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邪道法术,用之正则为正
    试验一下,请订阅正版的稍安勿躁,十分钟后在主页面刷新就能正常看了。今天万更!万分抱歉!

    走了有上百里的山路,面前终于出现了一座大城。

    金华城!

    若非这个世界的骡马脚力很强,这么长的山路,半天可走不下来。

    金华城的城墙很高,足有三十来丈,高过百米,虽然很是雄伟,但是在这个神魔显法的世界里算不得什么。

    双龙世界也有这样高大的城池,比如长安、洛阳,所以两人一点都不惊讶。

    “临安来的上等花布、上等绸缎叻!!”

    “扬州的胭脂水粉,扬州的胭脂水粉啦!!”

    “明晚阮大家在天香楼唱金玉良缘,大家不要错过……”

    说书的,唱戏的,卖糖葫芦的小贩走街串巷,街边不断传来吆喝声。

    人气一下子鲜活起来。

    这就是人间。

    似乎,人道也并不衰败的样子。

    两人入了城,找了住宿,吃过午饭,黄裳一头扎进了书铺,而赵佶却是游览起金华城。

    对于金华,赵佶记起来的有“火腿”,还有那个“郭北县”。这个妖魔鬼怪横行的世界,自然不能以大宋的地理来生搬硬套,所以,需要细细探索。

    逛吃逛吃,前方聚集了一群人,热闹得很。

    看热闹,是人的天性。

    这是个大看台,中间立了个幡子,上书“唵、嘛、呢、叭、咪、吽”。

    看台上盘膝坐着个老和尚,白眉垂下,一副佛门高僧形象,似乎在讲经说法,声音如雷音,远远便能听到,显然身怀绝技,不是凡人。

    周围还有几个相貌刚毅类似金刚护法般的大和尚立于四周,手持佛门八宝等物。

    一眼便能看出身怀武艺,气血很足。

    至于人群,个个盘膝而坐,不时口诵“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之类的话。

    赵佶远远打量,就见那老和尚似乎结束了讲经说法,从幕后走出一条大灰狗,亦或者大灰狼,此兽走路极为笨拙,但一双眼睛时而透出灵光。

    灰狼笨拙地在看台上走了一圈,匍匐在那老和尚的脚边,抬起黑白分明的眼睛。

    “狼妖,叼走我儿,喂养小狼,该杀,该杀啊!”

    突然,一道凄厉的女声在信徒间响起,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咆哮着就要冲过去,但被一个大和尚拦住。

    “阿弥陀佛,大师自会给施主一个交代,且请稍安勿躁!”

    那灰狼扭头看了那女人一眼,眼中先满是不解之意,然后竟然露出了一抹异样的光来。

    “娘……”它的声音很沙哑,让人难以听清。

    “你可知错”那老和尚突然开口。

    狼妖顿时一怔,口齿含糊,断断续续道:“我佛慈悲……小妖……悟了……知错了……”

    老和尚嘴角带着莫名的笑意,伸出绽放着淡淡荧光的手掌,搭在狗妖的脑袋上:“生而为妖,不是你的错,但为祸苍生,就是你的错了。既然悟了,那么便往生极乐,来生转世为人,为你造过的孽赎罪,也是一种造化。”

    “我……”

    手掌一震,那“狼妖”顿时倒毙,七窍流血。

    “大师佛法无边……”

    “佛法无边!”

    “佛法无边!”

    信徒三呼,再三拜,尽数皈依。

    那疯疯癫癫的女人更是大呼“苍天有眼”、“佛门慈悲”。

    赵佶看着那淡然离去的和尚们,以及被人当死狗拖走的狼妖,皱起了眉头。

    ‘真的是妖吗’

    他虽然只是个武者,不会神通,但也刚刚遇到过伥鬼、狐妖、山君,若是连人和妖都分不清,那这破碎虚空的实力岂不是白练了。

    ‘刚刚还以为人道兴盛,原来都是假的。连佛门都光明正大地招摇撞骗,近乎魔道,这个世界妖魔不横行,也就怪了。’

    待信徒们追随着那群和尚离去,赵佶抬步走到刚刚“狼妖”倒毙之地,几点发暗的血迹,无比的刺目。

    只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们怎么让一个人变成一只狼呢

    “大姐,不知刚刚那位大师在哪座庙修行”

    赵佶看到了那位还未离开的女人,披头散发跌足躺在一边,眼神空洞。

    “你……”她的眼神终于聚焦,眼泪滚滚而出:“我儿的仇终于报了!兰若寺……大德高僧……儿啊!你可以瞑目了,只是可惜,为娘没有替你咬下一口狼肉来……呜呜……”

    看着女人又陷疯癫,赵佶长叹一声,朝着来路走去。

    世界观,已经很明确,就是聊斋。

    而时间点,有些模糊,应该在“倩女幽魂”剧情发生之前,兰若寺还没成为树妖姥姥的老巢。

    入夜,客栈。

    黄裳将买来的笔墨纸砚摊开,写下了四个字:诸事顺利!

    待墨迹干透,折起来递给赵佶,说道:“公子,或许能有些作用。”

    “黄老,你这能力,很全面啊!”赵佶认认真真将字收好。

    黄裳腼腆地笑了笑:“也就一般般!”

    “那我先去探探……”

    赵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探,兰若寺肯定要去的,但不是现在,所以,出于对黄裳吹牛逼能力的信服,他漫无目的地在城中走了起来。

    以他破碎虚空的能力,行动起来自然是如若鬼魅,就是武道大宗师也不一定能发现他的存在。

    ‘咦,这是个死胡同……’

    ‘怎么走到了这里’

    ‘哦,这里有门!是个院子……嗯,感觉住了不少人……’

    那是一个破房子,里面黑乎乎的一片。但赵佶双眼已能夜视,立刻便发现,就在破屋的角落里,挤着一堆蓬头垢面的小孩。

    赵佶就那么随意搭眼朝着里面一瞧,顿时双眼陡张,怒气暴起,瞳孔不知为何都有些发红,但又有种不忍再看的冲动。

    因为这里面的孩子没一个是完整的。

    有的缺了手,有的缺了脚,有的索性两条腿都没了,双手撑地,有的一手一脚,有的干脆整个人趴在地上,手脚全没了。

    有的“啊啊”张着嘴,里面发黑的舌根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断茬,真就让人看得心酸。

    还有几个,简直已不能算是人样了,一张脸像是被开水浇过,鼻子耳朵都没了,猩红可怖的脸皮耷拉着,一双眼睛一大一小,像是挤在了一块,撅牙翻唇,面如恶鬼。

    还有头大如斗,浑身毛发浓密。

    更有的身子居然被装在一个半人高的瓮里,四肢不见,面露痴态傻笑。

    “采生折割!”

    深吸一口气,赵佶感觉自己看到了这个世界最大的恶。

    立刻,他就明白过来,白天看到的那只“狼妖”是怎么来的了。

    那“狼妖”,就像这些孩子一样,是采生折割的结果。

    “该杀啊!如此人间,人比妖恶,人比妖恶!”

    “妖吃人不过一时之痛。”

    “人吃人,这是个人吃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