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百一十一章、人生如戏,都飙演技 !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云书阁
首页 > 都市小说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第三百一十一章、人生如戏,都飙演技 !

第三百一十一章、人生如戏,都飙演技 !

 热门推荐:
    中年男人走到敖淼淼面前,再一次发出邀请,笑着说道:“小姐,我们少爷请你过去喝一杯。”

    头破血流,脸颊两侧都有血水滑落的痕迹。虽然用手帕擦拭过一番,但是因为没有视野的原因,还有一道又一道刮痕落在上面。酒瓶子砸出来的伤口极大,皮肉外翻,在灯光的闪耀之下,看起来颇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

    敖淼淼的视线从伤口转移到中年男人的脸上,看着他说道:“我要是不去呢?”

    “少爷说了,你要是不去,我就不用回来了。”中年男人出声答道。

    “那不是正好?我喝我的酒,你去医院包扎伤口。咱们都不需要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敖淼淼笑嘻嘻的说道。

    “那不行。”中年男人摇头叹息,说道:“事情要是能够那么容易解决就好了。你可以不去,但是,我却不能不回去......”

    “为什么?”敖淼淼好奇的问道。

    “因为王少给的钱多。”中年男人诚实的回答道。“我没有什么才华,唯有在忠诚和勤奋上面下些功夫。在王少这里虽然会受一些委屈,做一些迫不得已的事情,但是终究会得到很多自己想要的东西。”

    “如果离开这里,以我的能力就算能够找到一份工作,也不过就是勉强糊口而已......每日为一日三餐发愁,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如果尊严啊体面啊这些东西能够换得来钱财.......那就换了吧。”

    敖淼淼盯着中年男人看了一阵子,出声说道:“你还当真是个人才。”

    “哦?”

    “忠诚和勤奋本来就是才华的一种,而且,你能够把自己看的如此透彻然后毅然决然的做出选择.......这样的人可不多啊。太多的人蠢就蠢在没有自知之明.......譬如你们家那个王少。”敖淼淼看着中年男人出声说道。

    “看来小姐也不是普通人。”中年男人若有所思的看着敖淼淼,出声说道:“虽然知道你会拒绝,但是我还是得履行自己的本职工作......小姐,王少请你过去喝一杯,如何?”

    “滚。”

    “小姐,王少请你过去喝一杯,如何?”

    敖淼淼提起面前的啤酒瓶子就砸了过去,「咔嚓」一声脆响,啤酒瓶子碎了,中年男人瘫倒在地。

    “谢谢。”中年男人喃喃自语。

    坐在至尊VIP卡座上面的王少看到这一幕脸色冷峻,出声喝道:“把她带过来。”

    “是。”身后的几名黑衣保镖朝着敖淼淼所在的方向围了过来。

    在酒吧里被人搭讪,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但是,谁也没想到敖淼淼竟然会拎起酒瓶子砸人脑袋.......

    虽然那人的脑袋之前就已经被人砸破了。

    “淼淼快跑,他们来抓你了........”

    “快报警,快报警......”

    “不能报警,淼淼打人.......会被学校开除的.......”

    ------

    这些刚刚进入大学没有任何社会阅历的学生们都吓坏了,七嘴八舌的出着各种各样的主意。前一个主意刚出来,立即又被后面的人给推翻。

    “张桃赵小敏,你们俩带淼淼离开.......”

    “所有女生也一起离开.......”

    “其它男生跟我断后......我们帮淼淼争取逃跑时间.......”

    “记住,出去了往人多的地方跑......喊救命,喊流氓非礼.......”

    -----

    那个名叫李择的男生还算清醒,第一时间发布种种命令。

    敖淼淼颇为诧异的看了李择一眼,这个家伙还算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大家都有种找到了主心骨的感觉,女生们簇拥着敖淼淼朝着酒吧外面跑去,几个男生则聚集在一起想要阻拦那些黑衣保镖。

    敖淼淼带到一群女生跑到了酒吧门口,那几个黑衣保镖也打倒了那几个男生追了出来。

    男生们的体力太差了.......

    张桃性格泼辣,将敖淼淼的身体挡在身后,怒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们,我们都是大学生.......要是伤了我们,你们都得坐牢。”

    “就是,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要来了.......”赵小敏出声恐吓。

    “那么多人看着呢,你们要是敢动手.......”

    ------

    “报警?你们打伤了我朋友,就算报警了也是我们占理。”黑衣保镖出声说道。

    “跟我们回去一趟,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另外一名黑衣保镖说话之时,就已经伸手过来抓人。

    “你们走开!”

    “啊,救命啊,非礼啊.......”

    ----

    女生们看起来气势汹汹,其实皆是虚张声势,当那些黑衣保镖当真动手抓人时,她们一个个的惊吓的不得了。

    “放手!”

    “放开我!”

    “救命.......”

    -----

    敖淼淼拼命挣扎,可是那瘦弱的身体又如何是这些强壮男人的对手?

