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一百零六章 师父,识时务者为俊女
    婠婠那双纯洁的眸子深处,在短暂的平静之后,顿时露出羞愤之色。

    她之前看似昏迷,其实还是略有些神志,能够微微感知到外界的信息,知道被葵花老祖所制后发生了什么。

    随之,她的脸红了起来,染透了雪白的脖子,整个身体更是微微颤抖,紧咬牙关才没有从喉咙深处叫出羞耻之音。

    良久,这才坐了起来,刚准备站起来,又发现生死窍肿胀的厉害。

    眉头一蹙,更有万种风情。

    扶着墙走出房间,一双纯白的赤足虽然依旧动人,但走姿有些奇怪。

    外面已经是星月满天,海风吹来,带着大海的微微腥气,婠婠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振作起来,决定忘记刚刚发生的一切。

    突然,她愣住了。

    在星月交辉下,祝玉妍沉默地站在庭中,没有任何瑕疵的手闪亮着超乎凡世的动人光彩,无论形态动作,均齐集天下至美的妙态,含蕴天地间某一难言的隐秘。

    “师父……”婠婠低声叫了一句,脸色羞红。

    祝玉妍望着婠婠,脸色从淡然到阴沉,从阴沉到暴怒,最后又复从暴怒到阴沉。

    深吸一口气之后,祝玉妍猛然一握拳,天魔力场暴起,身周那精致的小花园,就像台风肆虐后,树木花草的断肢残骸遍地,连石板地面都寸寸撕裂,压土机碾过一般。

    “师父,你不要动怒……”婠婠大惊失色,怕阴后不顾大局去再战那赵公子。

    祝玉妍冷漠地看着婠婠,寒声道:“失去了红丸,你此生再无可能踏足天魔大法圆满的境界。窦葵,你又骗我!我必杀汝!”

    婠婠睁大了眼睛,然后露出了浅笑,娇声道:“师父,我没有啊!我……还是完璧之身呢!”

    “嗯?”祝玉妍冷眼看着,一脸不信,作为过来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走姿的原因。

    “师父你查查看嘛!我没骗你。”

    祝玉妍查看了一下,顿时一怔,怒道:“那你干什么装出这种模样?”

    “生死窍有点异样,所以……嗯……”

    婠婠鼻中轻哼一声,脸色大变,只觉生死窍中阳光一般温暖,又满盈着勃勃生机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冲击着丹田经脉穴窍。

    真的……好舒服啊!

    看着最得意弟子身上的异样,祝玉妍立刻探手去查看,一掌抵住她的前胸,激发真元为她平复体内的异样。

    “不要,师父,我没事的……”婠婠脸上带着真诚的浅笑。

    祝玉妍那比婠婠精纯深厚了不知多少倍的天魔真元,一进去婠婠的体内,顿时好似嗅到了血腥的鲨鱼一般,几乎是不受祝玉妍控制的,迫不及待地朝着那异样真元迎了过来。

    “这是什么真元?”

    祝玉妍亦是大惊失色,本能地就要撤手。

    但婠婠却是第一时间退后一步,主动中断了与恩师之间的联系,独享那道真元。

    好东西,不和师父分享哦!

    体内天魔气与之一番纠缠,彼此中和之后,竟然越发的精纯,并且还增长了一二。

    霎时间,婠婠身躯再震,明眸之中,闪现出夺目的光。

    “师父,弟子突破了呢!”

    她俏皮娇笑的模样,极至活泼可爱,看上去好似一只天真无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祝玉妍张了张嘴,用真元感知了一下,随之眉头便紧锁了起来,隐约感觉那道真元的作用:这该死的丫头!

    “踏足天魔大法十六重,不错,当年为师也是你这般大的时候便有如此成就。但后面两重才是真正的至关重要之处,莫要让为师失望!这两重功法,为师现在便为你讲解……”

    细细说了足有半个时辰,这才讲解完,祝玉妍望着婠婠,眼中带着满意之色。

    “师父栽培,弟子没齿难忘……”婠婠那双大大的眼睛眯了起来,就像弯弯的月亮,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果断道:“时间不早了,师父早些休息,婠婠告退。”

    “嗯,去吧!”

    祝玉妍望着婠婠离去的背影也在思考,天魔大法乃是阴癸派绝学,就这样送出去,她实在不甘。

    而就在她踌躇之际,婠婠白衣赤足的好似一缕没有实质的轻烟,在月色下一划而过。

    “婠婠,公子已经休息,你来做什么?”葵花老祖突然出现,拦下了美人。

    在夜风吹拂下,婠婠不染一丝杂尘、白雪般的长衣迎风往后飘舞,尽显她曼妙的体态和动人的线条,一双赤足更是在月色下美不胜收。

    “葵花老祖,婠婠有事拜见赵公子,献上十八重天魔大法!”婠婠莞尔而笑,动人心魄。

    窦葵眉头大皱,随之笑道:“阴后竟然有此觉悟,要成全了你,以你天赋,今后成就必然不可限量。不错不错,你进去吧!”

    婠婠摇晃着身姿,以最美的姿态再见那人。

    一炷香之后,祝玉妍迈着沉重的步子也走了过来。

    “阴后?”

    窦葵又皱起了眉头,他正研究葵花一重变,竟然又被打断。

    ‘早知就交给童贯来守夜了!’他心中暗道一句。

    祝玉妍微抬精致的下颚,说道:“我想明白了,天魔大法可以交给你那位主人,但今后集全十卷天魔策,我要抄录一份……”

    “等等!”

    窦葵指了指身后,无奈道:“刚刚你那弟子婠婠入内,说要献上十八重天魔大法,你们没有商量?”

    “婠婠?”

    祝玉妍深吸一口气,也不废话,扭头便走。

    月上中天,已是子夜。

    婠婠带着满足的浅笑从赵佶寝宫里走了出来。

    女人以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婠婠感觉自己今天做出了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我的好徒弟,你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听到阴后冷漠的声音,婠婠如同往常一般施了一礼,笑道:“还是师父您教得好,您不是教过我,若时机不对,当保存有用之身,以图将来吗?区区天魔大法不过是死物,婠婠此举,也是为了整个阴癸派,毕竟,我们已经输了,毕竟,那位赵公子真的太强。

    师父,识时务者为俊女啊!”

    祝玉妍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亦是带着亲切的浅笑:“婠婠,你能傍上那位赵公子,是你的造化。这天下,要变天了。师父乃至整个阴癸派,都是你坚实的后盾,你且放心去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