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七百五十八章 削藩(下) - 我要做驸马 - 云书阁
首页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削藩(下)

第七百五十八章 削藩(下)

 热门推荐:
    暖阁之中,朱允熥与朱柏相对而坐,李节在一旁坐陪,三人全都是面色凝重,特别是朱柏,这时更是一脸沉思的表情,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难题?

    “十一叔,选择我已经给你们了,要么交出兵权,留在大明过一个安乐王爷,要么学四叔他们一样,带着手下离开大明境内,想去哪都可以,我也会尽量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日后能做到哪种程度,全看你们自己的能力!”沉默许久,朱允熥终于再次开口道。

    让不愿意交出兵权的亲王走出去,这就是朱允熥做出的最大让步,在大明境内,他绝不允许不受自己指挥的割据势力存在。

    朱柏这时也满脸的苦笑,朱允熥的确是退让了一步,只是这一步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好的出路,甚至他觉得朱允熥的退让其实可以总结成一句话:要么交兵权,要么滚出去!

    朱棣去了美洲,而且据说还是拿高丽向朝廷换的,朱樉贬去了倭国,朱棡发配到吕宋,朱桢倒是自愿去了交趾,但最近听说朱桢好像也要往西边发展。

    朱柏对上面这些兄长的事当然也十分清楚,但他也知道,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这些兄长们都十分的不容易,比如以朱棣为例,好不容易打下的高丽,现在也只能交给朝廷,自己跑去遥远的美洲,这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所以从本心上来说,朱柏当然不愿意离开大明,毕竟这世上不可能找到比大明更加富饶繁华的国家了。

    但朱柏这时也发现,朱允熥在给出这两个选择后,表情就一直十分严肃,旁边的李节虽然看起来笑眯眯的,但从一开始他就保持着沉默,显然是以朱允熥的话为主。

    “我……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最后朱柏长吸了口气,然后给出一个答复道,这可是关系到他未来命运的大事,所以他一时间也下不了决定。

    “没问题,只要十一叔在离京前给我答复就行!”朱允熥闻言再次一笑道。

    不过朱柏听到这里却是心中一紧,对方让自己离京前给答复,换句话说,也就是自己如果不给出答复,恐怕根本不可能离开京城。

    正事谈完了,朱允熥也立刻让人送上酒宴,亲自给朱柏接风洗尘,只不过朱柏现在哪还有什么胃口?酒宴上也显然漫不经心,菜也没有吃几口。

    最后酒宴结束,朱柏也起身告辞,朱允熥请李节替自己送对方离开,说起来朱柏进京后直接就被李节带到宫中,连驿馆都没来得及去,所以李节也要给朱柏安排一下住处。

    离开暖阁之后,朱柏却显得十分沉默,显然是在权衡着朱允熥给他的两个选择,李节也没有打扰对方,这件事朱柏的确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等到出了皇城之后,朱柏这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只见面色复杂的看了李节一眼,随后这才开口道:“驸马,这件事你应该早就知道,以你之见,我应该选择哪一条路?”

    “这个……”只见李节沉吟了片刻,随后这才摇了摇头道,“王爷的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为什么,是不想回答还是不能回答?”朱柏却再次追问道,他很想听一听李节的看法,虽然他和李节才刚认识,但对于李节他却是久仰大名,而且这件事肯定也有李节的参与,所以他的看法应该更加中肯。

    李节无奈,犹豫了一下这才再次道:“不是不想回答,也不是不能回答,只不过我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朱柏好奇的追问道。

    “无论王爷你选择哪一条路,日后都会后悔!”李节无奈的回道,这就像后世有一句名言:结婚或者不结婚,反正你都会后悔。

    “为什么这么说?”朱柏显然不知道后世的名言,这时也想不明白李节的意思。

    “若王爷选择交出兵权留下,日后做一个安乐王爷,以陛下的性情,的确可以换来一世的安乐,但日后在享乐之余,王爷也许会想到,如果自己当初选择带着手下开疆拓土,说不定早就成为一方霸主了。”

    李节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反之亦然,若王爷选择开疆拓土,这条路的艰辛简直非常人可以想像,连四叔那样的人,偶尔都会有过后悔的心思,所以王爷您觉得自己是不是也会后悔,没有留在大明过安乐的日子呢?”

    李节的这段话也让朱柏目瞪口呆,不过仔细一想还真是有道理,人性多变,哪怕同一个人,但不同时间和环境下,想法也会发生很大的改变,所以现在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日后的确都可能后悔。

    所以李节才不愿意回答朱柏的问题,因为如果李节帮他做出决定,无论哪种决定,日后朱柏若是后悔时,都可能会迁怒到李节身上。

    想到这里,朱柏也不禁无奈的一笑道:“我明白了,这件事只能我自己做决定,只有这样,日后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怪不得别人!”

    “王爷其实也不必太过悲观,你若是觉得自己是个乐于安逸的人,交出兵权也并无不可,若是你不甘于平庸,想向四叔那样打拼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现在的情况也只有走出大明,否则根本不可能实现!”李节这时也挑明了道。

    听到李节的话,朱柏也再次露出沉思的神色,李节也没有打扰,当下带着朱柏来到驿馆,然后亲自给朱柏安排好了住处,而且李节也知道朱柏刚才在酒宴上根本没吃什么东西,于是还让人准备了晚饭送到朱柏的房间里。

    不过就在李节准备告辞离开时,朱柏却忽然叫住他道:“驸马留步!”

    “王爷还有事情?”李节闻言也有些意外的问道。

    “那个……”只见朱柏犹豫了片刻,随后终于一咬牙道,“驸马,你……你能不能给我详细的讲一讲四哥他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