    很快的,她就被塞进一辆商务车里面,车子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女生们满脸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一个个的呆若木鸡不知道如何是好。

    ------

    观澜会。观澜会所。

    敖淼淼被两名黑衣人架着,粗暴的给丢到那豪华的真皮沙发上面。

    敖淼淼揉着酸疼的臀部,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这些大男人就不能对美女温柔一些?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黑衣保镖们侍立两边,并不说话。

    “王少呢?他不是想要喝酒吗?我陪他喝就好了。”敖淼淼出声说道。

    “现在答应,是不是晚了些?”身材高挑的年轻男人带着一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就是王少啊?”敖淼淼打量着他,出声说道:“你想请我喝酒,就自己去请才对。怎么能随便找个人过去呢?我还以为那个大叔自己想要请我喝酒呢........他长得又没有你好看,我才不会陪他喝酒呢。”

    王少脸上带着一抹狂妄的笑意,说道:“没有人敢拒绝我的邀请,你是第一个......你刚才不是说想和我喝酒吗?”

    王少打了个响指,便有人跑过去拎了一瓶威士忌过来,王少指了指那瓶威士忌,说道:“把它吹了.......我就当今天晚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敖淼淼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然后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哀求道:“这是不是太多了些?我喝不了那么多.......”

    “喝了这瓶酒,我们就是朋友。如果不喝的话........”王少冷笑连连,指了指身边的那些黑衣保镖,说道:“他们会帮你喝下去的。”

    “求求你了.......我真的喝不下那么多......我会死的.......”敖淼淼哀求说道。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想要让人灌酒了?”王少一脸鄙夷,出声说道:“来人,她不愿意喝,你们帮她喝下去........”

    “不要啊,求求你们.......”

    可是,无论敖淼淼如何哀求,她仍然被两名黑衣保镖一左一右的架着胳膊,另外一名黑衣保镖强行将一瓶威士忌灌到她的嘴里。

    “咕咚咕咚......”

    一瓶酒喝到大半,敖淼淼已经脸色惨白,身体软绵绵的躺倒在地上了。

    “王少,她倒了.......”一名黑衣男人走上前探了探敖淼淼的鼻息,出声说道:“会不会有事?”

    “自寻死路,怨不得谁?”王少依然表情冷漠。

    “自寻死路,怨不得谁?”一个红衣女孩儿站在他们身后,眼神凶狠的盯着王少,说道:“把她交给我,我给你们留个全尸。”

    “你是什么人?”

    黑衣保镖如临大敌,一群人迅速聚拢,把王少给围拢在中间,满脸警惕的盯着这个红衣女孩儿。

    能够突破会所里面的重重安保,无声无息的站在他们的身后......这个女孩儿是个危险人物。

    “我叫姬桐\b。”红衣女孩儿寒声说道:“我之所以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就是想要让你们死个明白。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都能下此毒手,你们还是个人吗?”

    王少盯着红衣女孩儿打量了一阵,问道:“你是她的朋友?”

    “......”

    “看来不是.......那你是她的敌人?”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红衣女孩儿怒声喝道。

    “如果你也是她的敌人,那么,你一定是因为跟踪她才找到这里.......既然如此,你要做的事情,和我做的事情又有什么区别?我只是让人灌了她一瓶酒,你又要对她做些什么?会给她留条性命吗?”

    “油嘴滑舌。”一个满头小辫子的老妪出现在姬桐身边,面无表情的说道:“和他废话什么?全都杀了。”

    “婆婆,外面你都处理干净了?”姬桐出声问道。

    “处理干净了,我观察过,没有埋伏........”

    菜花婆婆是老江湖了,怎么不知道「人心险恶」的道理?

    敖淼淼被这些流氓劫持,她们的心里也不是没有怀疑过?

    怎么就那么巧呢?

    我们刚刚跟踪过来准备拿人,你们就提前动手了?

    可是,她们仔细观察过,敖淼淼和身边那些小姑娘的害怕不像是假的。

    如果是演戏的话,那些小姑娘能够有这样的演技......都可以拿国际性大奖了。

    再说,她们也不能任由敖淼淼被这些「小混混」给绑走啊。这会影响他们的大计,破坏他们的以人换虫计划。

    于是,菜花婆婆和姬桐便一跟跟随来到了观澜会所。

    她们亲眼看到敖淼淼被一群男人欺负,看到她被几个人架着喝了一大瓶烈酒.......

    一个刚刚考进大学的女孩子,酒量能有多好?

    这么一大瓶灌进去,还不得把人给喝死过去?

    果然,敖淼淼喝到一大半的时候就坚持不下去了,整个人脸色惨白,身体抽搐,人已经晕死过去了。

    姬桐看不过去了,于是便率先跳出来找王少他们要人.......

    菜花婆婆更加沉稳,她先在外面巡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之后,这才现出身形。

    “谁说没有埋伏?”王少笑呵呵的看着老妪,出声说道。

    “就凭你们几个废物?”老妪打量了一番王少和他身边的几名黑衣保镖,都是练家子,对付普通人绰绰有余,但是对付他们这个级数的高手......那就不够看了。

    菜花婆婆有信心在一分钟之内把他们全部放倒,然后俩人扛着敖淼淼迅速离开此地。

    “我们这些小鱼小虾怎么上得了台面?”王少突然间变得无比谦逊起来,朗声说道:“真龙都是最后压轴出场。”

    说话之时,身穿一套白色西装看起来骚气十足的敖屠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少跑到敖屠面前,恭敬的说道:“屠哥!”

