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请君入瓮
    赵佶单手搂着小妖女,这种小情调倒也有趣。

    总比师妃暄木头人让人愉悦。

    虽然知道她或许有些矫揉造作,但妖女那种诱惑,那种姿态,那种表情,根本看不出破绽来。

    看不破,又怎么算是矫揉造作。

    “圣帝舍利,聚集了历代邪极宗宗主的精元和意志,心智不坚定者,必被上面的意念所影响。”

    小妖女在怀里瑟瑟发抖,崇拜的眼神仰望着赵佶:“公子,婠婠会努力的,今晚……婠婠想炼化公子的精元,增长一二实力,可以吗?!”

    这精元它正茎吗?

    自己太极真元是有推动天魔大法的作用啊!

    收敛心绪,赵佶拍了拍一瓣饱桃,输送一道阴阳真元进入她的会阴,今晚还真没时间,取了邪帝舍利之后,还要布局邪王石之轩。

    婠婠身体一颤:我不是要这道真元的……

    赵佶又一抬手。

    昂!

    低沉龙吟声中,一股巨大的吸摄之力,自他掌心发散开来,隔空三丈,将那沉重的铜罐笼罩。

    吸入掌心!

    微微一晃,里面似有水银晃动的声音。

    当!

    一声清脆的声响,铜罐顶部被指力削平,里面果然是纯白的水银。

    同时,一股摄人的力量煊赫而出,就像无数只触手从铜罐里伸出,妖异的摇曳着,在婠婠的眼中,那触手般的恐怖气息,居然呈现出血红色,翻腾跳跃着,给人以柔韧绵长的感觉,就仿佛是一头嗜血凶兽的舌,在不断的舔舐着鲜血,充满了残忍与血腥的意味!

    “嘶!”

    她真的怕了,身体不受控制地在颤抖。

    赵佶再一动手腕,封印在水银内部的邪帝舍利脱离银液,一股沉重如山,妖异若魔,奇寒无比,邪异极点的至阴气流,立即如决堤巨浪般狂涌而来。

    婠婠打了个冷战,紧紧的躲在赵佶怀里,至于童贯以及一众葵花卫,却是早早离开了密室,撤了出去。

    “这……这就是圣帝舍利?好……可怕!”

    赵佶一手按住邪帝舍利,狂暴的阴邪力量在掌间被镇压,若是实力不足,被这股力量侵入经脉,肯定要全身经脉错乱爆裂,不死亦要落得残废。

    但在赵佶手里,区区无主的力量,死物,如何能翻出浪来。

    把玩着手里的邪帝舍利,赵佶搂着婠婠便朝外走去,并淡淡说道:“好了,它暂时被我镇压,你先回去吧!我要用这件宝物钓个鱼。你实力还不足,还是不要参与进来。”

    “邪王?”婠婠眼前一亮。

    “他要想治好人格分裂,想踏足大宗师的境界,除了邪帝舍利,别无他法,所以……他必然来夺!”

    “其实……我想看看!”

    “你不怕他拿你威胁我?”

    “有公子在,邪王哪里能够擒到我!”

    “随你吧!”

    赵佶张开手掌,混沌的水晶球被他掌力一震,忽然激荡出十分异常的能量涌动,紧接着,那半透明的水晶体大放光明,甚至还有隐隐难以述说的哀号声和悲戚声混合传来,萦绕在一起盘旋扭曲,直冲天际!

    甚至连天空的云层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涡旋,涡旋的中央似乎都要露出了浩渺宇宙星空一般。

    邪帝舍利中,赵佶对那些邪帝元精半点兴趣都没有,这些东西也只能对破碎以下的武者有作用,对赵佶这般的存在自然是无用之物。

    但要说这舍利半点用都没有,倒也不尽然,赵佶更看重的还是这枚舍利本身。

    储存别人的元精又哪里有储存自己的真元来的好,在赵佶看来,这枚舍利,可以当作一个外置丹田来用。

    平时积存真元,若是等到战斗,或是要用到大量真元时使用,自然用处极大。

    ……

    邪王石之轩,他有很多身份。

    花间派和补天道的掌门,化名裴矩出仕为官,亦曾伪装为圣僧大德。

    其中,伪装“大德”禅师的石之轩,便是长安无漏寺的主持方丈。石之轩知道杨公宝库就在长安,甚至大略知道其地下方位,因此假扮大德禅师,长年关注地下动静。

    今晚赵佶取邪帝舍利,以他修为,定能侦探到杨公宝库机关开启时的响动,判断出杨公宝库的具体位置。

    即便他不在长安,只要还处于方圆百里之地,便能通过赵佶激荡邪帝舍利的力量发觉舍利出世的信息。

    若是他身处得更远,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待来日再说。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究还是来了。

    他也必须来,邪帝舍利是石之轩不能放弃的存在。

    “请君入瓮,大宋赵官家这一手阳谋,让石某只能将自己送到你手上……”

    一道温润声音从黑暗中传来,紧接着一道青色身影缓缓飘下,身姿说不出的潇洒飘逸,却又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莫名邪王已久,但邪王行踪不定,只能以此法邀你一见了!”

    赵佶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心中微动,看来石之轩已经大致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甚至,以他的智慧,可能还去了一趟岭南。

    “赵官家在大宋如神祇一般,又降服阴癸派,操控佛门,看来石某也只能臣服了!”

    石之轩一身文士打扮,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一举一动无不带着中年美男的成熟,集江湖高手,佛门高僧还有朝堂高官数种气质于一身,让他拥有一种独特神采,此时展现在赵佶跟前,便是潇洒不羁的姿态。

    “非是臣服,而是共赢,邪王不想医好自己的病症吗?邪王不想彻底进入大宗师之境吗?邪王不想一展心中的抱负吗?”

    赵佶伸手托起邪帝舍利,笑道:“甚至你女儿石青璇,我亦潜移默化地改变你在她心中的形象,树立起裴矩为国为民的正面人物。我为你,可是付出颇多,这世间强者,唯有你与宋缺二人,才入得我眼。”

    “如此,真是石某的荣幸!”

    石之轩中年文士形象的眼神里,温和儒雅,予人如沐春风之感。

    但在他眯眼之间,他眼神剧烈变化,时而温和,时而冷酷,时而儒雅,时而狰狞。

    眼神剧烈变化一阵,最终定格为死寂、冷漠、无情,令人一见之下,便心神悸动、不寒而栗。

    但他面部表情仍是那般随和,嘴角还洋溢着一抹潇洒好看的笑意。

    这表情、这笑意,与他冷漠无情的目光,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予人一种无比突兀的割裂感,就像他这一副躯体之内,硬生生挤进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

    石之轩的视线,终于从赵佶手中的邪帝舍利上挪开,移到了赵佶脸上。

    他嘴角含笑,眼神森冷,淡淡道:“但我可是邪王啊!赵官家,我所做一切,并不为了这天下黎民,也不为了这个国家,我只为了我自己,你太高看我了,石某受之不起,惭愧得很……”

    “所以,你还是以力降服我……或者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