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一百二十章 以箫技冠绝当代的奇女子
    前来蜀中,赵佶的目标还是很明确的。

    石之轩这个邪王,他有心去降服。

    大唐双龙的世界,能让赵佶佩服的人,也就唯此一人罢了。

    而石之轩的破绽,就在女儿石青璇身上,他再怎么的邪,在亲生女儿面前,也就是个老父亲。

    石青璇很有名,乃是名震全国的奇女子,以箫技冠绝当代。

    在稍稍悟了悟道心种魔之后,赵佶立刻便去寻这位奇女子。

    集邮的快乐,只有鹿食萍才懂。

    凤凰山雄伟秀丽,峰峦叠嶂数十里,主峰高出群山之上,拔地而起,形似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

    穿过凤凰山往南行,漫山古木、野草委萎,一道河溪从西北蜿蜒而来,流往东南,两岸长满枫树,际此秋盛之时,枫叶部分转红,红黄绿互相辉映,造成丰富的色感层次,景色极美。

    赵佶在“萎和尚”侯希白引路下,沐着清晨温暖的阳光,渡过河溪,沿凤凰山往南走的支脉全速飞掠。

    颇有些饥不可耐的感觉。

    过枫树林,穿山峡,景色忽变,只见林木深茂,池潭依山势高低以奔突的飞流相连,山沟地势如层层台阶,高低瀑布飞泻漫溢,水声鸣鸣,疑无路处竟别有洞天,大有柳暗花明,寻幽探胜之妙。

    两人跃上一道飞瀑顶端巨岩处,眼前豁然开朗,眼下是一望无际的原始古林,左方是凤凰山脉尽处,以几座环合的山峦作结,右方是延至地平的荒野林海。

    侯希白指着左方的山道:“公子,幽林小筑就在那处,虽然只青璇一人居住,但这周围,却是隐藏了不少师父和慈航静斋的人,也只有在这里,他们才和平相处了。

    赵佶遥望着远方:“我得到消息,四大圣僧与慈航静斋的人已经到了蜀中,想来不会这么凑巧在这里遇到吧!侯希白,若是遇到,这就是对你的考验啊!”

    侯公子心中咯噔一下,一脸坚定道:“我知道怎么去做!”

    在林木间疾行一阵,前方倏地开阔起来,现出一间小石屋,屋旁有碎石道往前延伸,左弯右曲的没在林木深处,看不见小谷入口。

    幽林小筑,终出现眼前。

    侯希白移往林木环绕的小屋旁,透窗瞥上两眼,细察小径的痕迹,说道:“青璇应是经常打扫小屋,里面纤尘不染。这该是岳山的居所,他的坟墓当在附近不远处,想岳山一代之雄,最后寂然埋骨此地,富贵名利,不外如是。”

    午前,阳光正好。

    赵佶对什么霸刀岳山不感兴趣,虽然有那么些亲戚关系,他缓步而行,林间深处隐隐传来了洞箫之声。

    真元贯入双耳,周围的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只那吹箫之声入耳。

    那箫音奇妙之极,顿挫无常,若现若隐,没有一定的调子,似是随手挥来的即兴之作。

    但令人难以相信的是,萧声浑融在山林中,音符与音符间的呼吸、乐句与乐句间的转折,透过箫音水乳交融的交待出来,纵有间断,但听音亦只会有延绵不休、死而后已的缠绵感觉。

    其火候造诣,已臻登峰造极的箫道化境。

    随着萧音忽而高昂慷慨,忽而幽怨低吟,高至无限,低转无穷,一时间赵佶都听得痴了。

    箫音倏歇。

    赵佶有些意犹未尽,虽然在音道上大有建树,但那只做杀伐之用,论这种以音律来阐述世间大道的能力,赵佶自愧不如。

    大步走去,就看到一个绿衣少女站在溪边的青石上,长发垂腰,手里握着根洞箫。

    她就像初春那一片新绿的竹林,青翠欲滴、生机无限。

    “你来啦!”

    石青璇莞尔一笑,颇有些俏皮动人。

    “我来了,似乎让你们多等了时日。”

    赵佶也笑了起来,笑容间充满了阳光的味道,让人不自觉的就要多看几眼。

    石青璇好奇的望着赵佶,疑惑道:“你知道我这里是圈套,为何还一步跨进来你不怕吗”

    “虽千万人吾往矣!能得见姑娘一面,冒点凶险,也是值得。”

    “我听说整个蜀中大变,是你做的吗能一统蜀中,这种气魄和手段,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你看上去有些实力,但似乎也还达不到天下无敌的程度,一人过来,要吃亏的……”

    石青璇极其认真的说着。

    “听闻姑娘萧技已经天下无敌!”赵佶也很认真的回道。

    “不过略懂一二,一些虚名,都是外人附庸而为,当不得真。”石青璇抚摸着洞箫,却又有些骄傲的表情。

    “对于武道,我赵佶也略懂一二,至于虚名,倒是没有!”

    “你叫赵佶”石青璇将这个名字咀嚼了一下,顿时一挑眉:“你是赵公子”

    “姓赵的公子很多,我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

    “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赵公子的名字,是从扬州推山手石龙处先传出来的,后来,在岭南,赵公子乃是宋阀的座上宾,听说,阴癸派也视赵公子为尊。现在,赵公子来到了蜀中,整个蜀中的豪杰大半都臣服。便是慈航静斋和四大圣僧逼问,也没人透露赵公子的信息……原来赵公子这般年轻!”

    “江湖人给我赵佶一个面子,其实,我也就是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平平无奇赵公子!”石青璇笑了,天地间都弥漫起欢快的气氛。

    就在这时,一声佛号,突然在耳边响起:“阿弥陀佛,老衲嘉祥,恭候赵公子已久。”

    话声刚落,又有三个苍老的声音接连响起。

    “老衲智慧,见过赵公子。”

    “老衲道信,给赵公子见礼了。”

    “老衲帝心,冒昧前来,打扰赵公子雅兴了。”

    或者若隐若现,或者滚滚如雷,四个身披袈裟,或空手,或持禅杖的老僧,自山林间走出,联袂步入。

    对这四位老僧的法号,站得远远的侯希白堪称如雷贯耳。

    嘉祥、智慧、帝心、道信,正是佛门四大圣僧!

    而四大圣僧之后,还有戴着面纱的两女,以及一个不起眼的白眉老和尚。

    侯希白脑袋顿时一空,红颜白骨浮现,他浅笑一声,直直的望着,眼神比老僧还老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