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七十九章 百代何赎!
    神霄秘地之广袤,尚未被这一次参与竞争的访客们所开拓。
    譬如那时间宝船‘飞光’的残骸,究竟栖于何处,目前也只有行念禅师知悉。
    如鹿七郎、猿梦极他们,脚步仅止于此神山,目光暂时也只局限在这里。
    行念禅师以五百年谋一局,借神霄局成事,篡《佛说五十八章》的内容、算神霄秘地之飞光、算蛛懿之筹谋、借虎太岁之落子,于麂性空、蝉法缘的争杀中取宝,利用古难山僧侣对知闻钟的呼唤拿钟。
    自无生有,将神霄之地与现世的距离具现出来。以不老泉水,充塞永世天堑。以知闻宝舟,隔绝神衰之力、永世天堑里的无尽险恶,还让猿仙廷送自己一程……
    这绵延五百年的布局,算度不可谓不深远。
    但排定天榜,点评天下英雄的猕知本,更是当世天妖算力第一的存在。
    这世界从来不是哪一个人的私有棋盘,人算虎,虎亦算人,古来布局者众。
    此刻因果绞杀,翻滚命运长河,天机一片混乱!
    行念禅师这时候想得明白。五百年前,明止师叔身死时,猕知本就有所怀疑。因为彼时那一张想要捕获更多须弥山大菩萨、更多人族衍道的网,未有更多收获……这五百年来,他一直在寻找自己!
    五百年是他行念的蛰伏等待,又何尝不是猕知本的缄默忍耐!
    猕知本未见得窥见了自己的全局。但在保有怀疑的情况下,有几个关键的节点,猕知本不难捕捉。
    比如说,麂性空和蝉法缘争杀的关键时刻,是夺取知闻钟的最好时机,甚至是唯一时机。那么无论自己怎样混淆因果、遮掩天机,只要选择在这次出手,出手时机就是被定死的。
    这不是一场公平的争斗。
    猕知本压根不需要算透所有,甚至根本不需要算他。只需要在这可能性极多的神霄局里,埋伏一个以防万一的暗手即可。
    身在妖界,猕知本可以调动的资源太多,而他能做出的选择太少!
    关于这些,行念禅师也不是此时才想明白。
    他其实一直都清楚。
    但错过这次,下次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还有下次吗?
    知闻钟一旦失落那段隐秘中,谁也寻不回来。
    若是最后被黑莲寺夺走,为避免古难山反扑,可以想象黑莲寺会如何镇守此钟。
    而若是古难山成功守住知闻钟,有了这一次险些被黑莲寺夺走的经历,此后只怕宁可空悬宝山,也不会再动弹…
    往前五百年,往后五百年,这几乎就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他虽是筹谋颇多,也是不得不为!
    所谓‘三闻三佛信’,是佛宗万古经传。如今我闻钟、广闻钟皆在,唯独知闻钟遗失妖界,多少年不得回返。
    这是须弥山立宗至今最大的耻辱。
    多少高僧大德弥留之际心心念念,无日不望妖界。
    是时候为此事划上一个结句了!
    如师父那样的遗憾,不应该再有。
    如明止师叔那样的牺牲,不应该再重复。
    为了避免被捕捉痕迹,这散于经书文字的五百年,他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寂灭中。
    在每个随缘而起的思考间隔里,他都会问自己一个问题:
    我的准备,足够了吗?
    具现遥途,足够抵达现世彼岸。
    不老泉水,足够填埋永世天堑。
    知闻宝舟,足够隔绝神衰之力。
    但此刻骤起狂澜,无限风波在天河
    首先降临的,是麂性空的灭法禅杖,和蝉法缘的渡世宝轮。
    当行念禅师在这边显耀天地,时间迷途已经失去作用。
    两个同样失去本宗真传天骄却一无所得,自觉被愚弄、被当做鹬蚌的大
    菩萨,显是动了真怒。
    不约而同地罢了争斗,又同时降法于永世天堑。
    黝黑的灭法禅杖,把天空都晕成了暗色,打得虚空薄成泡影……此禅杖一处,世间灭法,慈悲之声不复闻。整个知闻宝舟、不老泉水,全都在下沉。
    那彼岸愈遥,悬崖愈高,打下了天河水位三百丈!
