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一百一十章 我冯阿三去会会他
    从琉球至蜀中,倒也简单,直接沿着长江溯流而上便是。

    隋朝虽然乱了,各地分裂割据,军阀混战,但挂上阴癸派的旗帜,却也无人敢阻。

    如今时节,却是已经入秋,大船走走停停,就到了楚地。

    赵佶的小地图上,楚州竟陵郡有飞马牧场,却是用红笔圈了起来,既然顺路,那不得不去拜访拜访。

    飞马牧场的鲁妙子,一个全方位的奇才,与苏星河以及函谷八友有得一拼,武功、医学、园林、建筑、兵法、易容、天文、历算、机关等等样样精通。

    长安城中机关重重的杨公宝库即出自他手,被世人称之为天下第一巧匠。

    “官家,此人自称天下第一巧匠,我冯阿三就不服了。请官家给臣一个机会,我去会会此人,看他有没有这个实力,能不能顶得住天下第一的头衔。若是真有实力,臣为官家将其说服,请其在我大宋将造营为官。”

    函谷八友月前到的双龙世界,冯阿三听到江湖上流传的鲁妙子此人后,就有了巨大的兴趣。

    论工匠技术,他冯阿三不怂任何人。

    单膝跪在赵佶面前,冯阿三黑黝黝的脸上一副不服之气。

    赵佶望着这个性格木讷,一辈子执着于机械制造的汉子,双手将他扶起,和颜悦色道:“船载弩炮你设计得不错,将大宋水军的实力提升了三成不止。我还听说,你开始研究真元与机械的结合,可有突破”

    “船载弩炮是全体将造营的功劳,臣可不敢居功。”

    冯阿三脸上略有骄傲之意,但立刻又露出一抹苦笑,粗糙但却无比灵巧的手指抓了抓脑袋,纠结道:“官家,研究陷入瓶颈了,最大的难题是没找到可以包容真元的,并且可以普及的材料,陨铁虽然有这种特效,但太珍贵,不能大规模运用……”

    说着,他打开了身后携带的大木箱子,从里面用双手捧出个精致的金属小鸟。

    “鲁班机关鸟”赵佶接过来看了看,神念透视,里面精密得很,用齿轮连接。

    交给冯阿三鼓捣了一下,就看到这只机关鸟飞了起来,在甲板上飞了足足三圈,这才落了下来,稳稳的重新站在了冯阿三的掌心。

    ‘这是大宋无人机!’

    赵佶摸着下巴感觉有点意思,大宋的科技,似乎朝着一条不一样的道路策马奔腾而去。

    而这,也正是他所希望的,立刻勉励了几句,并准备调拨资金全力资助他的研究。

    最后再派遣五个大内太监陪冯阿三去会会那位天下第一巧匠的鲁妙子。

    而阴癸派的大船停在了大江岸边,赵佶和阴癸派师徒二人,不紧不慢地朝着飞马牧场而去。

    在楚州竟陵郡西南方,长江的两道支流漳水和沮水,界划出大片呈三角形的沃原,两河潺湲流过,灌溉两岸良田,最后汇入长江。

    这里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其中飞马牧场所在的原野,牧草更是丰美,四面环山,围出了十几里方圆的沃野,仅有东西两条峡道可供进出。

    可谓地势险要,形成了牧场的天然屏护。

    当赵佶不走寻常路,来到可鸟瞰牧场的山岭时,可见到山下田畴像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毯子,构成美丽的图案,不由心旷神怡。

    此时虽然已经入秋,但也还未到草木枯黄的时节。

    在充满悦目色彩,青、绿、黛各色缀连起来的草野上,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像明镜般点缀其中,碧绿的湖水与青葱的牧草争相竞艳,流光溢彩,生机盎然,美得令人屏息赞叹。

    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草原尽头都是山峰起伏连绵,延伸无尽。

    在这仿若仙境的世外桃源中,密布着各类饲养的禽畜——白色的羊、黄或灰色的牛,各色的马儿,各自优游憩息,使整片农牧场更添色彩。

    而在西北角地势较高处,建有一座宏伟的山城堡垒,背倚陡峭如壁的万丈悬崖,前临蜿蜒如带的一道小河,使人更是叹为壮观。

    而在各种险要和关键处,都建有哨楼碉堡,警戒森严。

    “公子,第一代建这城堡的飞马牧场场主商雄,乃晋末武将,其时刘裕代晋,改国号宋,天下分裂。商雄为避战祸,率手下和族人南下,机缘巧合下找到这隐蔽的谷原,遂在此安居乐业,建立牧场。”

    “由晋末算起,至今已有两百年的时间,飞马牧场经历七位场主,均由商姓一族承继,在这竟陵郡一地,具有至高无上的威权。听闻,这一代场主乃是个女子担任,显然距离没落不远了。”

    “而飞马牧场亦是这区域的经济命脉,所产优质良马,天下闻名,但由于场主奉行祖训,绝不参与江湖与朝廷间的事,作风低调,一贯以商言商……”

    祝玉妍戴着斗笠面纱,用心为赵佶讲解这飞马牧场的信息,博学得很。至于依旧赤足的婠婠,就有点插不上嘴了。

    姜还是老的辣,论为人处世、情商智商,阴后碾压稚嫩的小徒弟。

    婠婠抿了抿嘴:师父真是的,尽会抢着讨好男人,实在讨厌。

    你不知道你只是僚机吗

    “婠婠!”祝玉妍道了一声。

    “嗯,师父!”

    “为师陪公子转转,你去牧场里打探打探,莫要伤人性命。”

    婠婠浅笑着施礼道:“公子,师父,那婠婠便去了。”

    说完,玉足在地上一点,飘忽而去,但那小嘴,却是弯了下来。

    哼!

    和阴后边走边聊,这位“奶奶”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阅历丰富,博学多才,说话也好听,马屁拍得很舒服。

    赵佶很受用。

    至于沿路遇到的飞马牧场的人,在阴后一眼看去之后,微微动用天魔,就都成了舔狗。

    不知不觉间,两人便走到了飞马山城前。

    “我来为夫人开门……”

    “夫人,您请!”

    “夫人刚刚看了我一眼,我……我要换裤子了!”

    天魔的魅惑之力,实在不是普通人所能抵挡。

    但想她阴后祝玉妍,何曾对小喽啰动用过天魔,为了舔赵佶,她也是不要脸皮了。

    “公子,您先请,区区飞马牧场,凭我祝玉妍一人之力,便能为公子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