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女鬼小倩
    夜风吹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声响。

    那种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正是夜风在扰动那些绑着红丝带的祈福、求愿木牌,相互敲击,清脆悦耳。

    只是,夜晚的声音充满了诱人的魅力,加上晚上所吃的素斋里掺杂了药物,以及檀香的催眠致幻作用,纵是高手,也要落入幻境之中,无法自拔。

    那之前在郭北县遇到的三个书生摇摇晃晃从屋里走了出来,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竹柏影子摇晃。

    他们走走停停,念一些之乎者也的词句,不多时,便到了那榕树笼罩的庭院里。

    “哎呦!”

    这时候,不知何故,从那榕树下走出一女子,天黑哪能看清,直接撞在了一个书生的身上。

    一个弱女子,哪有男子身强力壮,直接一个踉跄就要跌倒在地。

    “姑娘当心。”书生急忙伸手抓去。

    女子当即就感觉到了一条强而有力的臂膀将自己护住,让自己险些没有跌倒,可是……她脸骤然就红了起来,黑夜之间有不可名状的触碰。

    “啊!”女子娇呼一声,急忙挣开后退,再次哎呀一声跌坐在地上,僧帽跌落,落下一头青丝。

    “姑娘,你……深夜何故在此……没伤着你吧!”

    “脚崴了!”

    “你……你是带发修行的女尼,得罪了,得罪了……”

    “不碍事,我每夜都到此念一遍经文,刚刚听到你们谈话声,本要避开,哪知……哎呦……公子,你们是读书人”

    “我等皆是金华城的秀才,我这便去叫僧人……”

    “不可,万万不可,若是让师父知晓,定然要罚我。”

    “那……”

    书生心中荡漾,哪里还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想法,按理说,以他的家世,根本不缺女人,但此刻,越看那女尼越心动,只想着冲、透、啪。

    剩下两人,也各有偶遇,就在榕树根下自嗨了起来,匹诺曹的鼻子流出了鼻血,飞落在地上后,迅速地被榕树气根吸收。

    “那几个书生大概率不会死,但被女鬼引诱,陷入幻境,少不得要被压榨一宿,女鬼妖物可最喜欢书生的阳气,一口阳气敌得过寻常的人的十口,因为书生的阳气之中带着文气,对鬼魂很有帮助。”

    黄裳缓缓说着,并没有出手的意思,全听赵佶的安排。

    “我去探探底,你暂且先不用出手,以免打草惊蛇。”

    赵佶一本正经地说着,其实他这个鹿食萍很是想看看能不能巧遇聂小倩……

    想想怎么就有点小兴奋呢!

    说完,也不等黄裳回话,便装作被迷惑的样子走向了榕树方向。

    “哎呀!”

    一个女尼在黑暗中朝着他摔来。

    动作千篇一律,表情也不到位,演技实在太差。

    赵佶不着痕迹地侧了个身,任由那女尼摔在了地上。

    揉了揉屁股墩,那女尼嘟着嘴,可怜兮兮道:“公子,我脚崴了,你能帮帮我吗”

    “男女授受不亲,不可不可!”

    赵佶立刻摆手,顺便还退开了几步,朝着大榕树方向走去。这种货色,实在没性趣。

    “哼!”

    那女鬼冷哼一声,化作一阵诡异的寒风,就消失在夜色里。

    赵佶顿时便又看到一个白衣飘飘的女人站在榕树下,从那樱桃小嘴里便吐出一口粉红色的雾气,化作粉色的蝴蝶四散纷飞。

    霎时间,他便闻到了一丝香甜之气,立刻,便有一股欲火从小腹部位升腾而起。

    那粉色蝴蝶竟然带着催情之毒。

    即便不去呼吸,那粉色蝴蝶落在肌肤之上便能起效,真的是让人烦不胜烦。

    但赵佶的早不被激素所控制,纵然能催情又如何,只要自己不想,身体就半点反应都没有。

    装吧!

    “阿弥陀佛,舍利子,空不异色,色不异空……”

    连续拒绝了三位一看就是风尘美女的邀请,赵佶夹着腿,口念圣贤书,一副苦苦支撑的样子。

    “这书生有这般定力,身具的文气必然雄厚!姥姥我道行即将大成,不再受制于那群假和尚……小倩,去引诱他,我要他的精华浇灌!我要吸干他!”

    亦男亦女的声音以肉耳不可闻的方式在波动着。

    以为赵佶听不到,其实他听得清清楚楚。

    “姥姥,我刚凝聚鬼身,还不会啊!”一道悦耳动听清纯的声音响起。

    “不需要你会,就需要你那种单纯的样子。去吧!不要让姥姥我失望……”

    赵佶满满的期待起来,这聂小倩究竟会以什么方式勾引我呢

    一身白色素纱宫裙,宽大领口,广袖飘飘,头绾简雅倭堕髻,青丝垂肩,玉簪斜插,玉带绕臂,暗香萦际,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琼鼻皓齿冰骨玉肌,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此时正值月上中天,朦胧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整个人好似披上了一层月纱衣,带着一种说不出朦胧美。

    赵佶的目光,不是惊叹,也不是往常普通人看她时的淫邪,反倒是像她生前第一次见到金丝雀一样。

    稀奇,满满都是稀奇!

    这让她很不舒服。

    “……”

    所以,聂小倩没有说话,愣愣地看着赵佶,两人对视。

    赵佶并不在意周围的榕树气根,缓步而行。

    走到她身边,伸手就朝她一抓。

    “不要!”

    聂小倩瞪大了眼睛,怒哼一声,长袖一甩,朝着赵佶便打了过来。

    那种眼神,分明就要霸占她,圈养她,将她当做宠物。

    赵佶一闪,就躲过了长袖,笑道:“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乖乖的哦!”

    一挪步就到了聂小倩身边,抬手抓住了长袖,稍一用力,直接将聂小倩轻飘飘地拽了过来,手指一曲,在她的额头弹了一个脑瓜崩。

    “啊!好痛!”

    聂小倩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叫,双手捂头,白皙如玉的额头上,在脑瓜崩后留下一个清晰的红印,似清潭一般的双眸里满是委屈与羞恼。

    “嗯,小倩果然不愧是七世怨侣,这种魅惑力,你们都学着点!”

    树妖姥姥的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它没发觉什么力量的波动,自然认为聂小倩这个女鬼是装的。

    聂小倩捂着脑袋,泪眼朦胧。

    不对,我是鬼啊!

    你怎么打疼我的

    霎时间,聂小倩的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这一瞬间,柔柔弱弱的样子就像在脸上写着“快来欺负我吧”六个大字。

    至少,赵佶这个鹿食萍是这么解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