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第三百一十章、 要心怀敬畏之心!
    苏家小院,敖夜过来的时候,苏文龙已经站在小院门口迎接。

    敖夜看着苏文龙,出声说道:“那么大年纪,就别在门口等着了。还是要注意身体。”

    “虽然我岁数比你大了很多,但是师生礼仪不可废。”苏文龙笑呵呵的说道。“先生快请,我刚刚泡了壶滇红,你来试试味道怎么样。”

    敖夜喝了口茶,说道:“还是看字吧。”

    苏文龙就知道茶汤一般,不,是师父觉得茶汤一般......

    将自己最新写就的两幅字摊开给敖夜看,敖夜点了点头,又让苏文龙现场创作一幅。

    苏文龙酝酿了一番情绪,便提笔写了张旭的《肚痛》帖。

    敖夜端详一番,称赞说道:“形散而神聚,已得「飘逸」二字,这笔字算是入门了。”

    “谢谢师父。”苏文龙满脸激动的说道,天知道想要从敖夜嘴里得到一句夸奖的话是多么的困难。“要不是师父辛勤指点,我怕是现在还在门外摸索。”

    “辛勤谈不上,只有高瞻远瞩的指点。”敖夜说道。他偶尔过来一趟,一个月都来不了两趟,主要还是苏文龙自己勤奋苦练以及对草书一途的悟性。

    苏文龙不是新手,相反,他已经在书道上面取得了卓越的成绩。心性足够的坚韧,又有着少年人难以具备的静功,自己这个师父要做的就是告诉他往哪个方向走别岔道了就成。

    “是的,感谢师父。”苏文龙对敖夜的说话风格已经习惯了,出声说道:“这不是快要过年了嘛,我准备了一些薄礼送给师父,还请师父切莫推迟......”

    “不用了。”敖夜拒绝,说道:“你有的我都有。”

    你没有的,我也有。

    龙宫宝藏何止车载斗量......

    不过,他为了照顾苏文龙的面子,后面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师父不缺什么,只是古人都知道在节令的时候给先生送束脩,到了现在我们怎么能倒退回去呢?只不过是两方印章而已,还请师父务必收下。”

    苏文龙说话的时候,已经亲自捧来两个古色古香的盒子呈送到敖夜面前。

    敖夜看到苏文龙的「小脸」之上一片虔诚肃穆,便伸手接了过来,打开盒子看了一眼,一方鸡血石,一方和田玉,鸡血石红似血,和田玉白如霜,质地品相皆为一流。

    仅这两块玉石就价值不菲.......

    “这两块石头不值几个钱,主要是找的章刻大家方道远帮忙做的工.......”苏文龙谦虚的说道。

    敖夜诧异的看了苏文龙一眼,这种说话的风格令人倍感亲切,不愧是他们「凡尔宫」的家人。

    “方道远年纪大了,这些年已经很少出手刻章。我和他是多年的老友,这次是提着几斤茶叶上门,厚着老脸请他出山的......”苏文龙不无得意的说道。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方道远的章不错,我们家也收藏了几款。”

    “......”

    敖夜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小药瓶,递给苏文龙说道:“既然你送了我礼物,我也礼尚往来一下。”

    “师父切莫如此.......”

    “这是「回春丸」,你每三月吃一粒,能够让你神清气爽,身体强健.......多活几年吧,别字没练好,人却没了。”

    敖夜最担心的就是人族的寿命问题。

    他之所以不愿意和人类有太深的牵扯,就是因为他实在太重感情了,受不了离别之苦。

    你一不小心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身边的老友全都不在了.......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一脸懵逼!

    两眼茫然!

    满心的悲痛!

    “......”

    苏文龙怀着复杂的心情接过白色药瓶,问道:“师父,这药......当真有强健身体的功效?”

    每个人都怕死!

    如果能够好好活着,多活几年,谁不愿意啊?

    虽然敖夜师父的话不好听,但是.......苏文龙哪里能够经受的起这样的诱惑啊?

    特别是到了他这样的年纪,若不是家里的孩子们看的紧,他都要被那些卖保健品疗养舱的给蒙骗了......

