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一百三十章 来自侯希白的惊喜
    “打死你,我岂不白忙活了,所以……我给你出手的机会。以你如今的实力,在我眼中,比蝼蚁强不了几分。而且,石青璇终究是你的女儿,你不怕她落入我这般的人手里,就像碧秀心那般郁郁而终吗”

    这世间,谁能将邪王比作蝼蚁谁能在他面前提碧秀心

    然而,听到赵佶的讽刺,石之轩并没有动怒。

    邪恶人格状态下的石之轩,以“补天阁”心法为主。补天阁乃是刺客之道,最是现实功利不过,只要能达成目的,付出自己之外的任何代价,都是可以的。

    这种状态下的石之轩,甚至不止一次地对自己的女儿起过杀心,试图通过杀死女儿,来弥补他的精神破绽,以恢复完美状态。

    好在以花间派心法为主的善良人格,并没有被邪恶人格彻底压制。

    每当见到女儿石青璇时,善良人格总能占据上风,压制住邪恶人格,使得邪恶人格徒有杀心杀意,却并不具备行为能力。

    加上慈航静斋的照料,这才令石青璇得以平安长大。

    此刻,邪帝舍利被赵佶激发散逸出来的能量,充满了邪念、恶念的精神异力,勾动石之轩情绪,令他邪恶人格占据了上风。

    人格分裂状态下,现实功利主义的“补天阁”人格,令石之轩直将赵佶那番挑衅意味十足的言语,当作耳畔清风,浑无一丝怒意,反露出邪恶的浅笑,缓缓说道:

    “赵官家的为人,石某也略知一二,魔门妖女、佛门圣女,来者不拒,若能将邪帝舍利赠予石某,石某将女儿青璇赠予赵官家,任由你蹂躏,亦未尝不可。”

    “……”

    婠婠嘴角一扬,似笑非笑,万万没有想到,邪王石之轩,竟是这等无情之人!

    不过,他疯了,却也正常。

    ‘慈航静斋的妖女,真是可恶啊!堂堂邪王,竟然因为那碧秀心落得如此下场。可惜、可叹、可悲!不行,不能让师妃暄得宠,这装纯的妖艳贱货……’

    “师父,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你这病,并非不能治,何苦这般折磨自己”

    突然,一道声音从黑暗中出现。

    侯希白朝着赵佶一拜之后,看向石之轩的眼中露出一抹痛苦的神情,这还是那位风度翩翩、温文儒雅、爱护徒弟、疼爱女儿的师父么

    “我的废物徒弟啊!嘿嘿嘿……你要拦我”

    对于“补天阁”人格的石之轩而言,侯希白可不就是废物。

    “师父,请出手吧!如果你连我都战胜不了,还是束手就擒为好!”

    侯希白闭上了眼睛,不闻不见,不知不觉,心中空寂,万物皆虚,他空、虚了。

    赵佶一见,那幅随手为之的“百美老后图”,他还真是悟了。

    不由露出一抹浅笑,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对师徒交手。

    石之轩看着侯希白,也露出了一抹惊讶的神色。

    ‘几月不见,竟然有了这么大的成就,天赋远胜杨虚彦。便是我那花间派的人格,或许境界也不如他了。’

    石之轩心中暗道,不明白在侯希白身上发生了什么。

    影子刺客杨虚彦,才是邪恶石之轩的真传弟子。侯希白,不过是善良石之轩的弟子罢了。

    而杨虚彦的武道天赋,历来都在侯希白之上。且其寻找机会、绝杀强敌的本能,也不是心性稍显优柔的侯希白能比的。

    但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曾经被他称为废物的侯希白,竟然悟到了“空”的力量。

    五感空空,但不代表着他的念头空空,第六感在这种状态下得到了大幅度的强化,正是补天阁刺客功法的克星。

    “徒儿,你以为凭境界就能战胜为师吗笑话!”

    侯希白纹丝不动,似乎没有听到石之轩的话。

    石之轩何其骄傲,面对徒弟的挑衅,身影一晃,蓦然变得模糊。

    与此同时,一只散发着诡异魔力的修长手掌,仿佛从虚空中探出一般,并指如剑,点向侯希白后脑!

    远在数丈开外的邪王石之轩,竟在那一刹的模糊之际,变成了幻影。而真正的石之轩,竟已瞬移般挪移至侯希白的身后,对他突下辣手!

    正是邪王赖以逃生保命、绝杀强敌的绝世轻功——幻魔身法!

    石之轩的轻功有多厉害

    他曾与宁道奇交手三次,前两次打成平手,第三次虽然败了,但也能安然逃逸。

    而号称每一人的武功,都只比宁道奇稍逊的“四大圣僧”,更是曾联手追杀石之轩十几个月。石之轩以一敌四,自然不是对手,却总能以轻功轻松逃逸。

    邪王石之轩溜之大吉的本领,举世无双。

    单论轻功,石之轩可以说是勿庸置疑的天下第一。

    而他这将轻功身法与“幻术”糅合的幻魔身法,可不是只能用来逃跑,实战杀敌亦是无往不利!

    此刻,石之轩便以幻魔身法,对孽徒展开了凌厉的攻击。

    这一击,换作大唐世界一般的高手,如曾经的石龙之流,必然一击毙命,十死无生,并且直到死,都未必知道攻击来自何方。

    但悟到“空”之境界的侯希白,却是提前感受到了那一瞬间的杀机,并且触摸到了石之轩那一瞬间的微妙破绽,身形如风拂柳,正好避开绝杀一击。

    再杀,再躲。

    虽然疲于奔命,犹如刀尖上起舞,但石之轩竟真的在短时间拿不下这个废物徒弟。

    侯希白的速度不快,亦不敏捷,但总能觉险而避之,险之又险地避开那凌厉的杀招。

    赵佶眼前骤亮,暗暗道:“拳经中的至虚之境,不见不闻觉险而避之,至诚之道,要心灵上的修养。一幅百美老后图,竟然悟到了这种的精神境界妙不可言……”

    可以说,这是今晚最大的惊喜了。

    侯希白现在的状态,借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人年过七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一举一动,不强迫自己,但却自然符合养生的道理。

    也就是人与天合。

    侯希白就是处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人与天合的境界中,再进一步,就是“至诚之道,可以前知”。

    不由得,赵佶感觉“百美老后图”可以推广推广,当然,最好是形成一整套修行理论,减少副作用。

    侯希白,是个人才啊!

    看着石之轩越发浓郁的杀机,赵佶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