽的性子,回了一礼:“不敢,如今乃是赵氏妇人,已非宋家小姐。”

    秦琼张大了嘴,然后恍然大悟:‘原来是宋阀的女婿,怪不得了!莫非瓦岗寨也投效了宋阀?话又说回来,这位赵公子究竟是何人,竟然能娶到天刀的小女?江湖上竟然默默无名……’

    “失礼,失礼!”

    一阵寒暄,气氛越来越诡异。

    沈落雁回来了,抱着几本书册。

    赵佶笑道:“酒尽人欢,没什么好东西送给二位,这几本兵法和秘籍,二位拿去看看,今晚在此稍作休息,明日事,明日再说!”

    带着神秘的浅笑,赵佶站起身,领着宋玉致而去。

    沈落雁亦是那种莫名的浅笑,将书册放在二人身边,抱拳而去。

    “李兄,你知道这赵公子是谁吗?北方门阀,还是南方士族!”秦琼对赵佶有了很浓厚的兴趣。

    李靖摇了摇头:“看不出来,不过,能娶天刀之女,必然不是泛泛之辈,而且,他手下人实力个个不凡,更有宦官守护,被他看中,你我似乎要沦为他砧板上的鱼肉了。”

    “哎!大隋日渐衰落,天下叛乱此起彼伏,改朝换代不远了,李兄,你说此人可能成事?”

    “秦兄,不太好说!宋阀毕竟偏居一隅,岭南攻中原,几乎没有夺取天下的可能。”

    李靖说着,眼睛落在了沈落雁放在他面前的兵法书册上。

    《六军镜》!

    封面上写着三个无比霸气的大字。

    后面还有六本,李靖翻了翻,各是:《阴符机》、《韬钤秘术》、《韬钤总要》、《军中手记》、《兵钤新书》、《弓诀》。

    已经不惑之年的李靖,可以说饱读诗书兵法,但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未看过这七本兵书。

    随手翻了一下,立刻,他便被书中的内容所吸引,秦琼问他话,他竟做出稍安勿躁的手势。

    “等等……”

    “再等等……”

    “妙啊!竟与我心中所想吻合。”

    “这兵法,好似就为我所写……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一时间,李靖将大腿都给拍红了。

    秦叔宝搓了搓胡子拉碴的脸,将面前的《阴阳锏诀》拿起。他战阵用枪,步战用双锏,最拿手的本事就是锏法。

    《阴阳锏诀》,是赵佶以太极阴阳之道化入锏法所书。以他现在的武学造诣,随随便便写出的外功秘籍,也是绝顶之流。

    一时间,秦琼也沉迷了进去。

    不知不觉,东方破晓,一夜时间悄然而逝。

    “呼!”

    李靖合上了兵法秘籍,闭着眼沉思良久。

    “李兄,得他一部绝学,我欠这赵公子很大的人情,或许……我暂时不离开了。”

    在院子里舞了一遍锏法的秦琼走了回来。

    李靖睁开眼,眸子里透着复杂的神色:“秦兄,能写出这七部兵法之人,已经集古今兵法之大成,这天下,此人可当十万大军。李靖实在佩服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