    敖夜看了一眼苏文龙的脸色,说道:“可以让你年轻十岁。我说的是身体状态.......脸长到现在已经不可逆了。”

    “谢谢师父。”苏文龙心中狂喜。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脸不脸的不重要,如果能够让身体状态年轻十岁.......这药简直是无价之宝啊。

    比他送出去的那两尊印章要贵重百倍。

    还是要多给师父送礼物啊,毕竟,这个师父喜欢「礼尚往来」。

    敖夜又告诉了一下苏文龙的写字之法,以及他常犯的一些细小错误,然后捧着两尊印章离开。

    苏文龙殷勤相送,直到被敖夜给出手赶了回去。

    ------

    MISS酒吧。这是镜海最火爆的一家酒吧。

    现在是夜晚十点,酒吧营业的高峰期,一群群打扮地花枝招展的年轻男女正呼朋引伴的朝着这边涌了过来。

    每到这个时候,MISS酒吧门口的金龙路就会堵得水泄不通。车水马龙,热闹喧嚣之极。

    在不远处有一条偏僻的巷子,没有人知道它的名字。或许它根本就没有名字。

    但是,这里却是酒醉者解决自己的呕吐问题或者排泄物的重要场所,也是那些动情男女还没来得及找到宾馆而在这里啃上一嘴的「浪漫之地」。

    巷子里面,一个满头银发扎成小辫的老婆婆眼神阴沉的盯着酒吧门口,指着一个刚刚走进酒吧的黑衣小姑娘说道:“她叫敖淼淼,是敖夜的妹妹。她和敖夜一样,同样是镜海大学的学生......据我所知,她是他们那个团伙里面唯一的破绽。”

    “她好漂亮哦。”红衣女孩儿双眼亮晶晶的说道,很是羡慕的模样。

    “注意重点。”菜花婆婆挑起眉头,出声呵斥:“你怎么见到个人就觉得他们漂亮?”

    “他们本来就很漂亮嘛。”红衣女孩儿无比委屈的说道:“我又没有觉得所有人都漂亮,我只是觉得敖夜和他的妹妹很漂亮。”

    “不管他们样貌如何,他们都注定是我们的敌人。”菜花婆婆声音尖细,怒声说道:“我们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接了这趟活,那就得完成雇主交给我们的任务。不然的话,蛊杀的牌子就会砸在我们俩身上.......”

    “再说,小白现在生死未知,我怀疑已经落在了敖夜或者敖夜身边的人手里。我们得想办法把小白找回来.......不然的话,小黑半个月之内不能与小白交配,就会爆体而亡。那样的话,我辛苦数年养下的这两条穿心蛊就全部报废了。”

    “哦。”红衣女孩儿点了点头,说道:“菜花婆婆,我明白了。那我们要做些什么呢?”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她盯死,如果有可能的话,就想办法与她接近,或者直接把她给绑了。”菜花婆婆一脸阴狠地说道:“等到她到了我们手里,我就不信敖夜他们不束手就擒.......”

    “我知道了。”红衣女孩儿点了点头,说道:“婆婆,那我们现在动手吧?”

    “现在动什么手?酒吧里面人那么多,怎么把人给带出来?”菜根婆婆出声喝道:“我们要做的就是伺机而动,等到她喝醉了酒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咱们再出手把她带走。”

    “我明白了。”红衣女孩儿出声说道。

    “安心的等着吧。”菜花婆婆出声说道。

    正在这时,有两个男人从巷子未端走了过来,一个男人打火点烟,恰好与菜花婆婆转过来的脸对了个正着。

    “我靠.......有鬼.......”男人惊呼出声。

    “你们是什么人?”另外一个男人看起来稍微清醒一些,体格也强大一些,壮着胆子出声喝道。

    “路人。”菜根婆婆出声说道。

    “什么玩意儿?”点烟的男人松了口气,又觉得刚才自己的表现太过懦弱,出声骂道:“老东西,长得丑就不要出来吓人好不好?吓死人也是要偿命的。”

    “是吗?”菜花婆婆眼里闪现一抹杀意,沉声说道:“怎么个偿命法?”

    说话的时候,手背上面就已经钻出来一条黑色的小虫。

    虫子很小,与苍蝇般大小。肤色黝黑,与这夜晚融合为一体。如果不是特别之人,根本就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红衣女孩儿见状,立即上前握住菜花婆婆的手,连同那只黑色小虫也一起捂在手心,怒声喝道:“还不快滚?