    “嗯,戏演得还凑合,就是剧本编排的不好,破绽太多了.......”敖屠出声说道。“也幸好她们俩从大山里走出来,没看过什么经典桥段,所以仍然让你们给带进了故事里面来........”

    “大哥教育的是,下次一定好好改进。”王少立即接受批评,并且表明了自己以后悔改的态度。“专业的事情就应该找专业的人士来做,下次我们找专业编剧来写剧本。”

    刚才「醉倒在地」的敖淼淼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上前拉着敖屠的胳膊,撒娇似的说道:“敖屠哥哥,我的表演怎么样?”

    “各方面都挺好的,要是看到那瓶威士忌没有偷偷舔嘴唇就更好了.......”敖屠点评说道。

    敖淼淼气急败坏的骂道:“是哪个混蛋提来大摩五十年的?这么好的酒能不让人流口水吗?”

    “怪我怪我........”王少赶紧上前道歉,说道:“我想着,就算是演戏,那也不能让淼淼姐喝劣质酒.......所以就让他们准备了一瓶好酒。没有考虑到淼淼姐的实际情况.......是我的错,是我的疏忽。”

    “哼,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许再拿那么好的酒......那个混蛋家伙灌的太快了,刚才我都拼命的在喝,结果还是浪费那么多。气死了。”敖淼淼怒气未消的说道。

    “是是是,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王少再次道歉。

    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简直就是个智障了。

    菜花婆婆不是智障,姬桐显然也不是智障。

    “你们故意设局害我?”菜花婆婆出声问道。

    “难道这还不够明显吗?”敖屠反问说道。他打量着菜花婆婆,说道:“我们在明,你们在暗。不把你们揪出来,让人难以心安啊。”

    “火锅店那边走了一招臭棋,我还是低估了你们。”菜花婆婆声音嘶哑的说道。

    “确实。如果没有火锅店那边发生的事情,我们确实会疏于防范.......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狂妄之徒。”

    “哈哈哈,你不知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何等的谦虚。”敖屠哈哈大笑,在俩人身上扫视一番,说道:这位小姑娘太年轻了些,正义感也实在太强烈了些.......所以,穿心蛊这种恶毒之物,应该就是你的杰作吧?”

    “不错。”菜花婆婆没有否认,出声问道:“我的小白落在你们何人之手?”

    “小白?”敖屠想了一下,说道:“就是那条胖乎乎的虫子吧?应该是落到小木木手里了.......也只有他对这种恶心的玩意儿感兴趣。不过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找他,他不喜欢说话,但是折磨人的手段却是最多的,落到了他手里,可比落到我们手里要痛苦多了.........”

    “你们把它如何了?”菜花婆婆关心的问道。

    “你们自己小命难保,还在担心那条虫子?”敖屠笑着说道。

    “那不是普通的虫子,而是穿心蛊。”菜花婆婆一脸骄傲的说道:“再说,你又怎么知道我们小命难保呢?我看小命难保的是你们吧?”

    “怎么?又要下毒?”敖屠出声问道。

    “不是要下毒,而已经下了毒.......”菜花婆婆姿态从容,看起来一幅稳操胜券的模样。

    王少脸色大变,赶紧出声解释:“屠哥,她刚刚过来,我们一直盯梢着她,没有让她做任何多余的动作......”

    观澜会所是王少的地盘,倘若让菜花婆婆在这里面下毒,敖屠和敖淼淼在这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他的小命怕是也保不住了。

    别人不知道敖屠等人的来头,他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背景大的吓人!

    敖屠拍拍王少的肩膀,笑着说道:“咱们俩认识多少年了?我还不相信你?她们要是当真要下毒,怎么可能让你们看到?怕是对着我们吹一口气,那毒气就要在空气里面扩散了.......”

    菜花婆婆哈哈大笑,得意的说道:“没想到你对我们蛊神族如此了解........不错,如果老婆子想要下毒的话,对你们吹口气.......你们就都得中我老婆子的毒。”

    “不瞒你们说,就在刚才.......我已经嚼碎了嘴巴里面一只「绝命蛊」,又对着你们说了半天话........你们现在有没有觉得自己脑袋有点晕?”

    “........”王少和他的黑衣保镖们满脸恐惧。

    这个老太婆是什么人?什么蛊神族?听起来就可怕?

    再说,还能这么下毒的?只不过站着说几句话......我们就中毒了?

    “没有。”敖屠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会感觉到头晕呢?

    就算他把那只绝命蛊给生吃了,也不可就是口感差一些,听起来恶心一些........又能把他给怎么着?

    敖淼淼手里托着一颗蓝色的小泡泡,泡泡里面装着乌黑色的气体,笑嘻嘻的对着菜花婆婆说道:“老婆婆,你说的绝命蛊毒.......都被我搜集起来了。你看看是不是这些?”

    “.........”