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斯坦索姆神豪 > 第1170章 牛哥的摊牌
    牛头人这种族啊,天生干不了偷偷摸摸的事。

    想想就知道,那么大一只牛蹄子去当盗贼的话,还偷个鸡儿,一蹄子上去,直接目标就飞出去了。

    凯恩回归雷霆崖之后,找手下的商议称不上什么密谋。

    你听过在不隔音的雷霆崖顶部帐篷里,以120分贝的‘大声密谋’吗?

    大概,这就是牛头人的密会吧。

    不是麦当肯派出几乎所有联盟盗贼英雄在看着,就牛哥这‘谋反’法子,不吹不黑,真心是‘明年今日坟头长草三尺高’。

    事情妙就妙在,联盟和部落双方老大都知,甚至知晓对方知道,唯独凯恩这个当事人懵然不知。

    这就很搞笑!

    盗贼的【潜行】,可以让自己的身体被特殊的阴影能量所包裹,这种跟自然完美融为一体的潜入方式,除非感知极高的人靠近到相当近的距离,又或者打出拥有强光效果的照明弹,否则是很难发现盗贼的存在。

    这就使得部落的盗贼不见得能潜入联盟的军事基地,至少联盟大规模的兵力调动瞒不过部落。

    联盟一副迎战的态势,为了什么?

    结合牛哥那搞笑的行动,萨尔顿时明了。

    部落没什么可以给牛头人,甚至反过来吃牛头人的、用牛头人的、还要拿牛头人当炮灰。

    当大哥当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握在萨尔手中唯一的底牌名叫【战争】。

    这张牌不能随便打出去。

    所谓的底牌,就是破釜沉舟,绝命一击才会用的。

    另一边,斯坦索姆城,二傻子看着坐镇皇城,整天晃悠晃悠的麦当肯:“大哥,你就这么有信心,萨尔会按照你想的去做?”

    麦当肯接过卡波妮娅递来的热奶茶,呷了一口:“部落能打的牌不多。除非萨尔能有那个神奇的令牌,那就真的是‘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什么令牌?”

    “嗯,用铀235做的,当两块令牌合二为一,就能产生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麦当肯是瞎掰扯。

    艾泽拉斯这鬼地方,压根就没铀矿,反而有【聚焦之虹】。

    二傻子当然接不了这梗,眨眨眼睛,看到麦当肯不解释,他就算了。

    麦当肯这次啊,纯粹看在萨尔有机会当个后备的屠龙工具人,这才没向部落下死手……

    在雷霆崖,经过长达三天的‘密谋’,凯恩总算取得了比较一致的意见——厌倦战争,不想掺和到可能爆发的联盟与部落大战中的那些牛头人,会暂时移民诺森德,作为牛头人一族的种子。不愿意走的,可以留在雷霆崖,接受联盟的保护。

    “酋长,你呢?”哈缪尔*符文图腾忧心忡忡:“你真的要去新奥格瑞玛直面大酋长?”

    凯恩挺起了胸膛:“有始就有终,牛头人是堂堂正正加入部落的,也要堂堂正正地出去。”

    “说得好!”

    “支持酋长!”

    “我们陪酋长一起去!”

    下面一群牛弟弟纷纷附和,气氛热烈,让哈缪尔无话可说了。

    耿直boy,或许这就是牛头人的标签。

    哈缪尔默默从雷霆崖顶的帐篷开口望向东方,那是林荫要塞所在地。

    哈缪尔看着一众牛头人千夫长簇拥着凯恩出去,他小声嘀咕:“希望,那一位能安排好一切吧。”

    遥在东部王国大陆,小牛贝恩正在把玩着新到手的高达,反而是麦当肯调侃他:“你就不担心你的父亲吗?”

    贝恩停下手,眨了眨牛眼,打了个响鼻:“我觉得萨尔大酋长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我更相信陛下你会安排好一切。”

    “真是……”这轮到麦当肯笑了。

    真不知该说贝恩傻牛有傻福呢,还是他其实有一颗聪明的大脑袋?

    当新奥格瑞玛的萨尔听到最新密报后,久久无语。

    他面前跪着三个盗贼,这已经是他手下最强的探子了。

    “联盟已经准备好随时开战了?”

    “是的!”

    一个盗贼打开的魔法之眼‘录像’中,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巨大的机场:

    这个在尘泥沼泽里开辟的机场,有着超过十条跑道。一架架巨大的‘铁鸟’正停在跑道尽头,成千上万全副武装的士兵就坐在铁鸟旁边不远的大型帐篷里,不时低声交谈。他们似乎在等候命令。

    跑道周围,布满了各种防空火炮,而且有大功率探照灯来回扫视。以及大批联盟游侠用【照明弹】随即探查跑道周围。

    另一个画面,那是林荫要塞的东面。

    由于无法靠近,只能远远看个大概。这已足够了。

    至少半个集团军的机械化师在待命。

    再下一个画面,那是金剑港,就在港口上空悬停着近百艘可怕的飞空战舰。它们宛若覆盖大地的阴云,随时会把黑暗笼罩到菲拉斯的土地上。

    看到这里,萨尔冷哼一声:“哼!”

    生闷气是一回事,内心悲凉满溢开的感觉是压都压抑不住。

    甭说部落是否能对抗联盟可怕的空袭,光是这个集结速度,就完爆部落不知多少倍了。

    这时候,沃金忽然道:“大酋长,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什么?”

    “联盟盟主麦当肯,副盟主瓦里安他们绝不是软弱的人。但是他们为什么一直克制着,没有对部落发动全面战争?”

    被沃金这么一说,萨尔顿时一个激灵。

    他摸着自己下巴的胡须,想想:也是哦!

    为什么呢?

    部落跟联盟有如此深仇大恨,部落还收纳了大量联盟的敌人,以前还可以解释说,联盟遭遇连连大战,需要修生养息。

    可是在联盟部落实力差距拉大,大到发动一场局部战争都大概率能灭了部落的当下,为什么联盟还不动手?

    部落是有什么值得联盟顾忌的东西?

    还是联盟依然在防着哪个生死大敌?

    不过,没多少时间给萨尔考虑了,凯恩带着二十来个亲卫,骑着双足飞龙,朝着新奥格瑞玛来了。

    果不然,凯恩到达后一下地,就看到了围拢在双足飞龙巢穴外面的大酋长亲卫队。

    “瓦罗克,你们……都知道了吗?”凯恩也不避忌,直接问。

    瓦罗克*萨鲁法尔脸色一黯:“大酋长和酋长们已经在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