    “哟,小姑娘怎么说话呢?长得挺好看,这性子可不讨喜......”点火的男人正想强硬的逞一记英雄,结果脸上就挨了一记狠的。

    他刚刚想要反击,另外一边的脸颊又挨了一巴掌。

    男人手里的烟盒和火机落地,被打的半天反应不过来。

    现在的娘们都这么彪悍吗?

    “还敢打人?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大块头扑上来想要帮助同伙,结果红衣小姑娘飞起一脚,那个大块头的整个身体就倒飞而去。

    砰!

    他的后背重重地砸在墙壁之上,闷哼一声之后,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水,半天发不出声音。

    另外一个被抽了两记耳光的男人看到红衣女孩儿如此凶狠,惨叫一声,就像是见鬼一样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跑去......

    连一起过来的同伴都顾不上了。

    “还不快滚?”红衣女孩儿出声喝道。

    大块头男人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黑暗处走去。

    等到他们走远,菜花婆婆脸色不快,出声说道:“为什么阻拦不让我出手?”

    “我知道婆婆一旦出手便会用「绝命蛊」取了他们性命......虽然他们对婆婆不敬,但也罪不致死。这里不是咱们苗山大疆,轻易杀人会招惹来麻烦.......”红衣女孩儿笑着解释,出声说道:“婆婆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们的首先任务是完成雇主交代的任务,何必与这些小人一般见识?”

    “哼,算他们好命。”菜花婆婆冷笑出声。

    “就是,菜花婆婆饶他们不死,他们应该回去感谢蛊神庇护才是。”红衣女孩儿笑声清脆。

    “别说这些屁话,要是让那个小妮子跑了,看我不撕烂你的脸。”菜花婆婆冷声说道。

    -------

    黑色紧身露脐T恤,黑色热裤,满头小辫狂热的飞舞,此时的敖淼淼就像是舞池里面的精灵尤物。

    无数男女围绕在敖淼淼身侧,看着这个又纯又飒的小姑娘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然后疯狂的鼓掌叫好。

    还有人想要模仿学习,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学习能力不行......

    一曲结束,敖淼淼停下来休息。

    其实她并不需要休息,只是,身边的人都劝她休息休息。

    “淼淼,你刚才真是太帅了,你的舞跳的越来越好了.......好久没有跟你出来玩了,真是想念咱们高中的时候啊。”赵小敏一脸缅怀的说道。

    “你们不知道吧?淼淼高中的时候就是我们学校的「跳舞机」,无论是任何舞蹈,她看一眼就能够学会.......我们简直都要吓坏了好吗?”张桃一脸崇拜的看向敖淼淼,出声说道。

    张桃和赵小敏都是敖淼淼的高中同学,也是闺蜜死党。高中毕业之后,张桃考进了申海外语学院,而赵小敏则去了燕京中医大学,敖淼淼则是留守镜海进了镜海大学物理学院。

    春节将近,大家都从四面八方回到家乡。便有人在同学群里提议搞一个同学聚会,刚刚吃完火锅,第二场才是来酒吧蹦迪。

    没想到敖淼淼一鸣惊人,让那些以前没机会和敖淼淼讨近乎或者不怎么有接触的同学大开眼界。

    “没想到淼淼跳舞这么厉害,以前只以为她只是长得好看。”一个男生一脸奉承的说道。

    “就是,不过那个时候淼淼是学校里面有名的小公主,想和她说句话都没勇气........”

    “其实淼淼最好接触了,你们接触过就知道了.......她就是外冷内热,爱好打抱不平。”张桃赶紧替自己的好姐妹说话。

    “那以后可要多多接触才行。以前什么都不懂,进入大学之后才知道,原来高中的感情才是最诚挚的.......初中还很懵懂,大学又开始变得世故.......”

    “我可知道李择高中的时候还暗恋过敖淼淼呢,还让我给淼淼递过情书.......”赵小敏出声「爆料」。

    同学聚会,就是你爆我的料我爆你的照,那些以前难以开口设为禁区的「秘密」,突然间就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所以我后来一直想问你,你到底替我送了没有?”叫李择的男生举起啤酒瓶对着敖淼淼举了举,说道:“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写了那封信,结果后来就没有消息了......我想去问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然后就是进入地狱般的刷题阶段,那封信就不知所踪了。”

    “我递了。”赵小敏出声说道,看了敖淼淼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便说道:“当时淼淼每天都会收到好多封信,你的信递过去的时候,淼淼瞥了一眼说「字不好看,打回去重写」........”