    而渡世宝轮却似一轮明月倒影,在狂澜翻涌的天河里浮沉。它的影响不断扩张,普照万世,整个天河水面,都结成了宝轮的幻影。
    真如一个恐怖的圆环深渊,连通了未知的寂灭世界。
    那归乡的渡船、回家的旅客,就在这恐怖圆环深渊的中央,四周是滔天巨浪,是带有神衰之力的不老泉水。
    头顶无旭日,无明月,无故乡,只有麂性空带来的灭法的未来。
    行念禅师立身小舟,子然无依。巨浪四合,如此飘摇。
    此时知闻渡船在天河,何似于他在妖界?
    藏在镜中世界旁观这一幕的姜望,完全感同身受。
    但只听得他放歌歌声曰——
    “人生有憾忍回身,世事无常怎堪磨。”
    这模样英俊的僧侣,也不知在世事中浮沉了几回。
    如今虽为大菩萨,那芸芸众生,又几曾回头呢?
    他仰面直视那带来无尽阴影、如高山压落的灭法禅杖,脸上绝无痛苦、愤懑、委屈,只有平和、从容、淡然!
    他摊开双手,好像在拥抱这个并不欢迎他的世界。他合拢双掌,似在弥合一切人心缝隙。
    他长声歌道:
    “苦海曾听潮声恶,我行舟处定风波!”
    那滔天狂澜一霎间定止了!
    脚下的知闻渡船无端而鸣,钟声响作了桨声。
    那恐怖圆环深渊的照影,被知闻渡船剖开了。
    潮水以此为中心分流,带给两侧相同的清澈。
    而渡船上的行念禅师,双掌终于合十,竟然接住了灭法禅杖!
    他仰望高穹,似乎穿透时间和空间,看到了彼端的麂性空,漫声说道:“未来非你所求,黑莲亦不能救世。去也……”
    双掌一错!
    那巍峨如山岳的灭法禅杖,自下而上,炸开了螺旋形的碎影。
    大片大片的黑夜被打碎了,神霄之地的高穹,重新归于神霄。
    麂性空所觉悟的灭法时代,好像从来不曾真的存在过,也注定不会出现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里。
    麂性空和蝉法缘虽然全力出手,但毕竟是隔世降力,十分力落不到一分来。
    行念禅师却是真身在此,早有与世同灭之觉悟。
    他要回家!
    驭不老泉水,驾知闻宝舟。
    但是在下一刻,知闻宝舟之上,忽然生出无数的鲜花。
    繁花似锦,将行念禅师围在其间。
    宝船变作了花船。
    天河俨然是那尘世。
    红尘因果,光怪陆离。
    无穷无尽的力量,自性生长。
    在这一刻,知闻宝舟好像生出了自己的意志。
    贪爱妖界,执在此间,留恋红尘,不愿再走!
    波涛拍船,桨声碎梦。
    在道则力量的碰撞中,无穷美好的声音如约而来:“神香花海鹿西鸣,向禅师借一段缘法!”
    此声似江潮,起伏不定。
    幻念如花海,生灭不休。
    千丝万缕红尘线中,行念禅师只抬起那深邃的佛眸:“你也懂缘?”
    金身一掌探出,无穷威势却散成了飘絮一般,轻飘飘地落下来,极其温柔的……拈起了一枝花。
    这一枝通体红艳,线条优美。有三叶,九瓣,圆露一滴。
    行念拈花……
    将之掼倒!
    狠狠摔在了天
    河里!
    神衰之力顷刻将此花凋残。
    知闻宝舟上的鲜花,也纷纷凋落。
    繁华从此远,只身入空门。
    恨只恨,老僧抱憾。念只念,青灯黄卷。
    这天堑几有无穷之远,是在不老泉水的填补下,才有了可见之遥。
    而知闻宝舟,知闻了这段遥途的‘可见’。有了载人归家的可能。
    此时此刻,行念禅师立在船头,独斗八方天妖,不回头地驶向彼岸。
    可镜中世界的姜望知晓,他回不去了……
    能观过去未来如行念者,他自己如何不知?
    在天妖群起发难的此刻,他对抗的已不是哪一个。
    一整个妖族大世界的引力,是何其沉重。
    远处起了大潮。
    那是高高耸起,如巨山险峰的江浪。铺天盖地般卷来,已成洪流!
    这可怕的威势好像已经将这整条天河拔起。
    倾尽天河之水,不使此人归!
    行舟至此,彼岸仍在彼岸,竟不能看清岸头。
    唯有那迎面而来的磅礴浪潮,在咆哮翻滚之中,结成了一只浩荡的巨拳。
    巨拳当面,正向行念禅师打来。
    不是要将他打回这岸,而是要直接将他打死!
