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有病就得治
    大宋朝,什么最重要,自然是人才最重要。

    996福报在等着侯希白,为大宋崛起奉献自己的那一点光和热。

    世界等级的突破,非一人能够完成,乃是万万千千的修行者,共同努力才能有所成就。

    侯希白悟出了“空寂”的精神境界,就是很大的贡献。这种贡献不在于他实力的提升,不在于他能硬抗石之轩而不败,而在于他修行精神境界的方法。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若是他能系统地剖析出修行“空寂”的感悟,配合“百美老后图”形成理论,那他侯希白就是精神修行方面的教授、宗师。

    所以,赵佶一般不怎么杀人,特别是有才的人。便是尤鸟倦之流,也拿来种魔,交给无崖子去格,也是废物的再利用,丝毫不浪费。

    石之轩更是个人才了,他以花间派和补天阁的绝学为根基,创出幻魔身法、不死印法,最终创出大成的“不死七幻”,踏足大宗师之境。

    一身天赋、悟性,古往今来,也是屈指可数的武学奇才。再加上他那翻云覆雨的纵横之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情,在女人眼中,简直就是完美的男人,在男人眼中,也是牛逼的存在。

    可惜,在赵佶面前,还是差上些许。

    赵公子一出手,如山位移,气势雄浑,但一伸手,却是又缓慢到了极点,因为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出手的招式,就是一伸手,朝着石之轩一抓,毫无花俏,也无力量和速度感。

    “官家这手武学,已经达到返璞归真之境,妙不可言,遵循着道与理的痕迹。石之轩,纵然有幻魔身法这样的鬼魅绝学,今夜也逃不了了!”

    扫地僧轻抚着白须,微微晃脑,眼中只剩下那只抓向石之轩的手。

    童贯立于一边,虽然不是太懂这一手的奥妙,但也是不断点头:“扫地僧前辈,官家武学境界,是不是已经达到了破碎虚空的程度?我听闻,这破碎虚空之后,将会超脱于凡间……”

    扫地僧一笑,说道:“官家,天子也!谪仙人!纵然破碎虚空,这天道也奈何官家不得。”

    二人对话间,赵佶随手这普通的一抓,带给石之轩的感觉,却是犹如神龙探爪,纵有百般变化、万般速度,也逃不出他一抓的想法涌上心头。

    不由心脏一激,毛孔炸立。

    石之轩的幻魔身法,施展之时,不但有“幻影”乱人耳目,且本尊气息收敛完美,出手之际无声无息,连生机、气机、体热等等都尽数收敛,甚至连一丝微风都不会激起,哪怕是修出精神灵觉,也难侦知他的攻击。

    非得到了将被击中的那一刹,才有可能生出微妙感应。可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因为对手已死!

    可惜,石之轩人格分裂,花间派与补天阁的人格对立,幻魔身法境界倒退,侯希白都能凭借“空寂”的精神境界来对敌,在赵佶这种真正的大宗师面前,又拿什么去抵挡、去躲避。

    眼见这一抓就破去了自己傲立世间的身法绝学,石之轩无可奈何,立刻与赵佶互换一招。

    他自创的“不死印法”,为何叫做“不死”?

    就因他自创的这门奇功,最擅借力卸力,不但可以将敌人打来的劲力,几乎不打折扣地反弹回去,甚至可以将敌人的攻击劲力,瞬间炼化吸收,用来补充他自己的体力、功力,令他自己无论战斗多久,都可始终处于巅峰状态,不伤、不死。

    当然,这等堪称逆天的能力,只在他完美状态时存在。

    自从精神分裂,武功出现破绽之后,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就已经远远没有那么强大了。

    可饶是如此,以石之轩现在的状态,仍然可以较为轻松地借力卸力。

    一般可以致人重伤垂死的徒手攻击,打在他身上,最多令他小小吐一口血。连神兵利器斩在他身上,都会被他护身真气,轻松惬意地卸至一旁。

    正因石之轩有这种“不死”的能力,所以他从来不怕围攻,亦从不畏惧与人兑招换伤。

    当然,想与石之轩兑招换伤,也得有那个资格。

    一般的高手,连石之轩的影子都摸不着,哪有资格与他换伤?

    但赵佶,却也是此道宗师啊!

    不死印法,不过是进阶版本的乾坤大挪移和斗转星移,与大图书馆里赵佶留下来的借力打力绝学同列。

    “哎!”

    赵佶长叹一声,仿佛天地间的主宰,一爪充塞满了每一处空间,让石之轩无法闪避,也无处闪避,处处皆实,再难避虚,似乎只有硬抗一种选择。

    而不死印法出手,真元倾泻,落在赵佶的爪力之下,却是如同泥牛入海,毫无反应。

    “这?”

    石之轩何其骄傲的人,这辈子纵然被人多次追杀,四大圣僧、宋缺、宁道奇,近乎将他逼入绝境,但其实对他而言,逃遁起来根本不是困难。

    但现在,在那普通的一抓之下,他竟然生出了绝路、死路之感。

    ‘我石之轩……终于要被打死了!’

    猛然,他心中突然升起一种轻松之感。

    放下了一切,功名利禄、爱恨情仇,在死亡面前,统统烟消云散。

    他,似乎有些悟了!

    赵佶手掌猛的一滞,化爪为指,在邪王胸前要穴连点。

    “现在的你,实在太弱!既然有病,那么就要治!治好了,且看你能提升几成本事!”

    赵佶左手托起邪帝舍利,猛地一抖,黄光陡地以倍数剧增,一道道充满着邪恶力量的精元触手般煊赫而出。

    “破!”

    一声充满了阴阳真元的力量振动而出,精元里那犹如厉鬼般纠缠的念力顿时化为道道青烟,只剩下纯粹的精元。

    对于人体,赵佶已经格至“见神”的境界,对于大脑,更是有深入的研究。

    石之轩那因为功法对立造成的精神分裂症,治疗起来也就麻烦一点罢了!

    霎时间,石之轩喉咙里发出了震天的咆哮,同时,以赵佶手里的邪帝舍利为支撑点,一道道触手延伸而出,插进他周身要穴。

    赵佶神念尽出,涌进他的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