    在李择尴尬错愕的表情当中,众人狂喜出声。

    赵小敏也忍不住笑意,说道:“我那好意思真的把信给你丢回去让你重写啊?于是就不了了之了......”

    “真是.......”李择摸摸鼻子,说道:“早知道我就好好练字了。”

    “现在练也不晚。”有人提醒。

    “晚了。”敖淼淼出声说道。“因为我喜欢的男生,他的字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哇........”

    “淼淼,你有男朋友了?是什么样的人?”

    “有没有照片?快给我们看看......”

    “敖淼淼,你不讲义气.......我失恋的事情都告诉你了,你谈恋爱了竟然不说一声.......”

    ------

    敖淼淼翻了个白眼,说道:“谁愿意听你失恋的事情啊?每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哭个不信,烦死了.......”

    又说道:“我没有恋爱,只是暗恋。人家还没有答应呢。”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我们淼淼暗恋啊?”赵小敏一脸好奇的问道。

    “就是。他们家祖坟冒烟了吧?不仅仅是冒烟,我看是烧着了......”

    “竟然不答应我们淼淼的求爱?简直是不知死活.......姐妹,告诉我一个名字,我帮你在网上骂他三天三夜.......”

    ------

    敖淼淼笑而不语。

    她才不会告诉他们自己最喜欢敖夜哥哥呢。

    因为敖淼淼刚才的动人舞姿,早就吸引了整个舞池所有人的关注。

    不停的有人过来向敖淼淼敬酒,敖淼淼来者不拒,豪气干云。还有人过来找敖淼淼加微信,都被敖淼淼以手机没电给拒绝了。

    “这位小姐......我们王少请您过去喝杯酒。不知道能否赏光?”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敖淼淼的身后,彬彬有礼的发出邀请。

    “王少?”敖淼淼看了中年男人一眼,笑着说道:“我不认识王少,就不过去了。替我谢谢王少的好意。”

    “以前不认识,以后就认识了。我们王少是一个对朋友很义气的人,小姐何必要拒人千里之外呢?”男人笑容不变,再次出声邀请。

    “谢谢,我有朋友在这里,我要陪朋友喝酒。”敖淼淼挑了挑眉头,再次出声拒绝。

    她又不是白痴,怎么会听不出这个男人话中的暗示?

    对朋友义气?把自己当成那种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真是想瞎了心。

    要不是因为有同学在身边,敖淼淼早就提起酒瓶敲他的脑袋了。

    中年男人再次被拒绝,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笑容微敛,说话的语气也冰冷了几分,说道:“我说了,王少是一个对朋友很义气的男人。如果小姐愿意过去喝杯酒的话,您的朋友今天晚上所有的消费都由我们王少埋单........”

    “我们不用王少埋单。”一个男生出声说道。

    “就是,我们自己喝的酒,我们自己付钱。”

    “说得跟谁在乎这点儿钱似的......淼淼已经拒绝你了,你就赶紧走吧,别破坏我们喝酒的兴致。”

    -------

    现在的年轻人骄傲、自信、独立。他们不追捧权威,也不在意什么这个少那个少的。

    只要不符合自己心意的,都是张嘴开怼毫不留情。

    法制社会,谁又怕谁?

    中年男人不仅没把人邀请过去,还被敖淼淼的同学驱逐,怒声说道:“看起来你们年纪也不小了........希望你们能够为自己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情负责。等到挨过社会的毒打之后,你们才会心怀敬畏之心。”

    说完之后,他转身朝着不远处的VIP卡座走过去。

    来到一个年轻的男人身边,在他耳朵边小声的说过几句话后,那个叫「王少」的男人朝着敖淼淼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敖淼淼竟然也在看着他,他便对着她礼貌的微笑,笑容竟然还有点儿羞涩.......

    然后,他拎起面前的威士忌酒瓶朝着中年男人的脑袋上面砸了过去。

    咔嚓!

    中年男人的脑袋被砸出一个大洞,头破血流。

    “再去邀请一次。”王少笑呵呵的说道。“她不来,你就不要回来。”

    “是,少爷。”中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拭额头上的血水,再一次义无反顾的朝着敖淼淼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