    这是虎太岁的拳头!
    雄霸此世,逆我者死!
    天河之水,似已打湿了行念禅师的僧衣。他穿得简单,叹息也简陋。
    只叹半声就咽下。
    已经还归他身上、消去了所有文字的三本《佛说五十八章》。
    其中一本忽然跳出来,哗哗哗,无风自动。
    那奔腾咆哮的洪流,仿佛是在另外一片时空发生的故事。
    虽是喧嚣而起,轰烈而来,却是无声无息地卷过了。
    将知闻渡船洞穿,或是被知闻渡船洞穿。
    总之并未发生联系。
    渡船还是渡船,禅师还是禅师。
    一本经书翻了页。
    这一拳,翻了篇。
    回家的路,还在继续。
    险些打死蛛懿,与猕知本纠缠因果厮杀命运,又接连化解猿仙廷、蝉法缘、麂性空、鹿西鸣、虎太岁的攻势…
    一一对过了这么多天妖。
    行念禅师看着掌心的黑线,眼神却有一丝寂寞。
    真正无法解决的是这个。
    这因果不消的毗尸虫,已经与命轮纠缠在一起。
    在蛛狰身死尸灭的这一轮,不能够被摆脱。虽然它并无伤害,顶多撑过十二年就会消散。
    可他现在要去哪里寻这十二年?
    向得何处求真寿?
    天不与,天不予!
    此刻在场的诸多天榜妖王、年轻妖族天骄,看向天河之上行舟的人族和尚,眼神已在仇恨之中,掺杂了惊叹。
    参与神霄局的天妖除开一个垂死逃遁的蛛懿,基本都已经出手,难道竟叫他走了?
    他们得见的是如此惊天动地的一幕幕,而他们所未得见的。
    此刻的妖界,尚是长夜。
    今夜无星光,血月隐。
    万万里长夜,好生寂寞!
    而有一个声音说……
    此声说:“你会下在这里。”
    轰!
    无尽暗夜中,燃起了一座冲天的火峰!
    或者那只是一个身影,一个绝巅强者的身影。其沸腾的力量,在长夜之中成为火炬。
    如山的火炬。
    其声炸出:“视我于无物耶?”
    一杆关刀,斩破时空,落于天河!
    又有烈光洞天,火色相接。
    “妖族岂无强者!”
    出鞘之声啸破千万里,长剑横在渡船前。
    又有赤焰雄峰,摇
    晃长夜。
    “来则来矣,走则不必!”
    一只缠满布条的粗糙大手,颠倒此世,盖落行念禅师的光头。
    ……
    这一夜,广大妖族或者看到了,或者不幸没有看到但之后也一定能耳闻。
    妖界大地,遍起烽火!
    数不清的天妖强者,通过猕知本所铺设的棋盘,朝向猕知本所锚定的信标,降力于永世天堑,截杀行念禅师!
    行念禅师以无上神通驾舟归家,可知闻宝舟,竟再行不得一寸。
    刀斩。
    剑落。
    掌覆。
    天河浪涌一波波!
    潮来潮去,潮起潮落。
    金身明而又灭,灭而又明。
    经书翻过一页页。
    哗~
    最后一本经书,已经翻到了头。
    立在知闻渡船上的行念禅师,终只是叹一声:“彼岸何遥也!”
    传承之失,百代何赎。
    他已经支离破碎的金身,燃起了业火。
    他脚下被打得不断旋转的渡船,燃起了业火。
    渡船下浪潮滚滚来去不休的天河,燃起了业火。
    深红色的业火,燃烧着他。
    他在这业火之中合掌,闭目,诵念
    “我得菩提时,世无业果,苦妄无辜,凡心自得。”
    “我得菩提时……天!外!无!邪”
    冲天的业火席卷了一切,将知闻渡船、将不老天河、将永世天堑……将那个想要带着这一切回家的和尚,焚于一净。
    而后不老泉继续虚假地涌流,而后神霄之地仍然有神霄的云彩。
    神山之上,立着一群静默的妖族。
    镜中世界,跌落一个红了眼睛的人。
    虚空已弥合。
    啪!
    九万丈问道峰顶。
    猕知本刚好落下那屠龙的一子。
    “烦死你爷爷了!”
    猿仙廷的喝骂声,绕着问道峰盘旋,又如雷霆渐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