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什么都懂 > 第770章 怪异的字帖
    听到他斩钉切铁的说话,沈欢不觉微微一笑。

    “阮大少,你确定好了?”少年道。

    “当然!”

    阮嘉豪再瞟了一眼那位师傅的手,顿时坚定了信心,“就是董其昌的这幅字帖,绝对是假的!”

    “哦?为什么?理由呢?”沈欢道,“是不是也是眼缘不好呢?”

    下面一群人都发出了笑声。

    “当然不是!”阮嘉豪冷冷的一笑,“我才不像某些人,明明全靠蒙,还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有才干!”

    阮嘉豪当然不屑走沈欢的老路。

    他本来就对三幅字帖都有一些疑问,既然确定了是第一幅,那么他便能确定的把这些疑点给说出来了。

    说着,他拿着自己的一幅字帖,走到了董其昌的字帖跟前,请一个女服务员给展开。

    “大家看一看这两幅字帖,有什么不同的没有?”阮嘉豪问附近的观众道。

    “不懂!”

    一群人纷纷摇头。

    远处的肉眼自然就看不见了,顶多只能用手机的放大镜效果来看。

    “很简单的一个问题。”阮嘉豪指了指自己的字帖上面,“你们看到了没有,我这里一共有15处印章,都是明清乃至现代的名人的!特别是这里还有乾隆的三个印章,证明这是乾隆收藏过的宝贝!

    但是沈欢的呢?你们看看,除了董其昌自己的一个印记之外,干干净净的,一点别的印记都没有,这难道正常吗?

    这可是董其昌的字帖啊!而且是《后出师表》这样的千古名篇!怎么可能一个鉴赏家都不盖印章的?”

    大家集中眼神一瞧,果然是如此。

    相比起阮嘉豪字帖的印记斑斑,沈欢的这张董其昌的《后出师表》字帖,真的干净得过分。

    除了岁月的痕迹两者差不多之外,其余的一看就不一样。

    于是哗然的声音顿起,许多人都认为阮嘉豪这一局搬了回来。

    “也不一定非要有印章嘛。”沈欢指了指上面两处、末尾的一处题跋,“我这里可是也有题跋的,而且来头不小!”

    “我知道,你是说这几处疑似康熙、雍正和乾隆这三位皇帝的题跋吧?”阮嘉豪得意的道,“这也正是你迷惑人的地方!人家一看到三个皇帝都先后来题跋了,就会认为绝对是真的!

    可是,我刚才就说过,还是印章的问题!在皇帝是最喜欢用印的!特别是乾隆,他有十几个的常用钤记印章,为什么一个都没有在上面用?

    还有你这个字帖,从康熙开始才评论收藏了,但到了乾隆就彻底的断掉了,此前和以后没有任何收藏家的印记和题跋,这不是很不寻常吗?

    就像是它忽然就出现在了宫里,然后又忽然消失在了宫里,等到几百年后,又忽然出现在了你的手里?可能吗?

    而且迄今为止,我没有看到过一部记载,说是董其昌写了《后出师表》,他传世得最为人知道的只是《前出师表》!如果他把《后出师表》写了,为什么一个记载提及的人都没有?

    即便是你皇帝收集到了,那么之前那些文人墨客不可能一直没看到过吧?只要看到了就会记录下来!

    而没有人记录下来的原因,就是董其昌根本没有写《后出师表》!所以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赝品!!”

    “啪啪啪……”

    底下的那位师傅,闻言笑着就拍起了掌。

    见到有人拍掌,其余的人听得阮嘉豪说得头头是道,也就有不少跟从者。

    一时间,掌声响遍了整个台子周围。

    阮嘉豪在这边得意着,却没有看到,那边坐着的三位专家,并没有露出笑意。

    还是朱西瑞看到了。

    他轻咳了一声,“阮先生说的有没有道理呢?让我们有请三位老师来评论一下!”

    三个老师从座位上站起走了过来。

    他们互望了一眼,还是由燕致善老师说话,“关于这个问题呢……”

    “呵呵,燕老,您不用多说什么了,让他赶紧的收拾东西吧!”阮嘉豪笑道,“咱们下一场比赛才见真章呢!”

    “小阮,你先听我说。”燕致善用手压了压。

    阮嘉豪看到他脸上没有笑容,不觉一愣,心下莫名其妙的一沉。

    燕致善没有看他,而是转向了沈欢:“小沈啊,你说小阮说得对不对呢?”

    “当然不对。”沈欢毫不犹豫的道。

    “你胡说!”阮嘉豪怒道,“你这明明就是假的!”

    “是不是假的,要专家们鉴定过后再说。”沈欢整好以暇的问燕致善,“燕老,你们怎么看呢?”

    “我们……”

    燕致善再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道:“我们认为是真的。”

    “啊!?”

    底下一片骚动。

    阮嘉豪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不可能!燕老,你们是不是看错了,我……”

    “小阮,你先别说话,听我们说,行不行?”燕致善再怎么的脾气好,连续两次被打断,也露出了一丝恼怒之色。

    阮嘉豪见状只能悻悻的闭嘴,准备看燕致善怎么说。

    他抽空望向了那位请来字画的大师,却发现他也是一脸的愕然。

    燕致善拿着话筒道:“刚才小阮讲的三点,的确是很大的疑问。但是我们三人在国家博物馆和皇宫里干了这么多年,对于董其昌的字是非常了解的,这个字肯定是董其昌的,形神都是,不会错!

    而且还有一点更重要的佐证,恰好就是小阮讲的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的御笔……它们都是真的。

    小阮没有去皇宫呆过,所以不知道,但我们是长年接触三位皇帝的御笔的,那是闭着眼睛都不可能认错。

    这幅《后出师表》,虽然有着诸多的疑问,可董其昌和三位皇帝的字迹都是真迹,所以我们最后判断为,它是真品。

    毕竟三位皇帝都在这上面留下墨宝了,你说一位皇帝有可能看走眼,但三位皇帝都看走眼的几率,真是小之又小,基本上不存在。”

    “哗……”

    底下的人都听懵了,怎么又反转了呢?

    这幅字帖,真是太怪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