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挺石之轩
    “石之轩化身为魔,分裂突厥,使突厥裂为东西二部,彼此攻伐,互相厮杀,经年不休。死于东西二部内乱中的突厥子民,数不胜数。”

    “滔天罪孽,皆由石之轩一人而起。”

    赵佶摊手道:“这不应该留名青史,为后世子孙景仰吗突厥乃中原大敌,连年侵略中原,掳掠华夏子民。石之轩不费一兵一卒,便将强大的突厥分裂,使其东西二部彼此为敌,大为减轻中原压力,此乃不世奇功,我赵佶实在痛恨晚生了几年,否则这等不世奇功岂能让他独得!”

    听到此种言论,石青璇一双妙目里顿时出现了异样的光彩,她一辈子桎梏于这片小天地里,所受的教育,也是慈航静斋那套。

    但她冰雪聪明,其实有自己的价值观,今日听到赵佶之言,也感觉这并没有什么大错,不自觉的点了一下头。

    智慧大师长眉抖动,说道:“施主太利己,那些枉死的突厥平民何其无辜”

    佛门讲众生平等,并不会因为对方是异族,就轻贱对方的生命。

    在圣僧们看来,因石之轩纵横之计,死于内乱的突厥平民,显然也要算石之轩造的孽。

    但这又置中原百姓于何地

    简直就是圣母键盘侠,没得救了。

    “佛法或许没有种族国界之分,但佛门弟子却应该有种族国家之别,如果你们将这些混为一谈,我看你们读了一辈子的佛经,还是烧了罢了!”

    赵佶不由动怒,话音里带着些意志力,掷地有声,震荡四方。

    “……”

    四大圣僧感觉有些不妙了,此人的是非观、价值观,貌似跟他们完全不一样啊!

    但圣僧们并未放弃,嘴遁乃佛门强大的神通,什么道理在他们嘴里都能说清楚。

    道信大师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气度。

    “施主之言论,视异族如蝼蚁的观念,老衲虽不敢苟同,但也能理解一二。”

    道信先肯定了赵佶的话,然后转而说道:“不过,就算石之轩在异国犯下的罪行,施主不以为然,那么石之轩对中原犯下的大罪呢”

    “不知施主知不知道,昏君杨广征伐高句丽,皆为石之轩化身裴矩所起,若非石之轩联络一干奸臣推波助澜,屡屡撺掇,又何来三征高句丽之事”

    “三次征伐高句丽,数十万大军尽没辽东,无数士卒埋骨异乡。不仅军队受创甚重,民间亦饱受苦难,不知多少家庭,因征夫、催粮而家破人亡,受害者数以百万计!如今的中原大地,盗匪蜂起,乱民遍地,日日杀戮不绝,此皆三征高句丽失败之故!”

    “施主显然很是认同纵横之道,这并没有错,那么,中原百姓呢因石之轩推动昏君三征高句丽,而埋骨异乡的数十万将卒,是否为石之轩之罪孽”

    “因三征高句丽之役,以至家破人亡,不得不沦为盗匪的千万百姓,是否为石之轩之罪孽”

    “如今天下大乱,那必将惨死于乱世之中,难以计数的无辜百姓,是否为石之轩之罪孽”

    三句递进,气势逼人,喝问之下,道信已然是怒目圆瞪。

    佛门辩论之道,历来不差,抽丝剥茧,小中见大,偷梁换柱,李代桃僵,俱都信手捏来。

    赵佶摇头叹道:“尔等埋首佛经中的老僧怎么可能看出征伐高句丽的用意!若是你们有治国之能,要儒家有何用蠢不是错,这种论断拿来献丑就是你们的错了……”

    “高句丽本为辽东一撮尔小国,趁三国乱世、五胡乱华、南北并立,一点点蚕食华夏故地,至如今,竟尔成长为辽东一霸!

    “且其国狼子野心不息,便是大隋立国,中原强盛之后,仍然居高临下,窥视中原,对土地的堪称无穷无尽。”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天朝沃土,岂容宵小窥视任何一位有远见的君王,都必然征伐高句丽,不灭此国,不得安寝!”

    “石之轩说动杨广征伐高句丽,本没有罪。罪在他与杨广操之过急,战略失误。罪在杨广好大喜功,居然要求前线大小战事,都务必听他旨意行事……简直荒谬!”

    “还罪在后方门阀大拖后腿,罪在杨玄感趁杨广东征之时,起兵造反,致使后院起火,二次东征无疾而终……”

    “说多了你们也不明白,征高句丽不是罪,甚至是未来后继者必须要完成的大业。败了,才是罪!”

    “普天之下,论军事谋略、纵横之道,我赵佶却是无比佩服邪王!”

    四大圣僧心中微沉,此人竟然与那邪王是一路人。

    莫非,蜀中变故,乃邪王布局而为

    不对……石之轩不可能说动宋缺……此子不能留,若是不能降服,今后必成后患……

    道理讲不了,那就只能用拳头了。

    远处,“萎和善”侯希白则听得热血沸腾,紧握双拳,一脸激动,几乎热泪盈眶。

    他万万没有料到,赵佶这个魔头,居然是他师父的知己。

    开玩笑,未来老丈人,我赵佶不挺他挺谁

    ‘好……说得好啊!这群老秃驴,呵tui……恨不得尿他们一脸!’

    石青璇亦是陷入沉思,军国大事她不懂,历来说起三征高句丽,都是杨广之罪、石之轩之罪,但其他人没有罪吗

    或许也有吧!

    正道、魔道、门阀、江湖,哪个真正的为天下黎民百姓着想过呢!不都是为了一己之私吗

    四大圣僧对于赵佶的反驳丝毫不放在心上,他们无需弄清楚攻打高句丽有什么大局观,也不需要判断三征高句丽失败的原因。

    败了就是败了,他们只看结果。

    如今这天下,名不聊生,乱世将出,这就是石之轩的罪孽!

    至于细数其罪,何其之多。

    “石之轩杀戮成性,滥杀无辜,江湖上……”

    “说什么江湖江湖杀戮就不要拿来糊弄人了,死了活该!”

    “石之轩害死碧秀心……”

    “但石之轩也疯了,他们女儿都有了,不需要你们来操心。”

    “石之轩视我佛门为敌寇……”

    赵佶眼中一眯,寒声道:“在我眼中,你们佛门可比魔门还要脏啊!日后倾覆,没有一个和尚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